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误撞秘爱,薄冬满地伤 5

香之城 米问问 1033 2011-11-28 15:37:05

  李晓珠的面上立刻挂不住了。她不知道莫不语怎么就突然低发了脾气,更加,她不知道莫不语听到耳朵里的是哪一段,心里有点空落,慌忙说:“不语,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我们就盼着你回来呢,怎么可能容不下你呢?”

“那你们凭什么总是针对柏画天啊?他连你们说什么都听不懂,还能怎么的啊?要是你们不乐意了,我明儿就和他一起飞洛杉矶去了。”

“我的小祖宗,你这话要是让香婆婆听到了,我非得被她唠叨。行了行了,以后我再也不说他了,行不?吃午饭了没?要不要李妈给热一点,今天王祥叔做的你最爱的家常排骨。”

“我吃过了。”说到王祥叔,莫不语问:“怎么王祥叔不在门房里?”

“你爸爸带着他去购置香婆婆寿宴上的物品了,开车去的,好给你爸爸搭把手。”

“陆爷爷走了?”

“才走没一刻。”

“香婆婆睡了?”

“一定是睡了。多久都没听到声响了。”

莫不语抬头朝楼梯上瞧了一眼,本来还想问问柏画天的,想起妈妈刚才对他的嫌弃就打住了话头,不声不响走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

其实香婆婆和陆言聊得并不多,不过是她的离景,他的近况。没有笑语喧哗,只是两杯酽茶,三五言语。他们都是有故事的人,不必说什么,都能了然于心。

陆言较香婆婆年纪少了许多,然而只要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都有所耳闻:凝香当年举畅红袖,玉芊银甲,横管调筝,分秒间凶恶倭人功亏一篑。然而,亦是分秒间,她失了一生所最珍爱!

“香婆婆,真的就不去那边寻寻?现在的信息传达异常迅速,如果他还在人世……我在那边的亲友至朋也可以助上一臂之力。”茶香醉人,令陆言终于道出心里的问。

香婆婆的目光放远放空,窗外的悬铃木素枝净丫,它何时褪去了一身金黄艳衣,甘愿守得一冬绿消红瘦?

“他要来便来。不来,何苦去寻?寻到的,终归不是我等的。我等的,终归会来。”

陆言低头抿茶,多言无益。

临别的时候,香婆婆将手边的一包花梨信笺递给陆言笑道:“现在据说是后信息时代,我老婆子是赶不上了——这一生只会用毛笔写字。这里面的东西你认真看了,我已摁了指纹,保管在你那里我比较放心。”

陆言自然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手接过来,笑道:“婆婆您放心,您的东西比我的性命更金贵,我一定妥帖保管。到该拿出的时候才拿出来。”

“谢谢。”

“婆婆您见外了——不是您,哪里有我陆言的今天。怕是小命都被阎王拘走了。”

香婆婆笑而不答,这个陆言,对当年的小事提起来总是感恩戴德。

陆言道别而去。香婆婆倒被陆言的一席话勾起了回忆:如他尚在人间……怕是都儿女成群了罢,只剩自己枯守一生,决然一世!心伤间,仿佛听见自己渐渐老去的声音,一抚发丝,翻掌查看,两根灰白发丝赫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