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锦裘孤眠,月圆心难圆 3

香之城 米问问 1032 2011-11-28 15:37:05

  墙边钉的一排乳白色暖气片散发着热度,朝西的气窗开启了一道细缝,是为了空气流通,好缓解香婆婆的胸闷。

香婆婆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室内外温差太大,气窗缝里竟飘进浅浅的蓝色烟雾,妖娆地散到月光里。

月色淡定,按照它自己既定的地步伐又移动了几寸。

“咯哒!”一声轻响,气窗自个儿开启了,转而一道轻浅黑影如泥鳅一样自在地滑进房来。

黑影立定了只片刻,就轻步移到北墙,站在蒙德里安和安迪?沃霍尔的画前思索了片刻,转而移到北墙,看着凝香的画像,轻叹了口气。默立了片刻,黑影从腰间摸出器具,几乎无声地取下了画框。转而又从腰间抽出专用的软布袋,小心地将画框放入,收紧,这才夹起画框走到落地大窗前。开启窗户,递送画框出去,自己再斜溜出窗,一气呵成,自然流畅。站在窗沿,轻扣上窗扇,黑影无意回望房内,她骇然大惊——香婆婆静静地盯着她!黑影双手一紧,扣住窗框,才没让自己脚滑跌下楼去。她稍稍镇定了一回,安慰自己:刚才的迷魂香剂量并不少……也许老人家睡觉是喜欢睁着眼的。然而此地毕竟不宜久留,飞行钩疾飞出墙,钩住一株参天大树。黑影凝神提气,背着画框斜掠过布满倒钩的院墙,匿入到黑夜里。

香婆婆看黑影目光收敛,飞身而去,才轻叹了口气,她识得她——那双美目与白日多少有些不同,是夜半出行的缘故罢,怎地寒气四溢?她迷香窃画,却不知香婆婆自己的体香是自然的解药。

然而,香婆婆不怨她。她要怨的,世上只一人:“香度,你既然不来,何苦一样一样将我的所爱都掠走?”话音落了,亦是双泪垂落清冷锦裘。

第二日,一早,天幕灰沉沉的,下起了靡靡冬雨。

香婆婆房里的画再度失窃的消息传开,不啻惊雷在莫宅各人的心里炸开。莫啸风和莫不言坐在厅里桌旁,桌上的早点和早茶都凉了,都无人有心享用。

李晓珠和王妍儿虽然忙个不停,将沙发茶几边桌上的东西归置的归置,弹尘的弹尘,换水的换水,然而也都有些略略的心慌,竟将电视遥控器放到了烟缸里,或者将鱼缸里灌满了热水。

王祥做过早饭后,满面歉疚地跟莫啸风提出了辞职。莫啸风自然不准。安保严密的莫宅遭窃,责任不能单单归到王祥一人身上。早前,王祥是个多么兢兢业业认真勤勉的人啊,烧饭保卫购买……基本上莫宅除了打扫是李妈的职责,其他杂务都是王祥一人承担,他是身兼多职的管家。莫啸风怎么舍得辞掉他?更何况,还是在莫宅二度遭窃急需保卫的时候。

莫啸风吸了两支雪茄,他很少连抽两根的。再加上莫不言也陪着他抽,弄得厅里烟雾缭绕。王妍儿掩住口鼻咳嗽了几声,李晓珠摁了墙上按钮,顶上水晶花枝灯下的扇叶缓缓转动,空气才逐渐清透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