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锦裘孤眠,月圆心难圆 4

香之城 米问问 1054 2011-11-28 15:37:05

  莫不言待父亲面前的烟雾散去,征询道:“要不,我给公安厅的姚处长一个电话?”姚处长是杰明的父亲,对莫家一向有求必应。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惊动外面面的人。”莫啸风沉吟道。

“姚大奎,还算自己人,他做事一向稳当谨慎。年底换届,他也需要我们的支持。”

“昨天也是打给姚大奎的?只是让底下基层派出所加强巡逻吧?没提到失窃的事情?”

“没提。这个轻重,我到底还知道。”

“嗯。”莫啸风深叹了口气,说:“看来今天不得不提了。这也太猖狂了,连着两天两次入室……”

“不必了。啸风。”香婆婆被莫不语推着出现在电梯拐角处,她打断了莫啸风的话,说:“不过是自家丢失些小东小西的,都无关紧要,不必闹得满城风雨。没地又授人以柄,给人家利用。谁都不要告诉,不管是私人的关系还是公家的关系,听清楚了没有?”尾音高了一个调,透着香婆婆一贯的威仪。听起来似乎是说给莫啸风听,其实也是警告莫家各人:这个事必须得严守秘密。

李晓珠走到厨房,通知李妈将新热的早饭端上来。单独给香婆婆准备的食盒里是一小碗蛋花玉米羹,碟子里是两块蜂蜜桂花糕。

众人才刚各自拿起自己的筷子匙勺,一道轻灵哨音婉转下楼,大家才记起家里还有个外国客人柏画天。连莫不语一早忙着照应香婆婆,都遗忘了他。

李晓珠到厨房拿了一副碗碟刀叉和一只玻璃杯,转身回到餐厅,还未坐下,就看到柏画天轻巧地跳跃着步子,走下楼来,看来他心情不错,没有受天气的影响。

然而,他怎地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牵扯了过去?原来是他怀里竟竖抱着一幅画框,背面看起来,似乎就是昨夜香婆婆房里失踪的那幅!

这个老外,他在搞什么鬼?

连莫不语的目光里也带着责备了:难道家里两次失窃案,罪魁祸首真的是他?就不是他,也是因他而起。为什么早不失窃晚不失窃,他住到了莫家两个晚上,就两个晚上连着发生这样离奇的盗画案。盗贼不偷金不窃银的,偏偏偷两幅画?柏画天是艺术鉴赏的行家,也只有他对这类东西感兴趣了。

柏画天楼梯走了一大半,就放缓了步子。他再愚钝,也感觉异常。好似他每次下楼,都在众人目光的探究里。今日更是一个一个目光都跟刀一样,刮过来,刮得他莫名,寒毛竖起,手里也慢慢松懈下来。走完最后一级楼阶,柏画天就势将手里的画作翻了个个儿,横放靠在楼梯扶手上。

众人这才看清了——原来是另一幅画,是潘玉良的人体画!这幅画是横幅,而昨天失窃的那幅是竖幅。其他人松了口气,却又马上提了口气上来,这幅画不是被人毁了吗?怎么现在好端端地放在这里?看过去,线条流畅,墨迹柔和,好似从未被毁一样。

只有莫不语见识过柏画天修复画作的各种工具以及他认真仔细的态度,所以真相倒了然于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