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虚度真心,深寒连天雪 3

香之城 米问问 1051 2011-11-28 15:37:05

  凝香再不作声,她知道她的任何语言都比现在的月光更要苍白。但她的信念还没熄灭,她相信荀师傅在将来的某天,一定在感念她认真努力的份上,教她唱戏。

这时候院门吱呀地响了声。凝香看到喜哥在荀师傅门口张了一张,就回去师哥们休息的大屋子去了。

凝香等了很久。直到荀师傅说:“你也去了罢。”才松口声溜出来,还不忘回手将师傅的门带上。

凝香们依然练功,吃饭,学戏,吵架,挨打,和好……

只是荀师傅不再管喜哥的事,仿佛喜哥只是多余的一个人。

喜哥独自唱戏,有的时候教凝香折子戏。但再也没有带凝香去过花园。

一个多月后,主家真的又来了京城的客人。其中自然有宁少爷。

主家差人将荀师傅叫了去。爽子师哥又兴头头起来,他窜到正在凝神补戏装的喜哥身边,捅了喜哥一把,喜哥恼道:“干什么?”

爽子扬着眉毛嘻嘻笑:“喜哥,你倒沉得住气啊,荀师傅等会回来就招呼你上京城啦。要是你成了京城里的戏骨子,回来接应我们也沾沾光啊。”

喜哥埋头将线咬断了,凝神将戏服小心地抚着。

爽子不甘心,将喜哥的戏服拉了去,丢在一边:“啊呀,这么旧的戏服不要了,不要了。等你到了京城,怕都是穿度身订制的了,还看得上这么种缝缝补补的?只是别忘了我们……”

“啪——”一声脆响,爽子师哥捂着脸,呆望喜哥。

凝香亦讶然望着喜哥,喜哥一直以文气规矩折服师弟师妹,今日动手打人倒是头回。

喜哥自己红了脸,好似挨打的是他。他不出一声,附身捡起戏服,回到屋子里去。

爽子这才回味过来,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含混咕噜着:“你打我,呜呜,你打我,马上我告诉师傅去,呜呜呜,你欺负人,呜呜呜……你……”

荀师傅应声进了院子,爽子赶紧迎上:“师傅,喜哥他……”

荀师傅脸色通红,立眉竖眼,随手抄起了一根跑龙套使的木枪。爽子看到师傅神色凌然,手里的木枪头泛着寒光,顿时哑住。

师傅却对爽子视而不见,大声叫到:“喜哥,你出来,出来。”

顿了一会,喜哥低头走出来,站到师傅跟前。

荀师傅闭上眼,好似积蓄力气,终于叹口气,拿起木枪。凝香听到木枪在空气里破风而落,落到喜哥身上发出沉闷的“啪——”声,一声接一声。

半天里,只有那单调的声音。

爽子终于反应过来,他想去拉师傅的手,说:“师傅,别打了,别打了,师傅,是我招惹喜哥的,是我啊,是我啊,师傅,不关喜哥的事。”

爽子着急地左扑右扑,都扑不到师傅的手。喜哥终于“扑”一声跪下了,随着“啪”一声木枪折断了。爽子得空赶紧拉住了师傅的手,师傅一甩手丢开他,转身再拿起一根木枪,继续抡起来朝喜哥身上打去。

爽子再也不敢拉师傅了。

一柄又一柄的木枪被打折了。荀师傅终于打得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院子里寂然无声许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