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虚度真心,深寒连天雪 5

香之城 米问问 1071 2011-11-28 15:37:05

  看到凝香讶然的目光,喜哥叹口气:“你不肯吗?”

“肯。”凝香说,“后花园就是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园子末?”

“嗯。”

喜哥歪在凝香身上,俩人跌跌撞撞地出了门,却没有碰到人,许是大家都是临散的心,无可换回的懒散,连荀师傅屋里也没半点声息。

喜哥倚着凝香过了熟悉的月亮门,转过回廊,渐渐身上的伤痛麻木,脚步也轻快起来,好似凝香被他带着在飞走一样。

已将入冬的园子有了起初萧杀的荒凉,冷风调戏着黄叶,一片一片打到人身上。当初生机蓬勃的荷花池只飘着些无可奈何的丁零树叶,没有方向地在水面上打着回旋。

凝香和喜哥探过假山,远远地看见一人坐在水池边,呆看黄叶飘零。

背影看上去,是朦胧。一缕香发以湖绿色的薄绸袄为背景,在风里跳着悲伤的舞蹈。似是当初一面的小姐,只是没有了绢扇。

喜哥和凝香的脚步似乎未曾入她的耳,只至喜哥轻咳一声,她的身子才震了一震。

良久,她站起来,转过身,似乎也没什么泪,只是面色枯萎,发丝凌乱。她微笑了一下,说:“你,终于还是来了。”

喜哥低头不语,依然只盯着小姐的半截裙子和半截鞋面。

“我便没许你什么,你何苦作践自己?”小姐的声音似乎被寒风吹得东飘西飘。

“许不许是你,应不应是我。我是非你而作践自己。不过是一份心揉碎了,散在这池里,却被鱼当了饵。奈何天?”

“你叫我情何以堪?”

“哪份情?”喜哥轻笑一声:“呃,还是此份情薄彼份情浓?”

小姐站在薄冬阳光照不到的树荫里,面上霎那青灰一片。煎熬不过,小姐哀怨盯牢了喜哥的眼,说:“好,前生欠你的,今世就还你。”一顿足,扭身去了。

喜哥的目光被小姐牵着拐了几拐,终于失去了目标。

凝香看喜哥眼神空茫呆瞪,担心被人抓了乱闯园子的现行,牵了牵喜哥的衣角。喜哥一转身,似喝醉了的贵妃,弯身伏在凝香幼弱肩头轻笑:“呵,你瞧,你瞧。我是快了心了,让她也尝到了负情的滋味。可,凝香,为何我比先前更不快活了呢?我伤了她,为何疼的却是我自己?”

凝香只紧张地道:“喜哥,我们走罢,回去罢。”

“走?还走得掉吗?我是走不掉了。”喜哥丢了凝香的手,坐到方才小姐坐的山石上。

凝香怕他恍惚失足跌到水里,拽他起来,拉拉扯扯地带着他回到屋里。

慧师哥和凤儿师姐进来,焦急道:“你们去哪里啦?师傅刚才找凝香,叫我们找了老半天了。”

凝香随着赶到荀师傅屋里。荀师傅坐在桌边,容颜憔悴。凝香立了半天,荀师傅才开口说:“凝香。”

“嗯。“凝香赶紧站到跟前。

“我曾经立志要教你戏的,我相信你会学得好。比喜哥更好。喜哥入戏太深,怪我当初教得不好。戏里戏外是两番人生,为何我识不透,喜哥也识不透呢?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只是我们散得太匆忙了些,只是喜哥怎么散得比我还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