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龙团凤飞,怎奈韶光贱 1

香之城 米问问 1013 2011-11-28 15:37:05

  莫不语呆住了,因为那一片女儿红锦缎绣的是七彩云龙。云龙踏火云,抓绣球,昂首曲姿,态度怡然,夺人心魄。

莫不语再转头看看香婆婆膝上那一方云锦,一瞬间,再无言语。

刚才只被绣品巧夺天工吸引了目光,倒没注意到那一侧仓皇分离时的经纬撕裂,丝丝垂缠。这再一看,柏画天拿出的那一半,虽然陈旧许多,有的地方也有破损,却原来两方织锦竟是一整块!

莫不语浮云遮眼,呆了半天,还是理不清自己的思绪。

香婆婆,柏画天,这两个分隔地球两边的一老一少,因为莫不语才在时空交错里相遇,却原来,一切都不是偶然,是命中既定!

“婆婆,婆婆……”柏画天将手里的织锦也铺陈到香婆婆的膝上,这一看,就看出是一整块霞帔,是旧时新嫁娘大典时的必备修饰衣着。

柏画天嘴里叫着婆婆,眼里已浮上了泪光,香婆婆弯身拥住他的头,宠溺地搓了搓他的头发,就如当初她常常搓那个人的头发一样。虽然分隔奈何桥的两头,然而终于织锦重圆,当初的温暖亲情,还能圆么?

“告诉我,你爷爷去世的景况。”

柏画天抬起眼,从仰视的角度看香婆婆,竟如天神。爷爷曾经反复说:她是天使,她是天使……然而他只有这点记忆,再无其他。在美国最好的康复医生那里治疗了一生,都不起丝毫作用。穷其一生,他除了拥有那半幅锦绣,他的记忆里只有:她是天使……

而柏画天误打误撞,竟找到了爷爷的天使!

“爷爷是十多年前去世的。去世的时候他已经不会说中文了,他后半辈子都在美国。关于前半生,他一点都不记得了。奶奶说,爷爷曾经受过世界上最残忍的伤害,所以他的记忆被剥除了。他去世那一天,弥留之际,将这方织锦留给我,告诉我:她是天使,她是天使,去找她,去找到她……”

香婆婆释然地笑了,展开一脸菊花,眼泪却哗哗哗地,在脸上一路蜿蜒,一滴一滴地滴到织锦缎里,沁到针纫里,融到彩丝里。那次分别,也是冬季,也是大雪纷飞。

多年后重逢,还是这个季节。

她的一生,虽然也有春水暖鸭,夏花熏蝉,秋色华果的时候,但惨淡的冬季总是多一些。一场斑驳模糊的世纪年华,好似早预定了这个季节。

香婆婆既笑且哭,想,原来如此。原来他已失去了记忆。不过也好,遗忘,总归比记得要好。那些年的过往,忘记了也是一重解脱。

只是可惜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

他在凝香面前偶尔放肆,笑起来是调皮的小酒窝一现即隐。可是他到底是落到了歹人手里……

香婆婆简直不能再想下去,心里面疼的发紧,他为了她,受到了世界上最残忍的伤害……他那样弱,却又要强的心思,凝香怎么会不懂?

可是现在,只能轻抚柏画天的柔软发丝,暂且当做稍稍的补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