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龙团凤飞,怎奈韶光贱 2

香之城 米问问 1009 2011-11-28 15:37:05

  凝香对他的亲情顾念,怕是最后他才能够明了。好歹这个长着一大半外国面孔的孩子遗传了他的血脉,并且,将他的消息带给她,上天对我香婆婆已经足够眷顾了罢。

将近一个世纪的韶光荏苒,龙凤霞帔终归一处,也算深寒岁月里的一点喜意。

香婆婆将霞帔收叠起来,放到黑漆描金的妆奁屉笼,放到柏画天手上,说:“好好收着,孩子!”在她的心里,早当柏画天是她的血脉后辈。自初初一见,便已知。

柏画天谢过婆婆,却又打开妆奁,拿出霞帔,重新将龙凤分开。这次却是织凤的那半幅重重折叠,放入自己颈项里的荷包。而锦龙的那半幅仔细叠了,放入妆奁屉笼,郑重放到莫不语的手上。

莫不语一直在旁迷糊,这又怔愣住了,抬起眼帘,惑然望向柏画天,在他的脸上寻找答案。

旁边的香婆婆倒先“呵呵……”轻笑起来,一手拉起柏画天,一手拉起莫不语,说:“柏画天,你倒比你那爷爷机灵玲珑多了。这一幅霞帔,两处情思,什么定情物都比下去了。”

莫不语羞红了脸,才明了柏画天的意思,正不知如何应对,门外响起敲门声。

莫啸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莫不语手里的妆奁,呆了一呆,嘴里却还顺着该说的话头说下去:“香婆婆,到午膳时间了。您是下楼去吃呢?还是……”

“让小珠准备食盒,不语陪我在房里用餐。”

“好。”莫啸风答应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终于叹口气,转身下楼去了。

“不语,将妆奁好好收起来吧。不要枉负了柏画天的一片心!”香婆婆的面色已是初晴。当年凝香,枉负了多少少年心。然,那也由不得她自己,只因心心念念只牵扯那一人。

莫不语却将妆奁放入橱中的暗屉里,面带娇嗲地说:“婆婆,你暂代我保管呗。”

“好,这么大的人了还羞答答的。”香婆婆也是宠溺地笑,说:“等你们飞回洛杉矶的那一刻,可得随身带着。”

“好。”室内的香味渐渐清淡,莫不语突然醒悟过来,柏画天时刻身带异香,莫不是他戴着那半幅霞帔的缘故?正要开口问他,他却急急地走到北墙边,原来他这才发现香婆婆的那幅画像不见了。

柏画天怅然若失地站在墙边,嘴里喃喃道:“金香度,爱新觉罗香度,金香度……”

这几个字落到香婆婆的耳朵里,却如天雷隆隆,她敛住声气道:“你认识他?你见过他?”

“嗯。”

“他在哪里?”

“十多年前见过一面,在中国城的一家画商那里。”

“哦?”香婆婆低了声音,原来不过是惊鸿一瞥,伊人依然渺然无音。

柏画天回身看到香婆婆的失落,心下戚戚,却无法安慰这个暮年老人。

凭他的直觉,觉得爷爷和香婆婆,以及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香度(或者是爱新觉罗香度)之间必有千丝万缕的干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