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龙团凤飞,怎奈韶光贱 3

香之城 米问问 1044 2011-11-28 15:37:05

  凭他的直觉,觉得爷爷和香婆婆,以及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香度(或者是爱新觉罗香度)之间必有千丝万缕的干系。

可惜爷爷失去了前半生的回忆,他每每盯着这半幅霞帔上的锦龙发愣,表情痛苦异常。他只知道喃喃自语:她是天使,她是天使,她是天使……,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任何点点滴滴关于他自己的身世来历。除了他长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他没有任何识别。在美国混了大半辈子,也找了前特工现侦探调查身世,竟然一无所获。

爷爷过世后,奶奶曾经告诉过年幼的柏画天:当年,爷爷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地被扔在洛杉矶一家加油站的阴沟边,被恰巧路过的奶奶一家救了。他失语失忆。没有人知道他从东方哪个国家而来。奶奶心软,没有将他送去移民局。慢慢地,爷爷身体康复了,记忆力和语言能力却再也恢复不了。然而他聪慧异常,学会了美语并融入了当地的社会。

多年后,当柏画天的父亲出世后,爷爷无意间接触到了洛杉矶的华人社会,他竟对华人的一切习惯爱好信手沾来,他爱好华人的语言文字文化,他相信他骨子里就是一个中国人。然而他却找不到任何能证明他是中国人的证据。直至临终,他都未曾寻到他的根。他的扑朔迷离的前半生,让他一辈子都沉浸在悲哀里。为了哀悼他迷失的前世和故国,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姓——柏。因为柏即寄托一种悲哀哀悼的意思。父亲柏冶桐继承遗志,将这个中国姓氏传承了下来。

敲门声再次响起来,莫啸风端了满满一食盒的饭菜进来,莫不语要陪着香婆婆用餐。柏画天就跟着莫啸风下楼去了。

饭后,香婆婆照例休憩了一会儿。

整个莫家大院安静得很,除了零散的轻声敲击,那是王祥在安置线路。

下午四五点光景,莫不语和李妈一起,在花房里给浅根植物浇水施肥。柏画天也在一边帮忙,给一层花开争艳的香槟玫瑰修枝剪叶。

楼下有脚步声传来。转而王妍儿的身影出现在花房门口。她今天回来得真是格外的早。

李妈打招呼:“少奶奶回来啦!”

李妈还沿用老式的称呼,叫李晓珠太太,叫王妍儿少奶奶,叫得人很不自在,可她总改不了口。

她叫莫不语也叫不语小姐,莫不语抗议了几次都没用。还好她没叫柏画天姑爷。

柏画天抬头跟王妍儿点头说了声:“嗨!”算是招呼。

莫不语借浇花转过身去,她知道王妍儿这么早早回到莫宅,一定是为了白色棉衣口袋里那张安保图的缘故。莫不语不能假装不知道,她一向是心里藏不住事。她这一转身就彰示她对嫂子王妍儿已经生了嫌隙了。

却在紧要关头,水帘幕却断了,是花洒水壶里的水浇尽了。

王妍儿借机拉住了莫不语手里的水壶,笑道:“不语,来,我来帮你灌一壶水。”没等不语回答,她拿着水壶到水龙头底下接满了水,又递到莫不语的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