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雪影独舞,花散香不散 4

香之城 米问问 1012 2011-11-28 15:37:05

  香婆婆让莫不语将她的轮椅推到墙角的一面大橱子前,让不语打开橱门,那里面倒没有奢靡物件,只紧里一排挨个垒叠了三只老箱子。

箱子想必是硬木打制,再刷了陈年老漆。年月久了,漆色暗哑无光,泛出底下的深枣红色。四周护角的铜兽也灰头土脸的,只有两头的如意拉环和麒麟兽锁扣光滑如玉,铜色如金,相必是常常搬运和开箱的结果。

香婆婆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挂钥匙,个个都是铜质,小巧得如同周大福家的耳坠。香婆婆让莫不语用一把三舌钥匙,打开最顶上的箱子,一股墨香扑鼻而来,那里面一摞一摞整齐地垒放着花梨信笺。有些信笺才落墨,倒是字迹清香。

“不语,你香婆婆没有什么特别留给你的,只有这三大箱子的点点滴滴絮絮叨叨琐琐碎碎。香婆婆这一生这一辈子都在这三只箱子里了。不语……”

“婆婆……”不语自开箱之始,就已明了香婆婆在交待身后事,终于忍不住弯身扑到香婆婆的怀里,泪如泉涌,声似困顿,几不能自抑。

回想回国这两天里发生的许许多多——莫宅几度遭窃,香婆婆频失爱画,男友被疑,朗司和哥哥的私情,好友杰明和朗司暗度陈仓,嫂子和母亲的神神秘秘,这一件件一桩桩,早已令她心里憔悴。

亲人的隔膜,至交的疏离,再加香婆婆一日老过一日,生命的气息似乎在老人的身体里渐渐抽离。如这般光景,怕是真的……不能挨到她百岁寿辰那一天了!

想到这里,莫不语哀恸更甚,哭声闷在香婆婆的麻质棉衣里,竟沁湿了一大片。

香婆婆是怜爱宠溺地任由莫不语痛哭,也好,哀如怒,发泄出来就好。

等她的哭声渐渐弱了,等她抬起肿迷的眼,等她安定了心神,香婆婆轻轻拂过她泪痕未干的脸,那正是一张青葱满面柔静如湖面的面庞,任谁都不忍心打破这湖水的平静。虽然刚刚哀伤恸哭,然而毕竟只是小小涟漪,她正是好好享受爱与被爱的时候。

望向莫不语身后的柏画天,刚才因为莫不语痛哭而有一阵子的手足无措,现在关念心切的眼神瞟过来,打探着莫不语的脸色变化。

想曾经,想当年,凝香也有这一刻的美妙,美好,美丽。然而天因循环,也该到了撒手而归的时候。

香度,当年菩提树下,青灯光中,松香油彩挥泼,懵懂情丝缠绕,玉面少年许下的诺言还在么?还在么?

往生的路上,你是在翘首等待?还是已经泯然独自归了?我从未寻找过你,因为寻找是一件寂寞的事情,可是等待是更寂寞的事情。那么,你是在寻找,还是在等待……还是,从来都既不寻找也不等待。

原来,我们转身的霎那,凝香的记忆就已发黄、风化,终至飘零成灰。

香度,这个冬季如此寒意侵人,凝香恐怕将要老死路上了。而你是否,能在他乡别处放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