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家国好梦,回首冷梦衾 2

香之城 米问问 1056 2011-11-28 15:37:05

  皇亲国戚遗老遗少都褪到昏黄的背景里去了,仿佛抹在旧年屏风上一把伤风感冒的鼻涕,早风干了,连那些蠢蠢作动的菌群都干枯死去了。

兴风作浪的都是些洋鬼子和假洋鬼子,还是当年慈禧太后亲近各国遗留的老-毛病。

常常从汽车那黑越越的肚子里钻出来一个斜戴花礼帽,穿着重重蕾丝花边蓬蓬裙的女人。初一看以为是洋女人,仔细一看却长着东方的黄面孔,指挥洋车夫的话语里还带着香城的土腔土调。

凝香来到香城已几年了,然而她好似从未走进香城里。她是这一城繁华的旁观者。

这天,凝香照例到街上卖花。香城对于凝香倒一点没有仁慈。

她和秦叔来的时候是冬天。就仿佛,这个城,对于他们永远都是冬天了。

他们找不到荀师傅推荐的那个唱戏说书的经理人,据说他早参军护法去了。这个年代,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说唱戏说书的,就是文弱的教书先生都被迫拿起枪杆了。

秦叔是见老了,不然他难免在一次又一次的扩军里被抓了壮丁。

正因为秦叔老了,凝眉肩上的担子就重了,她夜晚在小茶馆酒楼里卖唱混个吃饭住宿的酬劳,白天还得上街卖花。卖花不是为贴补自己的穿用,是因秦叔的病。

秦叔因为颠沛流离,终日不得暖饱,终于生了痨病,整日咳嗽。

凝香手捧着一捧各色花,心想如果今日能全卖了,再加上这一段时间积攒的钱,就可以到药铺抓一两剂药,秦叔的病也就稍好一好了。

秦叔的病稍稍好一点,凝香的心就稍稍宽松一点。

秦叔是她在这世上惟一的牵念了。

凝香还没来得及开始出声叫卖,街上突然响起嘹亮的军号,接着是嘈嘈嗒嗒急切的脚步声。街上的行人都贴上了墙根,淡定而淡然地立定,张望着一群额眉上扣着大檐帽的黄军服的人乱糟糟地朝着清明街方向奔驰而去。

凝香转过街角,看到一群白衣黑裙的女孩子尖叫着像一群惊了的麻雀炸开了。

黄军服的人跟捕雀子的黄鼠狼撵着她们追。

凝香刚想匿到小巷子里,突然被两个身影拦着了,那两个面目清秀的少女将一叠卷起来的纸轴插到凝香的花篮里,转身飞跑。

凝香倒呆住了,抬头看到愈来愈近的黄衣军人,慌张地将花朵们拨散开,遮住了那卷纸轴。

黄衣军人看到年幼的凝香停都没停,就继续追捕他们的雀子们去了。

街上渐渐冷清下来,刚才变了木偶人的路人们渐渐恢复了知觉和行动。

凝香不知道自己的花该不该卖了,只要抽出其中一朵,就露出了内里的乾坤。这卷纸轴仿佛一触即爆的炸弹隐藏在她的花篮子里。害的她浑身僵直。

一个油头粉面的戴小礼帽的男人走过来问:“小姑娘,花怎么卖?”

凝香只能摇一摇头。

“哟,这年头,花都拿出来不卖啦?卖不卖?”

凝香还是摇头。

“你是哑巴啊!卖不卖?多少钱?我要急着送逸仙园里青儿姑娘呢!卖不卖啊?”男人一脸恼怒,只差要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