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素衣铁马,谁会凭栏意 5

香之城 米问问 2015 2011-11-28 15:37:05

  凝香被狄青感染了那种镇定和淡然,渐渐心里的这几天的阴翳也散尽了。她抬头望着狄青因为黑暗而愈显美丽的眸子。

在白日辉光里,狄青只是一种寻常的秀美。倒是在这牢狱里,无边的黑暗做了幕景,她的美好像无限地发扬光大,变成藤蔓一样无边无际的攀伸,连黑暗成为她的美的一部分。

有的人正是因着黑暗而生,她在黑暗里苦痛、伤悲、愤懑,渐而成为黑夜的吸附,并且攀爬、逾越,最终她要毁损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凝香走出军政府的时候,贴身的衣袋里放着的是一封信。凝香用胳膊肘紧紧掖着信,她想,也许狄青有一些未尽的事需要交待她去做。以前这些事情都是交待小雅去做的。现在小雅也陪在狄青身边了。

这世上,只有凝香能相帮着狄青姐姐去做了。

凝香还未走近逸仙园,就看到大批的黄皮狗,有的斜倚着门,有的蹲在门槛上,抽烟的抽烟,打牌的打牌,叫骂的叫骂,闲聊的闲聊,一片乌烟瘴气,人间污秽。

凝香绕道清明街,小院门口倒是清静。走进去,王姆姆和几个打杂姆姆哭哭啼啼地,一看到凝香,慌忙拉住她,七嘴八舌地告诉:“这可如何是好哇?督军府说这逸仙园的地儿已经充了公。也没个人来搭理我们,狄青姑娘和小雅姑娘都不在,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凝香倒是镇定,正想安慰几个老妇人。一阵靴子踩地的响声,停在了凝香身后。凝香转过身,果然是前几天来的陆长官带着几个匪兵。

“看来这逸仙园里狄青姑娘不在了,倒便宜了一只美丽的小猴子了。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了霸王了嗬。”陆晴空玩味地邪笑。

“有何贵干?陆长官。”凝香冷冷地回道。

“有何贵干?呵呵呵……”陆晴空深究地看了一看凝香幼嫩却老成的脸,鼻孔里蹦出几声轻笑,转而大手一挥,说:“有何贵干?这话该我来问你吧?现在这片土地上,这几进房子统统都已经归督军府了,你知道不?小姑娘……对了,你叫什么……什么香?”

“凝香。”

“对,凝香。凝香姑娘。你现在站的地儿是我们督军府的。你要是还想继承狄青姑娘的衣钵,给那些文人学士吹拉弹唱,牵线搭桥,包庇暴乱学生,或者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生意,你可不能在这个地儿做了,得另觅好处,凝香姑娘——”

陆晴空说着说着低下身子,凑近凝香的眼。她的眼眸漆黑,冷凝,幽深,仿佛两口深井。陆晴空明明从她的眸子里看到的都只是自己的影像,却不自知的感觉一股吸力,将自己吸进去,吸进去,再也出不来,洒脱自在如他威虎将军的公子也都无法全身而退。

陆晴空又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了,他本意弯身的本意是要戏耍凝香一番的,却想不到被戏耍的反而是他自己。

在陆晴空弯着身子发怔的当儿,凝香一个转身,朝楼梯走去。

“干什么去?”陆晴空回过味来,喝道。

凝香脚步停滞,冷哼一声,回道:“督军府不是要强抢民宅么?我去给你们拿房契地契呀,好称了你们的心意呀!”

陆晴空的脸红白交替了一回,说:“谁说督军府是强抢了?我们有合法的手续接收了嫌犯狄青名下的财产。你拒不交出,也是犯法!”

“犯法?你们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外面那么多外国鬼子在香城地面上称王称霸,作为荷枪的中国男人,不保护我们也就罢了,还只敢指着枪口对付我们这几个小姐妹!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园子都要抢走……”凝香停顿了一会,继续说:“就是非要抢走,没的我们的贴身私家物品也要留下给你们的亲姐姐亲妹妹用?”

陆晴空的几个随从兵本来还是慎重其事地握着枪的,被凝香的话臊得连忙放下了枪,目光到处游躲。其实凝香是背对他们的。

若久,听后面依然寂静无声。凝香也就抬步上楼去了。

留下陆晴空呆在当地,本是一张俊脸,这一刻赤红青绿,很是狰狞。

他们陆氏父子一贯被逸仙园的狄青不待见,见了面打个招呼都被含讥带讽。时日久了,本来陆晴空都能泰然处之了。可是这个小丫头,她才多大的年纪,更何况她看起来那么的柔弱,几乎没有攻击力。可是她一当说起话,简直是一挺陆晴空招架不住的冲锋枪。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她比狄青和小雅加在一起的火力还要强。

他觉得在部下面前太跌失面子了。正在考虑如何扳回这一局。凝香下楼来了。

凝香一路走过陆晴空,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随手甩过来几张纸笺。陆晴空的随从从地上拾起纸笺,递给他,还真是逸仙园这三进房屋的房契和地契。这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不但勇猛,还有担当。这倒让陆晴空一刻又失去了主意。

凝香走到几个老妇人身边,手里包袱打开,说:“几位姆姆,狄青姐姐素日待你们不薄,只是今日她落了难,也是无奈。只好由我来做主……现下的形势,也只能遣散了。姆姆们,这里有几只翡翠镯子、金项圈、玉耳坠什么的,你们喜什么就拿什么去,暂时替代工钱。日后要是狄青姐姐回来了,再作计算。”

几位姆姆自然知道狄青怕是回不来了,连容身的宅子都没了,还能计较什么工钱,一个个抓了自己看中的首饰捂到衣襟里去了。

王姆姆一看凝香空空的两只手,问:“那凝香姑娘,你自己呢?”

凝香倒胸有成竹,笑道:“我自有主意。姆姆,你们找个好主家去,一样做事,一样有工钱拿有饭吃就好。这个乱世,有口安稳饭吃就是天大的福了。”

王姆姆也无法,答应了凝香,转身和其他姆姆去拾掇贴身衣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