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倦客魂归,夜雨百年心 9

香之城 米问问 1099 2011-11-28 15:37:05

  柏画天与莫不语同时紧握了对方的手,他们难以想象,就在这一扇看似普通的门后,住着香婆婆心心念念的那一个人,住着香婆婆一个世纪的愀然等待,住着烽烟岁月里溘然转身的撕心裂肺,住着如水岁月里隐秘而寡淡的静静暗流……

就要掀开尘封一个世纪的秘密么?

莫不语甚至还没来得及想好以何种面目见香度先生,门就被秃顶老者推开了。

柏画天和莫不语的脸上同时打上了一层晕黄的光线。他们几乎是带着一种朝圣的心,怔住了一会儿,不敢迈步入内,怕惊扰了此刻的安宁。

老者轻咳了一声。

柏画天与莫不语才回复了动态。随着老者一声:“请进。”揣揣地走进了屋子。

明明是干净清透的一个大房间,两人却莫名觉得如走入了尘埃纷纷的记忆里。大概是一屋子的淡黄灯光给人的错觉,有种恍惚之感。

淡黄淡黄的记忆光线里,无甚家具。暖炉里噼噼啪啪地燃着一篝火,炉前的毯子里裹着一个人形。

莫不语的心好似被那炉火炙了一下,皱缩成一团。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那瘦小的人形就是香度先生。

能够让香婆婆枯等终生的人,那一定是要多俊俏就该有多俊俏的,要多倜傥就该有多倜傥,要多风光就该有多风光的。

怎么着不该是这枯弱的人,好似一截干枯木头桩子,如果跟边上的木柴混在一起,真叫人难分仲伯。

然而屋子虽然大,一眼就望到了头,屋内并无他人了。

并无他人了。

莫不语的心就先替香婆婆哭了起来,一路的心泪涟涟,旁人是无法体会的。

老者行之炉前,跪下来,几乎是贴着耳般叫了一声:“先生……”

第一声没有反应,直至第三声,先生才扭过头来。

这一照面,除了秃顶老者,三个人都怔忪在光影里了。

他们就这么定格在晕黄光线里,毫无表情地,无声地。仿佛是旧电影的胶带卡了壳,没地叫看电影的人心焦,却与定格住的人无甚关系。

莫不语看到的一个人,被身后摇曳火光烘托着,如梦一样不真实,本是如婴孩一样裹在毛毯里,这一刻转过头来,面上挤挤挨挨的全是皱纹,鼻子与嘴巴都分不甚清楚的样子。只有眼睛,混沌般的汪了两湾泪,许是被炭火炙烤的缘故。

莫不语有一种绝望的悲哀,她不知道倘若她的香婆婆看到这一幕是喜还是悲。

她这样的经历匪浅的年轻人,到底还是没有将真情看透,到底还是被人类那一把皮相给糊住了眼。

对于香度,他对自己的身体早就不在意了。

他几乎是日日夜夜都在跟死亡打交道。他的耳朵听不太见了,他嘴里都是义齿,他的手脚也不太灵便,甚至他的内脏,他的每一个器官都随时要举起罢工的小旗子。要不是这个半路跟随的义子,随时随地扑灭了他身体器官的造反之火,他早就是异乡的一捧黄土了。

他的心独活于枯槁的身体之外,独活于热闹纷繁的人世之外。

他的心仿佛还是少年的模样,停留在那一个大雪纷飞的机场。

那一夜的风雪格外的癫狂,好似老天赶着那一晚将多少愤懑委屈尽皆倾泻而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