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倦客魂归,夜雨百年心 8

香之城 米问问 1066 2011-11-28 15:37:05

  老人领着柏画天和莫不语到一间起居室,示意他们在靠窗的沙发落座,说:“请两位在此稍候,我去告知香度先生。见与不见,老朽可做不了主。”

柏画天点头应了,脸上藏掖不住的兴奋和欣喜,到底这一趟没有白来。寻寻觅觅的过程自然艰辛,然而,都比不上寻而无果的失望。

幸而来的极是时候。

莫不语既期待面见香度那一刻,又心下疑惑:连丹墨古斋的老主人对香度的去向都讳莫如深,柏画天是如何得知香度住宅地址的呢?而且一路上并不见他打开汽车电子地图引路,仿佛这条路他熟悉已久的样子?

两人正在揣揣,各怀心思。

突然一声“刺啦啦——”,强光耀眼,惊雷仿佛在他们身后炸响。

一瞬间,柏画天几乎是本能地拥住了莫不语。他们的身后一扇窗扇半开,冷风和着雨点灌了进来。

柏画天起身关窗,颇费了点力气。想不到刚刚还是煦煦和风,这会儿竟变成了呜呜怒吼。雨点更是大而急,砸在玻璃上如小石子儿一样粒粒作响。有一两滴落到他脸上手臂上竟然如热油滴上了一样,生疼。

两人再不敢安心坐在沙发上,站立在窗前,望着蒙蒙一片的雨幕。远远的,应该是被激怒的大海。海浪如蚕一样涌动着,高昂着头。一浪高过一浪,浪与浪之间比赛着、搏击着、厮杀着、摔打着、纠缠着,最后摔成碎片,却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柏画天与莫不语本来是两心的对香度的热烈期望,此刻不知道怎么的变成了惶惶戚戚。

莫不语突然想起来她的行李被丁叔给放到捷豹的后备箱里了。这一刻,柏画天也想到了这一茬。

两个人顶着风雨跑到院子外头。莫不语扶着大门,柏画天将捷豹挪进院子。恰好屋子边上的车库门开着,柏画天也不客气,直接将捷豹开进车库。

莫不语心慌慌地拉出行李,幸好,行李箱安然无恙,一滴水珠都没沾上。

可是,再回头看一眼柏画天,便忍不住笑起来。

柏画天也是笑。

两个人湿透透地,相互取笑够了,才来到起居室。

然而起居室还是空无一人。

窗外的雨却一阵暴过一阵。刚才还是小石子儿轻敲窗扇,这会儿已是雨鞭子一道一道地抽过,令人忍不住担心再一雨鞭子下去,玻璃就要碎裂开来。

屋内并未开取暖,湿衣沾在皮肤上,愈来愈凉。凉得心里将透未透的时候,才终听见门响。

转头望过去,刚才那老者立在门里,相较刚才那会儿,脸色暗了许多,眼中精光更是呆了许多。他望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不说一句话,只是转身就走。

莫不语敏觉到了一丝难安,默默地拉着柏画天的手跟了上去。

老者领着头,穿过几道门。路上挂着堆着画布画框,半成品的、成品的混在一起,想必已是久未打理。

空气中湿气混合着松节油的气味袭面而来,一丝丝地钻入了毛孔。

老者终于在一扇紧闭的门前立定了。此门和宅子里其他门扇毫无二致,奥克木的材质,雕着简单的对称花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