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倦客魂归,夜雨百年心 12

香之城 米问问 1102 2011-11-28 15:37:05

  手机滑下了莫不语的手心,她呆怔地将目光挪向老人的脸。

心里刚刚还为香婆婆哭泣,这会儿只剩下疼,麻麻的疼。

屋外大雨随着强风一阵一阵灌进窗来,半幅地毯都被沁湿了。湿印子大有趁虚扩展版图之意。秃顶老者拿来隔水板横在香度身边。

香度突然咳嗽了几声。秃顶老者扯过面巾纸垫在他的脸侧,果然香度咳出几口浊痰,胸口的起伏剧烈了一些,似乎又开始了自主呼吸。

他打了褶子的眼皮疲惫地挣了几挣,微微抬起来一些。眼中迷离着好像滚下几颗泪珠儿。

也许是咳嗽太过用力,刺激了泪腺,莫不语想。她不希望香婆婆的香度是动不动就落泪的一个老人。

香度老得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在下辈人面前的失态了。

他将自己隔离在尘世之外,几乎是自己将自己慢慢地埋进了过往。

过往是什么?他的过往异常短暂。短暂到只有短短十几年。那十几年是有凝香的年月。

那些年月之前的他是无知的,那些年月之后的他是麻木的。

他的一生很长很长,真正活着的却只有那十几年。

即便是宜人的地中海气候的季风,即便是画作享誉北美,都没能使他活过来。他是一个已死的活人。漫长的异国生活,离群索居的寡淡,什么都失去了色彩,他手中的画笔再画不出当初的容颜。

他的生活更是一潭死水,在他心中鲜活的永远只有那些年月。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些年月里的每一轮季节更迭,四季里的每一场日月轮回,日子里的每一暮晨昏交替,分秒中的每一波爱意流转。

然而,事实是,他总糊涂涂地记不得他自己是谁?他老了么?他该不该吃药?该在何时吃药?吃何种药?该吃多少药?

义子又从药盒中倾倒出几颗药丸。柏画天端了一杯清水,靠近他的嘴唇。

玻璃杯的冰凉触感已不甚清晰,香度摇一摇头。

他的目光却如烛火亮了一亮,他从柏画天弯腰暴露的脖颈间望见了一个褪了色的荷包。此刻香气更是浓郁醉人,他仿佛又回到了旧时光中,一抬手就挽上了凝香的臂,而她总是习惯地一扭身,促狭地一笑,就躲开了。

香度绵软的手抬起来,被柏画天握住了。

香度突然间,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天在丹墨古斋一看到年幼的他就如见故人?

莫不语的脸又闪入了眼帘。

香度笑了,非常满意地笑了。莫家的姑娘,柏家的小伙子,原来竟是一双人!到底老天不忍他与凝香一生别离,以作补偿么?

柏画天看香度嘴唇抖抖索索,连忙凑耳过去,他的声音微弱,重复的就一句话:“香城棒球少年……香城棒球少年……”

香度的眼皮终于不堪重负,缓缓地闭上了。

柏画天感觉手心里老人的手逐渐冰凉,温度似乎一丝一丝地从老人的身体里抽离。他连忙放下他的身体,添了几块木柴到壁炉里,风助火势,炉火重新旺了起来。他又转身跑去关窗,还未忘记留了一道缝隙通风。

秃顶老者跪在香度身边,声音沉郁道:“别费心了,先生已经去了。”

柏画天与莫不语几乎是同时颓然跌到地毯上。

他们终究还是来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