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异乡游子,肠断江南关 7

香之城 米问问 1047 2011-11-28 15:37:05

  丹墨古斋在中国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玻璃雕花木门半掩。莫不语推门进去,惊醒的首先是门上一支古铜色的风铃,叮铃铃地催醒了高台后面半盹住的年轻人。

年轻人起身迎客,说着咬字不清的英文:“您好,请随便观赏。如需帮助,请告知。谢谢!”一打眼便知,是一个常在华人圈中混,英文半生不熟的新移民或者新留学生。

莫不语对于墙壁上琳琅的画作无从落目,便侧身让过几架端着油画的画架,挤到如同典当行一般的高台前,跟年轻人问:“请问你们老斋主在么?”

想必在这气氛甄然的古斋里问你们老板在么是不太妥当的。

年轻人欲待回答,倒是里面一个苍郁的声音先答了:“有何贵干,姑娘?”

莫不语一惊,目光落到角落里,那里光线昏暗,这才有一身落寞似的人形站起来。莫不语不是眼力不济,是初眼以为他是尊待售的塑像。一身蓝竹布长衫,华发一根不拉地绑在脑后,鹤颜,白眉白须。这一刻,目光流动,才觉着了一股仙气袭面而来。

老人让莫不语到他对面坐了。那是一张木头红木镂花方桌。桌子上另支着一张鸡翅木根雕茶盘,茶盘上红泥小火炉、素瓷青花龙缸、鹅毛羽扇、青玉钢筷、紫砂壶杯组、紫砂茶筒及筒中茶匙茶漏茶则茶夹茶针一应俱全。

老人将凉掉的茶倒了,另泡了新鲜的一壶乌龙,用头浇新洗了只杯子,放在莫不语面前。

老人做这些的时候,态度端凝,仿佛在进行一场高山流水的古琴弹奏,而他手中的壶、杯轻响,亦是仙音袅袅,令莫不语不忍出口相询。

她两根指头小心拈起乌龙茶盅,浅抿了一口。茶香入口,舌尖的味蕾陶然而醉,及至顺喉而下,瞬间四肢百骸都被唤醒了一般。这一天一夜的疲累烦恼烟消云散了。

“茶尽再说话。”老人轻抚长须,微笑颔首。

莫不语听话地抬手一口饮尽。杯子放置茶盘上,目光烁烁地望着老人不语。

“姑娘,何事询老朽?”倒是老人先开口。

“请问爷爷,您知道金香度么?”

“爱新觉罗香度?”

“是他。”

“这便巧了,才刚一个小伙子问道他。也就几个时辰前吧。”

莫不语知道他指的是柏画天,心头一凝,面色一滞,但还是问:“那他去寻金香度去了么?”

“一定是吧。”

“他到哪里去寻了?”

“香度这个老家伙,连我,都不透露他的住址。近些年他基本都没有画作出来,连人都渺无音讯了,怕是老家伙驾鹤西去了。”

老人的话让莫不语一度揣揣起来,面色都变了。

老人哈哈一笑起身,道:“要不是前些年他的画作销路好,支撑着我们丹墨古斋的运营,老朽才不关心他的行踪。来,跟我来,姑娘。”

老人将年轻人从高台里挤出来,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纸片递给莫不语,莫不语低头一看,却是盖迪博物馆的画册。盖迪博物馆是美国著名的私人博物馆之一,与香度有何联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