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离人心至,明月一沉香 1

香之城 米问问 1025 2011-11-28 15:37:05

  香度安静地躺着。风来烛尽,秋去叶落,他安然地接受了命运的裁决。

深夜的潇潇风雨为溘然逝去的老人唱一首戚戚安魂曲。

屋内的三个人都僵然石化了。

柏画天最是悔恨。他以为他寻到了香度,香婆婆、香度与他自身之间雾霭重重的迷障就自然消散,得见事实真相。谁知他再快,还是快不过天意。

此番他匆忙归国,顺着当年的足迹找到丹墨古斋,谁知古斋老主人的指向竟然是他父母执掌的盖迪王国。他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他的父亲与母亲亲自斩断了香度当年递给自己的一脉真相。他们的理由,似乎都如天下父母的理由一样,简单而堂皇——都是为了你好。

柏画天不但并不觉得好。他还觉得了一种被欺骗的气愤。他从父亲与香度来往的几封信中得到了香度的住址。香度与外界一向隔绝,却低下身段接洽柏冶桐,可见香度对柏家寄予了一番厚望。

而香度临终一句诳语“香城棒球少年”不但未解他的迷惑,更是迷上加迷——香城,本是中国一座古城。与棒球少年有何干系?棒球是美国流行的一种球类运动而已,与香城真真是风马牛毫不相及。还是……他突然想起家里厅里墙壁上那一副画《棒球少年》,是父亲花了巨资从拍卖会上竞拍来的。父亲挂上那一刻,说了一句话:“唉,人生何处不相逢?”

人生何处不相逢。柏画天已与香度错肩,再无相逢之缘。

莫不语曲下身子,额头磕在湿漉漉的地毯上。

她是恨自己,她恨不得自己化身作香婆婆,再见香度一面。

刚刚她对香度的老态竟然有嫌弃之心。这一番心思转圜,才知能让香度与香婆婆能在暮年相望一眼,竟已是奢念。

已是奢念。

她似乎听见了香婆婆一声沧然喟叹,百年岁月霎那变了颜色。

而事实上,叹气的是秃顶老者。他早就知道有这一天。然而这一天真的来临了,他还是有许多的无措。

以义子的身份照顾香度,保护皇族血脉,是他的职业,是他家传的神圣职业。

当年自幼习武的他从哈佛大学医学院毕业,因他的一身传统武功、精湛医术和清晰思维以及沉着处事能力,即被派遣至香度身边工作。

他的爷爷是退居东北的宣统帝一手筹建的禁卫军的统领人物。日本人忌惮这支队伍,担心它会在关键时刻让溥仪脱离关东军的掌心控制,强制解散了禁卫军。最末一代禁卫军是被解散了,然而它所背负的历史职责却被执行了下去。每一个散落民间的皇族后裔都受到它的格外照顾。

香度不同与他人,他拒绝与人交往,拒绝现代的医疗,几乎是独居于世外。更重要的是保卫他的人身安全,是有当年天津静园直接下达的圣谕明示的。

所以遴选照顾他的人选是慎之又慎,最后落到了如今秃顶老者的身上。当然那一年,他还是只不过是个愣头青,而香度也不过刚及古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