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离人心至,明月一沉香 8

香之城 米问问 1060 2011-11-28 15:37:05

  柏冶桐得知此事,也觉非同小可,招呼黑裙秘书再去重新办理申报通关手续。

黑裙秘书这一次对莫不语颇有些不耐了,翻了一个大白眼,大概以为莫不语故意玩儿她。但她也是无奈,时间紧急,只能颠颠迈着小碎步跑去办理。

等他们火急火燎地一切办妥,飞机催促旅客上机的广播都已经提醒了三遍了。

莫不语与柏画天一脚跟一脚地走进客机的头等机舱,寻到了机票上标示的位置,将随身行李入舱。

柏画天的那幅画尺幅较大,航空公司用专用名贵物品包装打包托运,并且柏冶桐投了足够的航运保险,倒是妥当得很。

只有莫不语对自己藏了香婆婆妆奁的行李箱小心翼翼,放进头顶的行李舱,眼看着空姐锁住了才放心,心神俱懈地靠到椅背上。

正是旅客落座整理的时候,舱内乱纷纷。莫不语却听到几声轻轻叩击桌面的声音,直击她的耳膜。同时她觉得了一道目光,寒凉的一掠,她心中一惊,身上一紧,转头搜寻,果然在离他们四五个座位的地方,坐着一个男人,矮且胖,肥短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扣着桌面。

莫不语的呼吸开始不匀,她抬头看看头上的行李舱,依然紧扣。想要起身,却被柏画天按住了。广播里飞行员已经开始提醒旅客,飞机将要滑翔起飞了。

飞机起跑、起飞的声音接连呼啸而来,然而都不如那一声一声扣桌声惊心动魄。即便是机身倾斜直入云霄的那一刹那,扣桌声都不紧不慢不温不火地保持着节奏,一下一下,扎得莫不语心慌意乱。

莫不语坐立难安,柏画天早就觉得了。飞机平稳飞行后,他拥住她,轻声问:“不舒服了么?是饿了?还是累了?”

自昨夜至今,两人都一样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柏画天身强力壮,不当回事。莫不语毕竟娇弱了许多,体力难挡也是正常。

“不是。”莫不语挨近他面,用几乎是耳语的声音对柏画天说:“有个日本男人跟踪我。而且他用扣桌子的声音对我进行心理控制。别回头,他正在看着我们。”

柏画天侧耳听了听,除了机舱内正常的解安全扣、翻折叠桌、低声说话的声音,哪里有什么扣桌子的声音?

他担忧地说:“我请空姐先送一杯橙汁来给你喝。一会该是午餐时间了。不语,你再坚持一下。“

莫不语一把推开他,两眼怒气,一脸无奈,说:“你不信我!你以为我是瞎说么?”

柏画天正欲解释,“咳咳咳……”真的有几下扣桌子的声音传来,他扭头一瞧,一位面相看起来似乎是日本人的男人,耳朵上戴着耳麦,微闭着眼,面上显着陶醉的笑,手指在桌面上打着节拍。

柏画天笑了,吻吻莫不语的额头,宠溺的说:“好,好,我信你,我信你,信你还不成吗?”

莫不语有些气恼,却又解释不了。恨恨起身打开行李舱,将自己的小行李箱拖下来,转身的刹那,她明明看见了日本男人微微抬起他浮泡的眼皮,两只小眼珠泠泠一转,寒光一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