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离人心至,明月一沉香 2

香之城 米问问 1038 2011-11-28 15:37:05

  秃顶老者起身察看,屋外暴雨已渐弱,只剩下雨丝儿随风丝丝缕缕,仿佛天然织就的一张天罗地网,网罗住了一切的人、事、物,任谁都逃离不出。

一道沉郁的黑影落在檐廊前的灯光下,是青白色地上的一道丑陋疤痕。

秃顶老者心下一惊,又叹一口气,为着两个贸然闯进的年轻人担忧。他想,这趟浑水自己已经深陷,可不想再拖入两个无辜的年轻人。

他不动声色,回身对处在悲痛中的俩人说:“你们何时下山?你们还是早早下山吧?这里毕竟不是你们盘恒久留之地。”

莫不语有些气恼了,香度先生才刚离世,这人便要送客,欲待要接话,却被柏画天抢了先:“你瞧那一场暴雨,山路本就无人修缮,这会儿定是到处山体滑坡、泥石乱流,除非我们能飞下山去。你是担心我们负累你么?”

“那倒不是。”秃顶老者欲言又止。

“那你担心我们挤占你的生存物资么?放心,我们只喝水,等救援人员到来就可。还有香度先生,你待他如何?”

秃顶老者被俩人一顿抢白,早没了争辩的心,答道:“香度先生早有遗愿,他要求仙逝后葬入大海。”

柏画天与莫不语都静默了下来。

人世间都静默了下来。

过了若干久,屋外终于风停雨住。

秃顶老者给香度净了身,换上了一套月白色的丝质唐装。

老人的身体逐渐冰凉,却舒展开来,摆脱了佝偻皱缩的老态,好似又回到了倜傥玉面少年的好时候。

柏画天与莫不语忍着心伤,帮着秃顶老者将香度收殓入棺。

那是一口百年柏木棺材,外面刷了厚厚的防腐漆。棺口处用密封胶层层封住,不要说水,就是空气,也无法透空而入。

老者又开来一辆老卡车,将香度的棺木运上车。朝东开了五分钟就到了海边。

暴风雨中的海看起来那么远,原来安静的海竟是如此的近,而且竟是如此的静美。

没有没有悼词,没有花圈,没有香烛,没有嚎啕哀哭的孝子贤孙,没有任何怀念仪式,香度就这样安静地离世了。

他栖息的棺木被缓缓地从一处缓坡推入海水。

几个时辰之前还狂暴燥怒的海面,这会儿温顺安静得如母亲的面容。它扑腾起微微的几串浪花,绕着棺木漾起几圈涟漪,就静静地接纳了香度。

香度的人生也热闹纷繁过,不过最终还是寂静的。他在海水的抚慰中静静地朝着不可知的远方漂流而去。回归生命之源,这未尝不是他最好的归宿。

大洋彼岸,谁的等待荒芜了一座城池?也许香度的魂魄流流离离兜兜转转,终有一天抵达了彼岸,也未可知。等到那一日,枯木逢春,一城秋水再芳菲,也不是没有可能。

莫不语抬头一瞧,远远海天一线间,鱼肚白的裂隙里,衍射出耀眼万丈光芒。那是探头探脑的朝阳,那是遥远神秘的东方,那是亲若切肤的故国家园,那是香婆婆巍然等待的爱情腹地,那是香度奔向的最终归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