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千夜朔的秘密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2930 2013-01-19 12:39:17

  黑漆漆的夜晚诡秘的让人胆颤,死寂的帷幕下是活人的世界,干枯的树枝上萧瑟的站立着几只等待美食的老鸦,树下闪过几个急促的人影似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他们身上都背负着属于自己的任务,杀不掉就被杀,剑的出鞘需要代价。乌鸦凄凉的叫声震慑着人心,摇晃的树枝上飘零下的落叶慢慢掉落在地上。

窗柩前的千夜朔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今晚有人要来,他必须好好招待。早在新王登基时的占卜,他不是看不出强行改动过星运轨迹,再怎么掩饰也挡不住的痕迹,可是赫连玄原本的星运轨迹应该是怎样的呢,为什么要改动?历代的王也没有完美的星运轨迹,没有任何人可以是完美的,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而且又是怎样的人有那样强大到恐怖的能力可以强行改变自然的命运,这样的能力不该存在,太过强大的能力不能好好的应用只会造成全人类的覆灭。登基大典之前,他曾经偷偷的占卜过赫连玄的星运轨迹,那种感觉就像是坠入茫茫的雾气中,迷茫的找不出方向,甚至产生一种依赖的温暖感再也不想出来。如若不是自己的能力比较强悍在占卜之前将自己的法器——星魂提前安置好,自己恐怕早已回不来了。千夜朔细细的品味着手中的酒,猩红的酒汁里映出自己的摸样,就像是自己全身浴血,“看来今夜不会太平啊,只是现在我还不能死啊。”一仰而尽,千夜朔放下酒杯,仔细地打量身边的每一样物件,虽然自己一直维持着年轻的容颜但是就像梨汐说过的,自己的年纪也不再是可以继续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需要新的继承者来代替自己。至于迦奈,从来不曾放弃,不是他没有自己的天赋而是已经被自己封印。犹记得当时占卜的感觉,全身置身于黑暗中,那种冰冷的恐惧感萦绕着自己,全身就像遍布虫蚁的噬咬,一点一点的撕咬着全身的灵力而自己就像是放在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那种感觉的天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千夜朔淡然的看着窗外,还不能消失,因为还有迦奈等着自己。

屋子里的蜡烛倏忽暗了下去,原本燃过的线条飘出丝丝渺渺的细烟,窗前的轻风缓缓地划过带来陌生的气息。窗前的梨花树开出的莹白花瓣丝丝缕缕的往下落,没有月光的晚上硬是让一树梨花耀出几分清明。千夜朔飘逸的身影乍现树下,手指捻住飘落的花瓣,身边无声无息的出现几个鬼魅一样的身形,墨黑的的身影笼罩一层黑色的雾气,柔软的黑雾慢慢萦绕弥漫开来。千夜朔看着周身弥漫的雾气中刹然出现几把利剑直冲自己刺过来,“灵柩,缚”千夜朔双手交叠做出咒术手势,身上的衣服上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咒术印记,黑雾中的剑被淡金色的光芒环绕。黑衣人交换一下眼神,黑雾开始慢慢地越积越多围绕着千夜朔,突然一只手扼住他的脖子,衣服上淡金色的灵力冲出直接击中,然而雾气凝聚而成的双手开始一点点复原,再一次向着千夜朔袭来,与此同时原本不动的黑衣人也开始出击,身上的雾气凝聚成各种利刃的摸样,向着千夜朔而来,无论怎样都不会毁掉的雾气。被利刃划破衣角,千夜朔小心的避开萦绕的雾气,无论怎样碰到都会瞬间变成利刃,而且雾气的范围正在一点点缩小,等于把他往死里逼,这样的咒术只怕施术人的代价也不会小。“言灵,生魂体,梨落百里。”霎时耀眼的白色花瓣轻柔的从天而降,旋转的渗入黑色雾气里,黑白交错中,柔白的梨花清浅的割进去,光芒可以消散所有的黑暗。被梨花花瓣保护着的千夜朔,柔白的光芒笼罩下全身的黑色雾气消逝,梨花花瓣拢成人形,玖冽漂亮的脸上映出一支梨花的形迹,“朔,你没事吧?”虽然担忧,但是却不会逾矩。

黑衣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有再多的行动,迅速的消失于黑雾当中,已经成功的任务就不需要再停留。等待着的男人脸上映出灿烂的笑容,“原来如此,千夜朔,你拥有的生魂体。黑漆漆的夜晚诡秘的让人胆颤,死寂的帷幕下是活人的世界,干枯的树枝上萧瑟的站立着几只等待美食的老鸦,树下闪过几个急促的人影似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他们身上都背负着属于自己的任务,杀不掉就被杀,剑的出鞘需要代价。乌鸦凄凉的叫声震慑着人心,摇晃的树枝上飘零下的落叶慢慢掉落在地上。

窗柩前的千夜朔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今晚有人要来,他必须好好招待。早在新王登基时的占卜,他不是看不出强行改动过星运轨迹,再怎么掩饰也挡不住的痕迹,可是赫连玄原本的星运轨迹应该是怎样的呢,为什么要改动?历代的王也没有完美的星运轨迹,没有任何人可以是完美的,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而且又是怎样的人有那样强大到恐怖的能力可以强行改变自然的命运,这样的能力不该存在,太过强大的能力不能好好的应用只会造成全人类的覆灭。登基大典之前,他曾经偷偷的占卜过赫连玄的星运轨迹,那种感觉就像是坠入茫茫的雾气中,迷茫的找不出方向,甚至产生一种依赖的温暖感再也不想出来。如若不是自己的能力比较强悍在占卜之前将自己的法器——星魂提前安置好,自己恐怕早已回不来了。千夜朔细细的品味着手中的酒,猩红的酒汁里映出自己的摸样,就像是自己全身浴血,“看来今夜不会太平啊,只是现在我还不能死啊。”一仰而尽,千夜朔放下酒杯,仔细地打量身边的每一样物件,虽然自己一直维持着年轻的容颜但是就像梨汐说过的,自己的年纪也不再是可以继续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需要新的继承者来代替自己。至于迦奈,从来不曾放弃,不是他没有自己的天赋而是已经被自己封印。犹记得当时占卜的感觉,全身置身于黑暗中,那种冰冷的恐惧感萦绕着自己,全身就像遍布虫蚁的噬咬,一点一点的撕咬着全身的灵力而自己就像是放在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那种感觉的天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千夜朔淡然的看着窗外,还不能消失,因为还有迦奈等着自己。

屋子里的蜡烛倏忽暗了下去,原本燃过的线条飘出丝丝渺渺的细烟,窗前的轻风缓缓地划过带来陌生的气息。窗前的梨花树开出的莹白花瓣丝丝缕缕的往下落,没有月光的晚上硬是让一树梨花耀出几分清明。千夜朔飘逸的身影乍现树下,手指捻住飘落的花瓣,身边无声无息的出现几个鬼魅一样的身形,墨黑的的身影笼罩一层黑色的雾气,柔软的黑雾慢慢萦绕弥漫开来。千夜朔看着周身弥漫的雾气中刹然出现几把利剑直冲自己刺过来,“灵柩,缚”千夜朔双手交叠做出咒术手势,身上的衣服上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咒术印记,黑雾中的剑被淡金色的光芒环绕。黑衣人交换一下眼神,黑雾开始慢慢地越积越多围绕着千夜朔,突然一只手扼住他的脖子,衣服上淡金色的灵力突然冲出直接击中,然而雾气凝聚而成的双手开始一点点复原,再一次向着千夜朔袭来,与此同时原本不动的黑衣人也开始出击,身上的雾气凝聚成各种利刃的摸样,向着千夜朔而来,无论怎样都不会毁掉的雾气。被利刃划破衣角,千夜朔小心的避开萦绕的雾气,无论怎样碰到都会瞬间变成利刃,而且雾气的范围正在一点点缩小,等于把他往死里逼,这样的咒术只怕施术人的代价也不会小。“言灵,生魂体,梨落百里。”霎时耀眼的白色花瓣轻柔的从天而降,旋转的渗入黑色雾气里,黑白交错中,柔白的梨花清浅的割进去,光芒可以消散所有的黑暗。被梨花花瓣保护着的千夜朔,柔白的光芒笼罩下全身的黑色雾气消逝,梨花花瓣拢成人形,玖冽漂亮的脸上映出一支梨花的形迹,“朔,你没事吧?”虽然担忧,但是却不会逾矩。

黑衣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有再多的行动,迅速的消失于黑雾当中,已经成功的任务就不需要再停留。等待着的男人脸上映出灿烂的笑容,“原来如此,千夜朔,你拥有的生魂体。这样的你,对我们而言威胁太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