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先帝的遗物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829 2013-01-19 12:39:17

  迦奈在进入千夜朔房间时就一直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在宗族里自己一直都受着爷爷的保护才能够活到现在,若非爷爷现在自己在哪里是什么样子恐怕都难以料到,就像那天晚上一样想杀自己的人一直都存在着。可是直到现在为止自己大概已经等过三四个时辰,爷爷还没有出现,他不是一个不守时间的人,那么爷爷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迦奈低垂的眸子瞥了一眼纱窗,窗外一片葱郁的竹子在风的吹拂下轻轻晃动,细细的阳光照耀到叶子上甚至带来一种刺眼的错觉。迦奈微微眯眼,狭长的睫毛轻轻的在漂亮的眸子上跳动几下然后稳稳地盖上,我什么都不会看到。

纱窗外面的千夜朔仰头看向太阳笑起来,这个孩子。从迦奈走进屋子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各个方向看着,想要知道迦奈是不是值得自己将一切都交给他,既然现在再掩饰下去也是毫无意义,那么自己就将一切都告诉他,虽然他从来都知道迦奈是怎样的一个孩子,但是必要的试探还是不可避免的,眼底的笑意深深浅浅的跳动着,微笑的嘴角随着太阳一起绽放。听着房门被推开的声音,迦奈恭敬地向着千夜朔行礼:“千夜迦奈向爷爷问安,不知道爷爷召迦奈前来所为何事?”抬头看着自己的爷爷,迦奈禁不住想要感叹,明媚脸上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浑身萦绕着温润如玉的气质,每次叫爷爷心里都会有一阵的抽搐啊。似乎看出迦奈的纠结,千夜朔手指小小的敲了一下他的头,“专心一点,今天我想带你去看一点东西。”迦奈微笑着摸摸自己的头,其实是喜欢这样的,因为总觉得这是爷爷的爱。迦奈看着爷爷弯曲的手指凭空画出一个图形,原本明亮的四周瞬间变得黑漆漆的,迦奈感觉到爷爷就在身边刚刚突然紧张的情绪慢慢消散。千夜朔的手指上突然跳动出纤弱的火苗,他手指向前慢慢一弹,不堪一击的火苗浮动在他们的前方照映着四周的摸样。他们的前面是一滩水湾看似死水没有流动,水中同时矗立出几块石板,千夜朔轻声说:“迦奈你先走过去。”千夜迦奈听闻没有任何犹豫的踩在水中,这时的他才惊讶地发现水面是根本踩不下去的,不是因为那不是水,那恰恰是真正的水而且是真正的活水。急促流动的活水因为达到一定的速度而完全看不出流动甚至可以接得下他的体重,迦奈站在水面的上完全不需要再动,流动的水流一瞬间便被送到了对岸,虽然心中十分震撼,迦奈依旧小心的隐藏下所有的情绪,看着对岸的爷爷。千夜朔点头笑着,他看中的人果然不会错,很多人都会因为看到水中的石板而自然而然的觉得就是踩着石板过去,其实不然只要一踏上石板水中潜藏的那些东西就还在一瞬间吞噬掉过水的人,不是自己真的舍得迦奈冒这个风险,但是如果千夜宗家未来的继承人连这个都不能度过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任何的价值,即使自己可以救他也完全没有那个必要。千夜朔稳稳地踏在水面上,顺着水流到达岸边。

迦奈在踏上水面前就知道,既然自己的爷爷能把这个地方藏得如此隐秘靠幻化来保护着这个地方,那么就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那样明显的指引着前方的路,思量再三的他选择了站在水面上,但是他心中悚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没有选择准确那么命运将会是怎样的?里面的机关很多稍不留意便会丧命,迦奈在心里记下所有的机关以及避开的方法,弯弯曲曲的通道里面似乎走不到尽头,迦奈只能小心的跟在千夜朔的身后。忽然千夜朔停住脚步,迦奈静静的看着前方,硕大完整的石壁上嵌着一块扇形的玉圭,上面繁复的花纹似乎是因为某种结界的缘故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千夜朔看着开始慢慢移动的迦奈,伸手拽住了他,“这不是你能靠近的,现在就让我以宗长的身份告诉你关于六大家族的秘密,”一改温柔的样子千夜朔严肃的说着“这玉圭是先帝赐给六大家族的,只有宗长才会知道的秘密,玉圭分裂成六块,作为各大家族的最高机密存在着。现在我会解除对你的封印,同时对你安排任务,一定要得到其他五块玉圭,知道吗?”千夜朔的食指开始滴血在气流中汇聚成一圈盘旋的浮动在迦奈的头顶,“血继,封碎。”血色的光芒笼罩的瞬间迦奈浑身像要被撕裂开一样,剧痛的侵袭下他扑倒在地,恍惚间似乎有一个人影在不远的过道中,支撑着身子想要告诉千夜朔然而眼皮却越发的沉重,慢慢倒地。

千夜朔叹息的看着已经昏厥的迦奈,这样的年纪还是一个孩子却只能承担起与自己不同的命运,今天先带他出去,等他恢复以后就告诉他全部。远处千夜朔抱着加奈的身影慢慢消失,过道中的人小心的靠近玉圭,拿起来包裹好,既然是先帝留下的东西,那必定不会是无用的。遮挡在黑色斗篷下的脸邪魅的一笑,悄然离开。千夜朔抱着迦奈慢慢从墙角处出现,微笑的看着已经带这玉圭离开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