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樱姬砂妖莲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512 2013-01-19 12:39:17

  黑色的雾气慢慢侵入到孩子一样的身体中,浑身被轻缈的雾气缭绕着。漆黑的暗夜里,突兀的声音响彻大殿,“你这样的行动会不会打草惊蛇?”苍桑的声音飘荡在大殿的上空,如同是暗夜存活的鬼魅,突兀而凄凉。看着身上的黑雾慢慢融入到伤口中,撕裂的伤口开始一点点的愈合,“他的命必须握在我的手里,”还在犹豫想说些什么的孩子突然开口,“你快离开,他来了。”顿时,空荡荡的大殿上恢复寂静,只有黑雾缭绕在身上还有伤口愈合时的微略声音。

“妖莲,你怎么了?”赫连玄的眸色暗了暗,果然是那样吗?妖莲黑色的瞳孔看向赫连玄,“每天总有几个不怕死的会出现的,你也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或者说变态,他们不会放任不管的。”弥漫着黑色雾气的妖莲睁着茫然的黑色眸子直直的看着赫连玄,面无表情的说,“这些事情我经常遇到的,不是吗?”赫连玄抬手捏住妖莲的下巴,靠近他小小的脸,仔细的看着他的眉眼、鼻子、嘴唇,纤长的手指慢慢划过妖莲的脸,虽然还略显稚气但是已经不难看出以后的倾城颜色。看得出赫连玄已然走神的眼睛,妖莲张口咬住了赫连玄依旧放在他脸上的手,腥热的血慢慢溢在口中,赫连玄终于意识到的眼神慢慢聚焦到妖莲滴血的嘴角,无所谓的看着妖莲随他继续咬。妖莲松开抿下口中的血,继而飘渺的眼神游移到赫连玄滴血的手指上,已经开始“兹兹”的冒着黑烟,咬开的皮肉就像是挣扎着要凝合到一起。“你就是个怪物。”轻飘飘的话语从妖莲的嘴中吐出,身上的黑雾托起他小小的身子慢慢移动着。“针对这个方面,你有权利说我吗?其实,我觉得还是白色的你比较好看。”赫连玄邪魅的挑着眉毛眯起来的眼睛细细地观察着妖莲的表情。原先的妖莲本是双生,只是同时出生的他们差异却极大,黑雾萦绕的哥哥出生之际灵力就成为了樱姬砂一族的最强者,所有人都在为这个难得一见的孩子而欢呼,忽视了另外一个原本同时出生然而各个方面都没有突出表现的孩子。两个一样的孩子,命运却不相同,樱姬砂香木高兴地抱着哥哥站在族里的神祗高坛上对着全族宣布,将樱姬砂一族的原始祖的名字妖莲赐给新生儿。原本双生的孩子却是完全不同的命运,兴奋的父亲忽视了另外一个他的亲生儿子,没有赐名没有焚香祈祷而来的赐予新生,就像是与他完全无关一样。在他们出生之前,樱姬砂香木曾经找过千夜朔希望他能够为自己的孩子占卜,那时候千夜朔曾经告诉他有一个孩子如果可以好好把握将会超越他们全族,成为他们未来最强悍的所在。太过于兴奋地樱姬砂香木没有意识到千夜朔犹疑的脸色以及最后的话:“但是这就相当于一道劫,属于你们全族。”刚出生的孩子,一个浑身萦绕着黑色雾气,一个浑身缠绕着白色缎带,樱姬砂香木探测的灵力深入到他们的体内,灵力值反应结果果然如千夜朔所言,黑色雾气萦绕的孩子体内已经拥有极其强大的灵力。后来新生儿的典礼完成之后,香木才看到了另一个孩子,孤独的呆在床上,睁着白茫茫的眸子对他灿然一笑,香木轻轻的抱起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歉意的说,“以后你也叫妖莲吧。”即使是双生的孩子也有着不一样的命运。

妖莲黑漆漆的眸子望向赫连玄,“玄阳,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小小的身子移动到门口看着外面蔓延的夜色,泼墨的渲染着属于黑暗的世界。或许自己真的是多余的吧,在那个家里没有人真正爱着自己,所有人都围着哥哥转,知道哥哥死了,他们将所有对哥哥的爱转化成对自己得恨,没有爱就没有牵挂。自己被剥夺了樱姬砂这个姓氏并不在乎,只是那个即使在最后都在照顾着自己的哥哥是否自己还恨着呢?看着那个站在门口的被落寞与孤独环绕的孩子,赫连玄心头一震,或许他们是一样的人,但如果不是他也宁可毁掉,所以,樱姬砂妖莲你最好不要背叛我,我会假装不知道你已经去过千夜朔那里,假装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盯住千夜朔,假装不知道刚刚离开的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