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下一步的行动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676 2013-01-19 12:39:17

  看着樱姬砂家族公布的画像,上面的梨汐与真人无异,迦奈笑的意义深远,千夜分家对于大的家族没有更多的人认识,对于底下的人而言也没有更多的机会认识,这样的告示只怕没有很大的用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防备一下的好,迦奈的手指轻轻弯曲,所有的告示上的图像都稍微的改动了一点。幽绿色的眸子忽闪的动着,似乎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我们的人就算看到也要学会保留。

刚刚回到房间迦奈就被一股风差点撂倒,鲁莽冲过来的尹牧宸歉意的冲着迦奈笑,“你的牙齿上是什么?”迦奈一脸嫌弃的瞅着,“下次出门前好好注意一下,这不是诋毁我们千夜家族的形象吗?”被说得一愣的牧宸赶紧端起杯子漱口:“什么什么啊,你看错了,”紧张兮兮的瞧了四周一眼,“真的有吗?现在呢,没有了吧?”张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却看到迦奈只是一脸茫然地瞧着杯子,“怎么了啊?”迦奈颤抖的指着杯子,凌乱的眼神看着牧宸里面透露着深深的嫌恶,就像自己是携带某种不能见人的病毒一样,“你刚刚用我的杯子漱口?”迦奈颤抖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牧宸好死不死的冲他笑着,“对啊,我一直用的都是你的杯子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每次我给你倒水都怕温度不好,所以都是我给你试的温度,你懂吗?我是怎样试的?”无辜的眼神萌动的看着已经僵硬的迦奈,心里无比的激动这算是终于赢回一把了,这个有洁癖的家伙就是要憋到他内伤。迦奈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一直眨巴着眼睛卖萌的家伙,心里一阵哀嚎,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无辜年幼的自己啊,自己还小这种行为完全是辣手摧花。憋屈的看着自己的杯子,最终像是痛下决心的样子看向尹牧宸,“这个杯子是很好的,就送给你吧,你若不要就丢了吧。”尹牧宸无奈的瞧着杯子,话说自己哪里不干净啊,这样遭人嫌弃,还要连累一个无辜的杯子。“关于北冥家族的事情已经调查过了,新即位的北冥傲天一直想要完全的占据主位,因为北冥宗家中很多人都希望再彻查当年宗长全家的灭门惨案,这也就促使北冥傲天会进一步采取行动,他不会让影野呆太长的时间。影野的事情一定会被查出来的,我们应该怎样应付呢?”尹牧宸脸色凝重的看着迦奈,“你也知道影野他并不喜欢再提及关于北冥家族的事情,但是内心深处的仇恨该是怎样也抹不去的吧,他会不会做出什么?”迦奈的手指敲打着杯子的杯沿,对于北冥影野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么就让他去面对吧。”似乎是心里在压抑着什么,迦奈呼出一口气,舒缓着自己的呼吸频率,手不由自主的触碰到身上的香囊,里面承载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命运。“今天晚上,我们分开行动,你和影野去北冥家,梨汐、幻柏以及我继续去樱姬砂家族寻找玉圭的下落,这一次我们必须小心,算了,你还是和梨汐一起都去北冥家吧,因为梨汐在那里的记忆已经被水幻柏复制在自己的脑海里,而且梨汐被抓过一次,那里一定对她的信息作出反应。”迦奈心事重重的脸映在尹牧宸的眼里,他突然跪在迦奈的面前:“少主,我们会永远追随你,你就是我们唯一的主人。”迦奈脸色一滞,突然看向牧宸,脸上的表情复杂的难以言表,虽然听到这一句话他的心里忽然就顿底了,但是为什么他会懂?没有再言语的迦奈挥挥手。

因为六大宗家为了镇守蒙裘,分别占据国疆的一部分,其中只有千夜家族以及樱姬砂家族的宗家位于京都,其他家族却要连天赶过去。在去之前,迦奈召唤水幻柏将另外的一些事情叮嘱于她,每个家族都是实力相仿的,分别拥有自己的结界,如果是外人就会全部做出最基本的反应,那么他们就会必死无疑。而且初步进入北冥,影野的能力未必不会被发现,毕竟是曾经的一家,这就是分家与宗家的斗争,绝对不会给另外一方任何复活的机会。所以,千夜梨汐和自己迟早也是要面对面的,即使现在她还臣服着,但是她的眼神里从来不曾放弃过的执念一直在闪烁,那是充满沸腾的欲望混合着仇恨诞生的眼神,明明就恨不得杀掉自己却又不得不继续唯唯诺诺,这样的态度这样的生活只会进一步激发心中的仇恨。

靠着风力前往遥远的北冥家族的影野、梨汐以及牧宸一直都不曾歇息,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必须完成任务的理由,狂暴的风掀起漫天的沙尘,路过的村落小镇的人都为这突然出现的沙尘暴而惊讶,没人会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