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注定不会安宁的夜晚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808 2013-01-19 12:39:17

  刚刚步入大殿的千夜朔就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不寻常的气息,赫连玄慵懒的表情中透着几分的耐人寻味总让他觉得里面带着讥讽,更令他感觉忐忑的是看到前面转过身来的人——樱姬砂香木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里面有太多他读不懂的意味。赫连玄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二人之间翻滚的暗涌,这其中有多少层的意思或多或少他也懂得,在沉寂了一会儿淡淡的开口:“既然来了,我们就不耽搁时间了,说正事吧,”略一停顿凝眸看着思量着的二人,“今天樱姬砂香木来秉,说是先帝赐予的圣物被贼人偷取因此特意过来请罪,而且他也特意请求希望能够帮助找回,为了保持对先帝的尊重这件事情我并不想过多的参与,所以这件事情就由你们二人共同商讨,我希望你们可以找回丢失的东西。”“王上,因为先帝赐予的东西是被分开的,所以我想彼此应该是具有一点吸引力的,不知道千夜大人是否愿意拿出来共同寻找丢失的。”樱姬砂香木笑眯眯的看着千夜朔,弯起的唇角无比认真的商量着,赫连玄幽魅的眼眸扫过他们的脸,“千夜朔可以吗?”

千夜朔镇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错乱:“王上,那件东西是先帝留给六大家族宗长的,只怕就这样随随便便拿出来未免小儿科了,王上您都不清楚的东西又怎么能因为樱姬砂大人的一句猜测可能会吸引就拿出来呢?是不是樱姬砂大人太不把先帝的东西放在眼里了呢,现在你的被偷就相当于多了无数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是您太疏于防范还是太不把先帝赐予的东西放在心上?”面对千夜朔的句句指责,樱姬砂香木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温婉的笑着,“千夜大人说的是,但是先帝毕竟是先帝,千夜大人这样口口声声将先帝挂在嘴边,可否有听到王上的话呢?”赫连玄优雅的换一下椅躺着的姿势,继续瞧着两个人的明争暗斗,就是不发一言,这个样子的他多多少少让另外两人心里没底。“当然是以王上为尊,我反而不懂樱姬砂大人说出的话是何意思了?难道对于先帝就不该有最基本的尊重了吗?”赫连玄接过侍者递来的茶杯,邪魅的唇角抿住一点沿口,眼睛却在茶杯的上沿瞄着他们的表情,不放过任何一点的仔细打量着,“好啦,无论怎样你们也都是出于王族的立场,但是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合作将东西找回,为了早日寻回,同样的也是为了宗家的秘密,我让另一位宗家嫡子配合你们。”樱姬砂香木完全没有料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偷偷打量着千夜朔的脸色,拧紧的眉头很显然的也是没有料到这样的状况。“花月家族的少宗家,花月连歌一起来参与这件事情,也希望你们能够和他一起。”旁边走出的少年恭敬地向着樱姬砂香木和千夜朔致礼,“花月连歌见过两位大人,对于樱姬砂大人家中失窃的事情听说是有画像的,不知道可否让我也看一眼。”樱姬砂香木微怔,很快便恢复脸色:“既然王上安排我们一起追查这件事情,我知道的事情自然也要告诉你,只是现在我没有将画像带在身边,可否允许回去以后我将画像带给花月少宗家?”花月连歌没有太多的纠缠,点头示意。赫连玄将茶杯递给候在一旁的侍者,“那就这样,你们都可以回去了,”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重新启口“连歌,你先跟我来一下,其余人先下去吧。”

退出大殿的樱姬砂香木不经意的看向四周,“千夜大人可是对那幅画像有些好奇呢?”貌似不在意的一提,樱姬砂香木翻卷下自己的衣袖,千夜朔的眼睛微微眯起,“既然樱姬砂大人有贼人的画像,又何须这样麻烦的到大殿之上呢?”樱姬砂香木拍打着衣袖的动作骤然止住,“因为我更想知道这个人身后的是谁,若是我自己来解决会不会太强大而我会不行呢?”那个意义深远的眼神就那样飘忽到千夜朔身上,“其实画像我一直带在身上,本来打算在千夜大人到来之后一起和王上分享的,谁知道居然跑出来一个花月连歌?”千夜朔漠然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笑:“王上的一句‘连歌’就可以将他与我们区分出来,再拿什么也弥补不了的差距,是吧?樱姬砂大人。”刻意加重的语气刺进樱姬砂香木的耳朵里,瞬间万变的脸色也在转身的时候恢复自如,“若是千夜大人知道这个人是谁的话,相信就不会如此淡定了,呵呵。”千夜朔静静地站在街道旁边:“樱姬砂大人还记得当年我给你的两个儿子占卜过?”樱姬砂香木早就平静的脸上突然厌恶起来,紧紧抿住的嘴唇没有任何的言语,等待一会樱姬砂香木捏紧的拳头慢慢松开:“给花月连歌的画像我会注意的,但是千夜梨汐最好不要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樱姬砂香木留给千夜朔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便离开,千夜朔慢慢松开握紧的双手,手心里早就沁出一层细润的汗珠,眼神飘渺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包括樱姬砂香木离开的背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