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营救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716 2013-01-19 12:39:17

  樱姬砂的暗格地牢中,梨汐被折磨得面目全非,锋利的琵琶锁定住了身后的锁骨,打烂的衣服早就已经不能再遮挡身体,白皙的皮肤上满是腥红的血液,顺着玲珑的身材滴滴答答的掉落在肮脏的地面上,因为过度的忍耐,牙齿早就撕咬破自己的嘴唇,冰冷的汗水湿透全身,衣服凝结着打烂的血肉混合着汗水,稍微移动一下身子全身都会扯得疼。模模糊糊的透过粘连在眼前湿透的发丝,她看到满屋的刑具,不由得苦笑,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刑罚没有尝试,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扛得住。

“已经那样折磨那个女人了,她还是不肯招吗?她倒也硬气,可惜我们樱姬砂没有一个像千夜家族的水幻柏那样的天赋,否则现在哪里还需要这样麻烦的审问呢。”樱姬砂香木看着妖莲轻飘飘的说着。妖莲茫然的睁着眸子,“那些什么事情全都与我无关,我只管我自己的事情。”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妖莲环抱着身子,倚在墙边白色的眼眸轻飘飘的流转着,没有任何意味。樱姬砂香木似乎感觉到自己并不受这个曾经儿子的欢迎,无奈的摸摸额头,转身向着暗格地牢走去。看着樱姬砂香木离去的背影,妖莲白茫茫的眸子慢慢现出焦距,凌厉的眼色透出极致的寒气,果然还是忍不住想要杀了他,似乎感觉得到香木回身对着妖莲一笑,莹白的瞳孔立即被茫茫的眸子替代,妖莲身上的白色缎带突然展开,瞬间消失了身影。樱姬砂香木微笑的看着妖莲曾经站过的地方,刚刚的眼神他不会看错。

呆在河边看着湍急的流水淙淙流过,迦奈满脑海都是梨汐在暗格中受到的折磨,不是自己太淡定而是被逼无奈如果自己不能够做到那么一切的盘算与计划都是废掉的,只有找到好的时机再重新选择去救她。北冥影野看着一直不说话的盯着水面的迦奈,虽然一直在内心告诫自己这并不是任何人的错,这只是一个意外,可是内心的焦虑已经将所有的理智打乱,他冒出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天真的想法,只要自己去救她就好,与旁人无关。“梨汐的被抓,我想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游移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最终落在了尹牧宸的身上,迦奈绽笑“牧宸,你过来一下。”尹牧宸安静的起身站在迦奈身边,“今晚我们继续搜索,你去营救梨汐,如果营救出现问题,我们会赶过去帮你,但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我们会尽量隐藏,如果不能避免的话,你明白我们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该怎样处理你会明白吧,”迦奈幽静的眼色柔和的像一汪安静的湖水平波无澜,“虽然我们都相信梨汐不会出卖我们,但是难免他们不会出一些别的方法逼迫她。”尹牧宸明白的看着迦奈,“少主,北冥会不会采取什么行动呢?”明白影野的心情尹牧宸却不能对他抱有任何的同情。迦奈没有过多的表示,微笑着将食指竖起举在嘴前。

夜幕降临,黑暗中的行动是最隐秘的也是最危险的,暗格中的梨汐意识朦胧地看着稳稳坐在椅子上浅笑的樱姬砂香木,“你不说会有人替你说的,你认为呢?”另一边的侍卫押着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眼帘,压抑的所有屈辱猛然间冲上心头,泪水朦胧的看着北冥影野挂着微笑的脸,“为什么要来?明明知道......”即使拼命地忍耐,喉咙里哽咽的声音依旧细细碎碎的传出,北冥影野慌张地看着哭泣的梨汐,挣扎着想要靠近千夜梨汐,却被身后的侍卫死死抓住。樱姬砂香木喝着暗卫递过来的茶水,抿过一口,樱姬砂香木放下茶杯理理身上的衣服,“怎么样,你们谁说,来府里的目的,若是一般的毛贼又怎么能安然度过我们樱姬砂的结界,必然也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如果不说,你们将会有一个人眼睁睁地看着另外一个人倒在你的面前。”“无耻,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来逼迫。”啐出一口血水,梨汐愤怒的眼睛瞪着完全享受他们愤怒的樱姬砂香木,“要杀就来,你以为我们都是怕死的吗?”“嗯,果然有胆量,既然你们觉得我无耻,那就无耻给你们看,像你这样漂亮的人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的吧,嗯?”香木探究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指着已经将影野锁住的侍卫,“你来吧。”似笑非笑的眼神中满是讽刺,一个男人要看着自己在乎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受辱,会是怎样的感觉呢?侍卫猥琐的搓搓手看着梨汐,当他走过樱姬砂香木却是突然出手一把晶亮的匕首直直的指着他的咽喉。

“香木大人的警惕性是不是过低了呢,对自己布下的结界太有信心了吗?”语气里的玩味与不屑却挂在一张惊慌失措的脸上,侍卫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惊恐,但是嘴角挂起的嘲笑就像手中的匕首一样刺痛樱姬砂香木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