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吸引死神的东西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767 2013-01-19 12:39:17

  漫天飞舞的花瓣中弥漫着特别的气息,花月连歌看着梨花莹白的花瓣上若隐若现的几个字,温流涌动。记忆中的感觉好像重新回到自己的心中,同样的厮杀后的温暖。

当初作为花月家族的嫡长子,天生的能力让他对任何东西都不屑一顾只想追求最强大的力量,黑暗的亦或者是光明的对自己而言都无所谓也就是在那一次他捕获了天落,传闻中的死神的坐骑。年少的轻狂让他完全的漠视那只难得的墨苍玄鸟,虽然那时自己才七岁但是因为与生俱来的灵力完全不畏惧天落,也就是那次差一点死在天落的手上,也就是那一次见到了水幻柏。小巧的孩子走到阶级完全化的天落身旁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他黑漆漆的羽毛,“乖啦,不要生气,他是没有恶意的哦。”温暖的笑挂在脸上,花月连歌惊悚的看着那个画面,恐怖的天落浑身上下滴滴答答的鲜血掉落在地面上,鼓鼓的眼珠布满血丝,硕大的身躯像小山一样站在小女孩的身边,邪恶至极的獠牙啃噬在小连歌的身体上却慢慢的停住,只因为那个温柔的小女孩。那样污秽的物种却甘愿臣服在小女孩的身旁,乖训的低下丑陋怪异的头享受女孩的抚摸,“为什么你可以呢?”重伤的花月连歌匍匐在地面上不甘心的问着,“我也不知道啊,只是爸爸告诉过我,幻柏是难得一见的净化之体哦,所有的邪恶的污秽的东西都不能伤害到我呢。”纯粹的笑脸上带着温暖的犹如和煦春风的颜色映入自己的眼帘。那一次是她救了自己的命,这一次自己是时候报恩了吧。

樱姬砂香木卷动的衣衫带着飘逸的感觉,因为“二十八正曜”的开启所有镇守方位的人员完全没有办法移动,那这样的千夜朔会不会动手?浅魅的笑挂在脸上带着些许嘲讽,“这些人不能动,”千夜朔冷凝的脸将樱姬砂香木的所有表情映入眼底,“若是这个时候动手,挣脱血契而出的死神我们谁都阻挡不住,那个时候包括我们都会死在这里。”这种想法也可以吗?樱姬砂香木不屑的看着意识渐渐消失的水幻柏,“花月少宗家不是要捕获死神吗?趁着二十八正曜受攻击的瞬间,死神是无暇顾及的,就是要在那个时候动手让他捕获,这不是吗?”千夜朔眼神流转地看着樱姬砂香木丝毫不掩饰的冷冽。迦奈不动声色的听着,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四周的人,梨汐、青岚已经受不住天落的到来,赤炼和玖冽能够感受到极其邪恶的气息维持不住自己的状态似乎时刻都会变回本原状态,至于自己和北冥影野虽然看不出影野的状态,但是自己现在的疲惫是掩饰不住的,可是他们还不能停手。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有人掩藏在黑暗处静静地看着镇守朱雀之位的迦奈,眼神勾转出死亡的气息,没有人会知道的是,死神并非因为天落的到来而悸动却是因为他,天落那样的兽类又怎么能引得起死神的欲念?

“我们还是不要动手了,突然觉得不想要了,死神而已。”花月连歌张狂的声音掩盖在纷纷落落的花瓣下,樱姬砂香木霎时一怔,把他们当玩具吗?说不要就不要了,两个宗家陪着他一个小孩子玩过家家?眼底翻滚的渊涌带着凌厉的杀气,花月连歌的眼神轻轻一瞟:“樱姬砂宗家千万要小心,这里的邪恶之气太重,宗家要抵制的住,实在不行就离开这个地方,如若不然我们也会动用特殊的手段让您冷静下来。”十分自然地说出我们,自动将千夜朔归为自己的一类,樱姬砂香木立刻变了脸色:“自然,只是这群人在这种地方召唤死神只怕另有图谋,是不是应该?”“这是自然,但是我们的身份已经在这里有了权限,这是皇族的事情,自然有这里的司宪管理不是吗?就算司宪不管,还有这里的北冥家族,若是我们非法进入其他领地,恐怕罪责不小吧?”千夜朔眼角含笑看着樱姬砂香木,下意识的又看向花月连歌,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放弃这就在眼前的东西,难道是看穿了吗?可是即使看穿自己也不会觉得他是一个会放弃的人。感觉到千夜朔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花月连歌没有表情的看了一眼便重新回到天落身边,耳语一阵,“你们不走,天落可就要起飞了。”没有犹疑的千夜朔迅速跳上天落的后背,樱姬砂香木不甘愿的看了虚弱的梨汐一眼转身离开。

青岚的目光看向窗外,死神也像突然消失掉所有的力量一样规规矩矩的靠近尹牧宸,咒术开始蔓延。迦奈看着青岚出神的双眼,“即使幻术即将结束也不能放松警惕。”青岚回头调笑,“他们就这样的走了?哈哈。”虽是在笑却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悲戚。迦奈没有再说话,然而刚刚的感觉不会错,死神眺望的绝对不是天落,因为天落降落时死神也只是呆呆的看着没有举动,应该说的是天落背后的躲在阴暗角落的某个东西吧,他才是吸引死神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