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过去的故事(四)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2437 2013-01-19 12:39:17

  “还有三天了。”凤君琦醉醺醺的双眼透不出的哀伤浅浅流荡在眸子里,裘白的狐皮落在一旁,妖娆的红色衣衫包裹不住曼妙的身材,眼迹的朱砂闪耀着别样的妩媚,温柔的坐在凤君琦的身边,将裘白的狐皮披在他的身上绒绒的白色狐毛暖暖的覆盖着。凤君琦只是轻声的呢喃着哥舒陌染的名字并不理会朱砂,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尖锐的刺破皮肤渗出丝丝血迹,让凤君琦的脸透着说不出的梦幻感觉。带着迷恋的感觉朱砂伸出的舌尖慢慢靠近凤君琦的脸,倏忽一阵风带过眼前人影一晃凤君琦已经站立在她的身后,“我根本不认识你,还有不要再纠缠我,试图接近我的人都不是好人。”

决绝背影刺伤朱砂的眼睛,但是那微笑的唇角中却带着一丝丝的欣慰。那年父亲带回他所谓的最爱的人,那个漂亮的女人曾经让她痛恨过,好多次她都试图杀了那个女人。直到那一次自己将那个女人骗到悬崖,却中了他人的埋伏早就知道父亲身为魔君有着无数的仇人却不知那次偏生遇到,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普通的女人护住了她用自己的命救了她,掉下悬崖时那女人的身体死死的抱住她,“朱砂,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今天把我叫出来为的是什么,我不怕死因为我不爱你的父亲,我有自己的家有着自己最爱的男人有着自己的儿子,我只是希望你能将这个交给他。”晶亮的闪钻在阳光下异常的耀眼,朱砂小小的脸埋在女人的怀中眼泪直流,手中紧紧捏住的是她给的项链,双手颤抖的握不住匕首鲜红的血液滴在她的身上,“朱砂,我不怪你。”似乎感觉得到朱砂颤抖的身子,女人忍着腹部流血的痛苦温柔地抱住朱砂刀背的身子阻挡了下面流窜的风。等到醒来的时候,朱砂已经在魔宫,父亲悲戚的看着她,“朱砂,你醒过来了吗?”那个时候她才知道父亲和母亲的婚姻是被安排的,父亲爱的人是无意中救起的那个女人,只是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小孩子等到再相遇却是物是人非,看着手中的项链朱砂知道她该去找那个男孩子。第一次见到时,年纪尚小的朱砂裹着一身白色狐皮静静地站立在凤君琦的面前,年幼的男孩狠狠的跌倒在雪地里却没有任何的表情,缓过一阵慢慢爬起来抚着自己擦伤的膝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包裹在狐皮中的女孩,就那样淡淡的等待着,朱砂从狐皮中伸出手捏着的项链在阳光下晃碎了男孩的心,再也没有任何顾忌跌跌撞撞的冲过去。“你是谁?”朱砂小小的嘴唇轻轻的张开。“凤君琦。”拿着项链的男孩子眼里隐藏着的东西在那一刻全部释放了。“哦?我的父亲也没有了,他试图用自己的修业力量来救活你的母亲,可是我不允许。我恨他也恨她,我的母亲一生悲哀同样没有人谅解,他们又凭什么幸福?但是我却知道你母亲的善良我父亲的痛苦。”小小的手中漾出一颗莹润的珠子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我在他启用咒术的时候破坏了印刻,带走了属于他的珠子,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样会害死他,不懂得他为什么要拼尽一切救活她。父亲没有怨我,他转身的时候是解脱的眼神,这些我都知道。”朱砂面无表情的诉说着,空寂的眸子没有活气,“这些我全部都给你。”朱砂反动的手臂将珠子不经意间推入了凤君琦的身体中,“记住这里面有着曾经魔君一生的修业,有着无数人企图拿到它。若是你有那个命便抵得住这个的侵蚀,一切听天由命吧。记住你有着稀世的东西,所有企图接近你的人都是有所目的的,因为不一定他们找不到,我只是希望再一次我们相遇时你是我们的魔君。”

朱砂慢慢走在街道上,身后拖动的裘白狐皮在莹白的雪地上拉出痕迹,悄寂的大街上男孩痛苦的嚎叫撕破静寂的街道,雪花粘在身上很快便湿润的透过衣服。朱砂没有回头慢慢地走着,耳边听得到男孩的声音,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仰望着苍白的天空,手中的结印已然形成,随手向后一抛便覆盖在男孩的身上。“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了。”淡淡的声音从口中吐出,没有停留的继续向前走去。

凤君琦流荡在街道上,不经意的却走到哥舒宗府前,寂寞的看着曾经敲过无数次的门,好半天就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手中的咒印结成,凤君琦已经出现在哥舒大院之中,一切只有当面才说的清。摸着道路走到哥舒陌染的房前,迟疑的听到里面有着哥舒倾的声音,“陌染,还有三天便是大婚,爹爹一直在忙只有现在抽时间过来找你谈谈。虽然你说,凤君琦的体内有着一种别人察觉不到的力量,可是你已经陪在他的身边够久了,不也是不敢确定的吗?曾经我相信你那别人难以匹敌的第七感,可是现在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是吗?现在你才又要说什么要继续探清他的被影藏的力量,岂不是理由?”“父亲,他的体内真的有着那股力量,虽然我还摸不清,但是相信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知道。”哥舒陌染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沙哑。凤君琦愣怔的呆在门口,当初他们第一次相遇,冰天雪地中所有的路人都在各自匆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理会雪地中嘶哑着嗓子抽搐的男孩,年幼的哥舒陌染呆呆的看着那个已经虚脱的男孩。似乎没有犹豫的跑过去托起那个男孩,这样的孩子却没有人救吗?拖着男孩,哥舒陌染愤怒的看着匆匆而过的人群,费劲的带到家中才发现原来别人的眼睛中看不到那个昏厥的男孩,解释不清的陌染拉过身边丫鬟的手触摸着男孩的身体却是生生的穿过。那一次陌染小小的心中满是慌乱只希望自己的父亲可以救他,但是哥舒倾却也感觉不到,但是那时候的他便知道女儿的感觉不会错,那个男孩的身上应该有着一种力量,费尽心思的嘱咐女儿好好照顾着那个男孩暗地里却是希望女儿摸清他的力量。

凤君琦颤抖的听着,脑子里“嗡嗡”的乱响着,曾经在第一次醒过来见到的女孩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现在全部都是欺骗吗?“陌染,你这个样子只会让我觉得你是真的爱他。”哥舒倾冷凝的眸子里满是杀意,哥舒陌染就像没有看到一样拿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一口,“父亲说什么呢?他若是没有价值,我也懒得耗费时间呢,不如就嫁给凤霄享受着荣华富贵,将来会继承宗族的嫡子总比没有娘的庶子要好很多,更何况这可是给我们的家族复兴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哥舒倾满意的看着女儿精透的分析。门外的凤君琦颤抖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下去,可是为什么这一切要这样直接的摆到他的面前呢?哥舒家族的屋檐上,用裘白的狐皮包裹着的朱砂妖艳的眸子带着看不透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