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被监视的人群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773 2013-01-19 12:39:17

  幽静的房间内水幻柏将剩下的食物小心的包裹好,挨着青岚他们坐下休息,梨汐看似闭起的眼皮却在轻微的跳动。迦奈眼神飘渺的不知道看向哪个方向,媵蛇靠在他的身边端倪着迦奈,“喂喂,小迦奈,不要背叛我啊,干嘛要跟一条蛇呆在一起啊。”尹牧宸吵嚷着在迦奈的另一边紧挨着坐下,“今天的那个昔拉是属于你的生魂体吗?”迦奈脸色低沉的看着地面:“可以说是,但是我没有能力捕获他那样强悍的生魂体,毕竟像他那样也不需要依附什么人。”“那你们怎么会?”媵蛇好奇的探过头去盯着迦奈的脸,“是他来找的我,那个时候的我只有他而已。”迦奈把头深埋在怀中看不到表情,媵蛇和尹牧宸似乎感觉得到迦奈身上的压抑都很自觉地没有再过多的说话。静悄悄的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其他声音,梨汐睁开的双眼悄然闭上。

小孩子静静地站在男人的面前身上缠绕的黑色雾气或消或聚的没有具体形状的萦绕,座位上的男人邪魅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白皙修长曾经沾染的却是自己父亲和弟弟的鲜血,“妖莲,他们进入了七角玲珑塔吗?”樱姬砂妖莲小小的身子慢慢移动着,“嗯,在那之前千夜朔、樱姬砂香木和花月连歌都有去过的,而且当时隐蔽的我很明显的感觉到还有别人的存在但是感觉过于陌生,我吃不准会是谁。”萦绕的黑色雾气慢慢升腾将他托举起来与赫连玄平视,“连歌那家伙总是忍不住去招惹那样的东西,”赫连玄妖冶的唇角划起完美的弧度,“看来是教训不够啊,想当初我还是皇子的时候送他的礼物都已经送到他的眼前了都差点被整死,若不是有人相助只怕那个时候就死了吧。”樱姬砂妖莲朦胧的小脸抬起,“未必吧,那个时候年纪虽然还小的花月连歌却是宗族里难得的天才,他只是不想用出所有的能力来对付一个畜生而已。”赫连玄的眼睛飘向窗外的看着刀削一般的月亮散发出细腻莹润的银光,流银的表面划过一道黑色影子,“天落来了。”冲破的玻璃碎裂一地,天落叼啄着自己身上的细密的黑色羽毛依靠在赫连玄的身边,手指摩挲着天落的羽毛,赫连玄温柔的看着他所谓的送给花月连歌的礼物,“当初他若是无法制服天落那么就也是没用,还不如喂养了天落呢。”天落的小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着说不出的诡异。赫连玄的手指微微转动妖镜晃现,镜面之中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纯净的六翼翅膀延展开来带着无尽的光辉,原本随意的表情立即被严肃取代,妖莲看到赫连玄变幻莫测的脸一直以来都没有见过的脸色。“看到什么东西了吗?”妖莲费解的看着赫连玄眼前转动的妖镜,里面显影的是类似于蝴蝶形状的一个男人看不清具体的样貌,妖莲诧异着赫连玄的表情,“这个人是怎么了吗?这是什么人,怎么你会有这种表情?”赫连玄拧紧的眉宇丝毫不见松懈,“六翼炽天使——昔拉。”妖莲思索一阵,“以前好像听说过诺亚方舟建造时有杀戮天使昔拉降临人间专司杀伐,听说那是能力强大到变态的家伙,可是毕竟是古老的传说,等等,难道是?”妖莲黑色的瞳孔辨别不出瞳仁却在恍惚中只剩下瞳仁一般惊讶的看着赫连玄玄寒的脸。“六翼炽天使昔拉应该是归属于堕天使由天使长路西法带领,不过对于这个杀戮天使来说或许本就不该照常理出牌,”赫连玄声音阴冷的对着妖莲,“即使如此又怎样呢,我们手里的怪物应该不会比他差,而且现在是新的时代了再找一些陈年的妖物只怕已经落伍了吧。”

千夜朔双手扶住占卜星杖勉强依靠着星魂来维持自己的灵力,身上的占星袍在风中呼啦啦的吹拂着,刚刚为迦奈占卜命运和祈福时明显感觉到有超越自己的存在,但是也就只是在一刹那那种感觉便消失无踪,天上的星相感觉炽天使行列似乎改变了位置。“有炽天使行列的人物出动了吗?炽天使一行可是争议诸多啊,堕天使的天使长路西法、杀戮天使的昔拉总感觉这里面的人物都不是能够轻易触动的。千夜朔受不住压力一般倒在星相台中间,昏倒之前有人走过来在他的身上摸索了什么东西之后便离开了,转身的一霎那带来一阵清淡梨花香。

迦奈昏昏欲睡之间突然睁开双眸原本幽绿的眸色竟然渗出几分炫蓝,猛然抬头看着四处的环境,依旧是空荡荡的房间尹牧宸枕在迦奈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刚刚难道是错觉?总觉得有人的监视一般,”重新打量着房间四周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异样,低头看着肩膀上熟睡的尹牧宸有些好笑的捏住他的鼻子,尹牧宸睡梦之中呼吸不动摆了摆手,“平日里那样的闹腾,现在倒是乖巧了。”妖镜之中迦奈的笑意带着些许的满足,“洞察力倒是厉害得很。”赫连玄带些冷意的笑着,妖莲不动声色的看着妖镜之中的少年,难道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