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北冥影野的消失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790 2013-01-19 12:39:17

  “你们都必须死!”

青岚似乎终于明了愤怒的看着天际,“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不要在背后偷偷摸摸的下套,这种犯贱的下三滥手法不是北冥宗家这种身份会用的吧?”“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样的手段不能用呢?聪明人不拘手法,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活在北冥宗家的是我而不是他。”有些讥讽的语调传入到影野的耳畔让压抑长久的感情砰然爆发,混战之中的厮杀徒留悲戚,父亲温暖的手母亲轻柔的笑似乎都停留在某一刻回不去寻不到。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最后的见面父亲嗫嚅的唇角蕴藏着浓烈的悲伤,“孩子,不属于他的东西注定得不到,但是他是我的弟弟啊,”最后的笑颜有着怎样的不舍和牵挂自己永远不会懂,“孩子,原谅父亲,我必须带他回来。”心脏就像是被一把刀子深深浅浅慢慢悠悠的割着一分分一寸寸的感受着痛楚,与其说最怕的是那种折磨的疼痛更怕的是被所有人抛弃的冰冷,母亲把自己推出去的时候依旧温暖的笑颜却含着深刻的绝望,“孩子,你的父亲没了你要继承他的意志坚韧的活下去,而我会用最后的生命让你脱离危险。”幼小的孩子乞求的跪在母亲身边即使推开还是要一步步挪回去,“我和他分不开,从一开始在那份烟雨朦胧的杏花时节中就注定生死相依。”母亲绝望又幸福的笑印刻脑海却让自己明白,从最初的开始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被隔绝等到最后的帷幕落下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

似乎感觉得到影野身上不寻常的气息梨汐下意识的将手搭在他的肩上,不说话却带着一直以来默契。影野推开她的手空洞的眸子看着虚假的天空,“你们全都选择抛弃我追求你们珍惜的东西,那么就由我来毁掉那一切让大家一起享受痛楚带来的欢愉。”身上缭绕的气流不同于风却带着咄咄逼人的架势,影野俊逸的脸上分解出黑色图案蔓延全身,整体上就像是一点点的分崩离析一般的开始消解。“这是怎么回事?影野他怎么了?”尹牧宸有些惊慌的看着一点点消解在空气之中的影野,“他的能力是虚化,这个应该就是这样吧。”青岚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完全消失的影野,“不对,这跟平常不一样,以前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梨汐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空空的沙地,心脏骤然紧缩,“不是这样的,刚刚他的状况不对。”梨汐有些慌乱的跑到影野站过的地方四处摸着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是真的不见了。”嗓音之中的颤抖让青岚几人有些慌乱又茫然的四处寻找,迦奈晕厥影野又消失这一切对他们而言直接约等于死亡。

透过眼前的阵法看到从异度空间消失的影野,北冥傲天的眉宇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为什么他会消失?”身旁的大祭司探索性的感知了一下阵法之中的影野,“回禀宗家,北冥影野并没有消失,只是‘‘‘‘‘‘”“只是什么?”北冥傲天看得出大祭司脸色的凝重,压下心中的狂躁和不安隐忍的问着,“宗家,虽然我可以确定他并没有出阵法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感觉到他到底在哪里。”大祭司有些不安的看向北冥傲天小心翼翼的往后面退去,“你设下的阵法现在再来告诉我你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北冥傲天阴沉的脸狠狠的盯着大祭司,手中凌厉的刀刃直接划过去强大的气流将大祭司撞击到墙壁上去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被气流中的刀刃狠狠的钉在墙上,大祭司强忍着身上的痛楚若非刚刚已经做好准备只怕现在早已经死在这里了。“我不管你怎么做,让他们全部都死!”北冥傲天咬紧牙关看着大祭司一字一字的说,“如果他们不死,你该怎样自己清楚!”手腕的筋骨挑断从墙壁上掉落下来大祭司趴在地面上强撑着身子半跪着,“属下明白。”微风拂过树梢划过上面的人,“看来还是有好戏的,那我也不急于一时。”“我劝你还是不要玩得过火。”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树梢上的人明显一震,没有感觉到就已经存在了。身后的人一身白色缎带缠绕着,茫茫的眸子空洞的看着愤怒的悲鸣傲天,“玩得太过只会自寻死路。”树梢的人邪气的笑着,“你以为我是你吗?我们可是不一样。”

灼人的温度不断上升让本来就受伤极重的媵蛇完全显出原样,根本无法脱离水的他颤栗的扭动着这样的阵法对于现在的他根本毫无招架之力。青岚萦绕的雾气连施展都来不及就已经消失,水幻柏一次次的往几个人身上笼罩的水汽也在灼热的阳光下气化。梨汐和尹牧宸只能在媵蛇、朱砂的身上输送着灵力其余的根本帮不上忙,“现在只能等待迦奈苏醒,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可是迦奈的状态只怕很难吧。”青岚忧心的看着水幻柏,“我相信迦奈。”水幻柏没有多说,对于迦奈特殊的体质她已经了解应该会恢复的很快,现在他们必须要维持着等待迦奈苏醒因为没有人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