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熟悉的感觉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710 2013-01-19 12:39:17

  诡异的八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带着轻漾的浅笑,面前的迦奈低垂着头看不到表情但是轻蔑的笑声却萦绕在整个房间之中,讥讽的意味让上弦月有些不自在,“你为什么要笑?”“我笑你前面的话,你不是要看看咱们谁更快吗?我只要你知道是我的光速快还是你的复制能力快?”突然抬头的时候迦奈脸上洋溢的微笑就像阳光照拂带着绚烂的色彩一霎间迷离了所有人的眼,那样温暖的笑让上弦月在恍惚中记起一个人的脸,那样灿烂到让人心碎的脸色就像当初相守在一起两个人而他们这些人只愿意在暗处守护着那两个人永远的笑颜。上弦月怔住的双眸忽视了迦奈身上一瞬间射出的光束激烈的碰撞出最为绚烂的光辉,灿烂到极点的笑颜没有任何的躲避只是纯粹的绽放,四周碎裂纷飞的晶片中只剩下眼前那一个人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散发的光束随着迦奈瞬间移动到上弦月的步伐也洞穿了眼前的人身躯。迦奈怔怔的感受着身上的温度,怀抱的温度,就在他移动并出手的瞬间上弦月没有躲避却伸开双手对他绽放的微笑就像永远追随太阳的向日葵无怨无悔。拥抱的温暖带着熟悉的感觉,如果不是弥漫在鼻息间的浓郁腥味或许就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不自觉的眼角滴落下来的泪水打湿了上弦月的肩膀**布衣。

“迦奈,”影野看不透现在的一切却明白上弦月是自己求死,若果不是他的成全只怕现在生死难料,“他死了。”迦奈似乎终于明白现在的状况,从上弦月身上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根本不相识的人居然会有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迦奈有些尴尬的冲着他们摆摆手。房间中的摆设在上弦月死去的时候就已经改变,通往最后一格的楼梯已经显现,房间之中所有打斗的痕迹全部消失殆尽,“最后的一道格了,所有人休息好后我们再出发。”迦奈随意的找了一个空地坐下来,尹牧宸又一次凑了过去,水幻柏小心的照拂着几人,战斗结束的疲累让几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媵蛇苍白的脸色,仔细地看还能发现那明显红润的眼睛,不敢让别人发现媵蛇只是闭上眼假寐心中的惊涛骇浪却一直未曾停息。那样熟悉的画面很久以前就停留在那个时空,没有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熟悉的感觉。

“上弦月?”黑暗之中的男人带着全身的死亡气息矗立在空旷的宫殿之中,“把他带过来。”地狱的小卒迅速的拖来一具男人的尸体已经看不清长相,尸体的全身支离破碎,死韵清明看着地上的尸体走过去用脚翻过了他的脸,“看不出来了。”空洞的眼珠没有丝毫的感情根本没有把这个为他拼命的男人放在心上,“用我的脸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很不舒服吧?露出你的皮才是最舒服。”死韵清明半蹲在上弦月尖锐獠长的黑色指甲挑起上弦月碎裂的皮相:“这样的你就死了有些可惜。”甩下手中的尸体没有表情的接过身旁小卒递过来的手盆,沾了些清水擦洗着自己苍白的指骨,身旁另外一个小卒眼疾手快的将绵软的帕子递过去,“复生他,我有用。”没有表情的冷硬话语传到殿下走出来的人耳中,那人略一低头明了的挥手身后走出的几个人托起上弦月的尸首离开。死韵清明抚摸着自己的黑色指甲,随意的打量着自己惨白的手指带着些许的透明颜色一般,“你是我唯一的执念,很快我们再相见。”黑暗中等待命令的人听到这一声喟叹身体不自觉有些僵硬,很快便缓过来一般依旧面无表情的等待着。“青烟,很久没有见过青岚了吧?”暗道中的人不动声色,“你可是想要见她?”“回禀魔君大人,奴婢不想见她。”青烟垂在眼前的发丝挡住她的脸看不到表情,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的等待在黑暗中。“为什么呢?”死韵清明微笑的嘴角带着说不清意味的调侃但是眼神中的空洞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奴婢不敢欺瞒魔君大人,青岚是奴婢的亲妹妹不想她扯入太多的纷争,只要在外安好即可。”青岚直接的回答没有让死韵清明丝毫的愤怒因为他喜欢听实话,身边的人没有欺瞒对他而言很重要。

梨汐有些许耐不住的感觉看着即将要到达的第七层的入口处,她的心里总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情绪仿佛很期待又很别扭的感觉想要进入又有着极度的抗拒,就像她看到相拥的上弦月和迦奈呆在一起的那个瞬间盈满心房的滞涨感觉却是那般的难受,她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但是敏感如她总觉得心中有一团乱麻必须找到发泄的出口才能舒服,下意识的感觉只有看到那一切才会理清这一切,她是绝对不会相信意外的人,那些感觉不会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