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命运的法则

男人有时候很可恶

命运的法则 云小洋 1651 2013-01-19 12:39:17

  “没儿?”惊讶的看着尹牧宸农民夫妇对视一眼,“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亲人啊。”尹牧宸点点头,“好吧,那谢谢您了。”从听到这个名字起他一直在调查却根本追寻不到她的迹向,感觉上这个老人就像是莫名其妙的出现然后就一直呆在这里了。“被人安排好了吗?”

水幻柏照顾着老人整理衣服,时不时的擦一下他嘴角掉落的饭粒,暖情的画面让尹牧宸一阵晃神,“难道这就是被痴傻的老人吗?”水幻柏将鱼汤盛在碗里放到老人面前,“爷爷,这鱼汤是幻柏做的哦,爷爷喝喝试试。”

“不是幻柏,是没儿。”有些执拗的看着水幻柏骄纵的再一次开口纠正。“没儿,好吧。”有些无力的看着老人高兴的眼神也只能接受这个“没儿”的名字。尹牧宸慢慢靠近站在水幻柏身后,老人突然戒备的看着他,“你离我的没儿远一点,没儿是我的。”防备的将水幻柏拽到自己身边看着尹牧宸,“花月风,你滚!”突然,尹牧宸和水幻柏对视一眼明了的看着老人,“我要带走没儿,没儿是我的。”尹牧宸突然邪笑着开口。

“滚,你给我滚,为什么要害没儿。”老人歇斯底里的吼着原本盛好的鱼汤也被打翻在地上,水幻柏心中突然忍不住,“爷爷,不要。”“爷爷?”老人呢喃的看着尹牧宸,“爷爷?”原本闹腾的情绪突然就没有了,慢慢的靠近尹牧宸,“是楼桑吗?楼桑来看爷爷了吗?”尹牧宸震惊的看着老人痴痴傻傻的又哭又笑,“我的女儿我的孙儿。”尹牧宸仿佛明了的站到老人面前,“爷爷,是我,我是楼桑啊。”

“嗯嗯,我的好孙儿。”老人挂满泪水的脸突然就笑了,水幻柏压抑的情绪慢慢在心底弥漫,“爷爷,我不能呆在这里了,不能陪你了。”尹牧宸忽然推开老人慢慢往外走。“楼桑,楼桑,”老人张皇失措的看着尹牧宸的背影,“楼桑,你不要爷爷了吗?”泪水顺着脸上的褶皱滑落,水幻柏定下心神跟在尹牧宸的身后避开老人的抓扶,“阿爹,再见。”老人突然抓住自己的头歇斯底里的哭号。“赶紧出手。”尹牧宸突然看着水幻柏,她犹豫的出手对准老人的头按下去。

记忆中的女人带着心碎的悲伤将孩子递给他,“阿爹,没儿对不起您,没儿忘不了他,即使他骗了我。”柔光围绕中女人温柔的脸上带着绝望的笑,“阿爹,保护好楼桑,让他好好长大,我爱他。”朦胧两可的话,不知道是说的谁。记忆的深处最不忍触碰的地方是,被送回的担架上是他的没儿,苍白的脸颊冰冷僵硬的身子。她的身后是当初那个信誓旦旦带她离开的男人怀中拥紧的是另外的美娇娘,那种柔情再一次让他恶心!那个漂亮的女人柔媚的倚在怀中瑟瑟发抖似乎对眼前的尸体充满畏惧,记忆的最后是男人冷漠的脸和没儿冰冷的尸体。所有的画面一起冲击着水幻柏的脑海,那些嘈杂纷乱的局面下根本不受控制的袭过来。

晕过去的水幻柏脸上浓郁的哀伤让尹牧宸有些矛盾的将她护在怀中,连续的日子里水幻柏几次接近老人的记忆都没有搜索到她想要的记忆,那些痛苦的回忆都在记忆深处被封锁住轻易不会触碰。现在他的情绪发泄那些记忆反而刚好被翻涌出来,只是沉痛到窒息的情绪让她难以承受。尹牧宸小心的摇晃着她的身子,“幻柏,醒醒。”轻声的呼唤让水幻柏苏醒过来,“牧宸,我知道了,从一开始的零散记忆到最后的那些画面。”

“那就好,只怕没有结果。”尹牧宸将老人扶起,看着他晕厥后的脸,“看来花月楼桑确实是很受争议的一个人。”老人凌乱的发丝遮挡住眼睛,尹牧宸拂开他的头发瞧着那张沧桑的脸心中的感叹呼之欲出。

“花月楼桑的母亲是端木没儿,她的父亲也就是他是端木云原本显赫一时的商人,只可惜世事无常。端木没儿是花月宗家原任的妻子,只是被后来他成为宗家之后没儿就死了她的地位也就被琉璃取代,花月楼桑这个本该的嫡子也就同样的成为名不正言不顺的庶子,另外的方面花月连歌也就成为嫡子。”水幻柏的眼神也就在一瞬间变得漠然,“男人有时候确实很可恶啊。”尹牧宸看着她认真的脸色忍不住失笑。

“也不是全部啦。”尹牧宸有些无奈的苦笑着。

“嗯,似乎迦奈还好。”水幻柏貌似很认真的想过以后看着他的眼睛说。

“算了,我们转移这个话题。现在已经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跟他们汇合?”尹牧宸认真的考虑之后顿一顿接着说,“安顿好这个老人我们就离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