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昙花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27 2013-07-09 15:19:49

  九月的时候,如清和雪晴开始了他们的大学生活,雪臣和如静也一起开始了中学时光,每个人都有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只有雪宁和青瞳还是和原先没有什么区别。也许唯一改变的的是每个人各自的心中都有了些不一样的小想法,有些甚至是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

在新的学校里,如静的安分守己和雪臣的我行我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师们面对雪臣时都十分的头疼,完全的又爱又恨,雪臣就是属于那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类型,偏偏学习好,人缘也好,如静就是不明白这么个唯我独尊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人缘。念中学一年级的雪臣还是个可爱小男孩的模样,个头只比如静高了一点点,除了调皮捣蛋外就是绕在如静身边。所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年级都知道安雪臣和韩如静简直就像连体婴一样,连老师们都知道要想雪臣安分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如静去和雪臣谈谈,通常即使雪臣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会勉为其难的答应的。

“雪臣,今天哥哥和雪晴姐姐都回家来,妈妈要我们早些回去,说两家一起吃饭。”韩如静站在雪臣班级门口的走廊上,对坐在栏杆上的雪臣好生规劝。如静实在不愿意去雪臣的班级找他,她多么希望可以和这个混世小魔王划清界限。若不是妈妈耳提面命一定要把雪臣拽回来,她干嘛没事去吃力不讨好。

“可是,我还有事呢。等我会行吗?”雪臣在如静面前不敢太放肆,虽然班里那些狐朋狗友们还等着他继续他们的游戏,可是也不能直截了当的拒绝如静,否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有事?”如静哼了一声,“你那能叫事情吗?”如静真怀疑那些男生怎么就对那些你赢我我赢你的游戏那么感兴趣,只是一堆卡片而已,犯得着嘛。

“怎么不算事情,事无大小都要认真对待嘛。坚持到底是一种美德。”雪臣皮皮的说。这种明明是歪理却讲的理直气壮的事也只有雪臣做的出来。

如静也懒得和雪臣耍嘴皮子,反正不是他的对手,到最后还被他那些个歪理绕进去了,以前不知领教了多少回。“你不回去,我就先回去了。至于你留在学校干什么,我会和安伯伯好好沟通的。”如静丢下话就要走。

“等一下,我这就和你一起回去。好如静,你可千万别在我爸面前说这些事。否则我不知又要受多少时间的教育。”雪臣赶忙说。要说这世上还有他怕的人,就是父亲大人了,如果他的恶行被老爸知道的话,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雪臣飞奔进教室迅速的整理书包,连看都不看那些狐朋狗友一眼,如静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相处的这么久了,彼此熟悉的像一个人,那些小弱点怎么会不知道呢。安雪臣,又不是刀枪不入,只是制住他要些窍门罢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第二天,关于安雪臣只要韩如静一句话就乖乖收拾书包走人的消息漫天飞舞。再次证实了韩如静的确是安雪臣的克星的说法。大家就更加的佩服韩如静了。就这样,即使如静再安分守己也在学校大大有名了,这一切还真都是安雪臣的功劳。

安家的饭桌上,如清和雪晴上大学后第一次回家,两家的父母只是照例问了些学习如何,生活适应与否的问题,倒是雪臣缠着姐姐和如清问东问西的好奇不已。雪晴和如清也很配合的一一回答。如静只是安静的坐在如清旁边,一边吃饭一边偷偷观察安静的像空气一样的雪宁。难得的雪宁和青瞳也在一桌吃饭,只是两个人好像还是有些格格不入,都不怎么说话。雪宁只是垂下眼眸自顾自的吃饭,也不加入大家的话题。青瞳有时看看大家,像是很想加入谈话的样子,可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

雪宁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又苍白了一点呢。如静默默的想:是不是雪宁都不出去晒太阳,整天在家里真的对身体好吗?正想着,雪宁放下了筷子,淡淡的说:“我吃完了,大家慢慢用。”说着离开了座位。

青瞳原本想跟着离开,可是看看碗里都没怎么动过的食物,只好开始狼吞虎咽的开动。安家的规矩,小孩子是不能剩饭的。这是对劳动的尊重。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家教,让安家的孩子拥有了良好的素质。

看着雪宁走到了院子里,如静也放下了碗默默的出去了。她似乎很像和雪宁说说话,在她的印象中,雪宁的话实在太少了。

天气已经有些微凉,到了外面,如静稍稍缩了缩脖子。看到雪宁正在摆弄花草,如静安静的走到雪宁身边,静静的看着他。其实除了苍白,雪宁看起来绝对俊美,是一种沉寂的优雅。虽然雪臣和雪宁是双胞胎,可是雪臣几乎没有安静的时候,更别提什么优雅了。

“这是什么?”看着雪宁手中的花木,如静好奇的问。

“昙花。”

“啊!那你看到过它开花吗?”如静惊喜的问,昙花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没有。”雪宁回答,惜字如金。

“应该很难看到它开花吧。我听说昙花都开在晚上,而且凋谢的很快。”

“只要等待,终会有等到的那天。”雪宁的话像是禅语,如静似懂非懂。

“如果它开花了,可以叫我来看吗?”如静期待的问。

“不管什么时候?”雪宁问。

“对,不管什么时候。”如静开心的笑了。忽然想到什么的又不笑了,说:“雪宁,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享受一下阳光。”

听到如静的话,雪宁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如静。

“你看起来很苍白。”如静还是选了最直接的说法。

雪宁愣了一下,才微微的笑了笑。原来如静也看到了,他一直以为如静能看到的只有雪臣而已。“外面风大,进去吧。”雪宁突然说。

“你也进去吧。”如静有些担心的看着雪宁有些单薄的身子。

“没事的,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淡淡的说着,雪宁还是进了屋子。

如静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迷迷茫茫的想:雪宁有没有真心的笑过,下次一定要记得跟他说,多笑也有利于身体健康。

“如静娃娃,你一个人在这里发什么呆,大家都找你呢,吃水果了。”雪臣大嗓门的对如静喊。

“知道了。”如静往屋里走,进去才发现,已经没有雪宁身影了。雪宁总是这样,站在别人的欢笑外面,莫名的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