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上山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61 2013-07-09 15:19:49

  如静的生日越来越近了,妈妈打来电话说生日那天一定要如静回家给她过生日。如静忽然就想起了那年生日派对的事,想起了哥哥和雪晴姐姐,雪宁和雪臣,那年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才几年而已,他们都还没有完全长大就已经面目全非了。妈妈说这次只是和家里人吃顿饭,所以如静就答应了,哥哥出国之后妈妈好像变得十分的寂寞,常常打来电话说要如静多回家看看。

所以生日那天放学后如静就收拾书包准备回家,雪臣本来想给如静过生日的,可是如静说要回家,雪臣也没有再勉强,说是去篮球队训练,如静就一个人回家。在校门口,逆着光,如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她竟然看到了雪宁,怎么可能是雪宁呢?直到走近再走近,直到站在雪宁的面前,如静还觉得恍若梦中。

“雪宁,你怎么来了?”如静有些怯声的问。

雪宁看着如静,竟想不起有多久没有见到她了,好像还是记忆中那个像娃娃一样的女孩子,好像又完全的变了样子,真的是花一样绽放的年纪,绚丽的让人不敢注视。“今天是你的生日。”雪宁忽然开口说。

如静有些呆住了,不知道要怎样的反应,她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期待着雪宁的出现,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她以为,就只能这样了。“我,没想到???”

“这是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雪宁递过一本精美的册子,如静就知道是歌谱了,雪宁从没有忘记过的给她的承诺。

如静默默的接过来,她不想说谢谢,谢谢是彼此陌生的人才说的话。她不想和雪宁回到陌生的样子。

“你要回家了吗?”雪宁看如静一直沉默,就问。

如静这才想起来和妈妈的约定,默默的点头。

“那,回去吧。”自己也只是来送礼物的,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想法,可是既然家里人等着,就不开口了吧。还是不说了,不然心里的牵念又会滋生出来。

“好。”如静默默的跟着雪宁的脚步,可是又不停的犹豫,难道就这样吗?很难得见到雪宁的,自己一直希望雪宁能陪自己过个生日的,可是妈妈也在家里等着呢?思来想去,直到雪宁回头发现如静一脸沉思。

“如静,在想什么呢?”

“啊!”如静回神,忽然说:“雪宁可以和我一起庆祝生日吗?”

雪宁有些讶异,本想问些什么,可是那个给如静庆祝生日的念头疯狂的生长,忽然觉得就疯一次又怎么样呢?何必这么辛苦。“好,如静想去哪里?”

“山上。”如静想都没想的就脱口而出,心里就是这么觉得,雪宁一点都不适合城市的喧嚣,她想两个人,就他们两个人,安静的在一起。

“好。”雪宁忽然来了兴致,“我们先去买蛋糕,然后上山去。”

雪臣从教室出来去球场,随意的朝门口看了一眼,竟看到如静和哥哥在说话,哥哥,还是把如静放在心上的,如静应该很开心吧!

“雪臣,站在这里看什么?”秦澜看到雪臣呆呆的看着门口,也看过去,看到了如静,说,“那不是如静吗?那个和他说话的人是?”隐隐的,秦澜已经有些猜到了,兄弟两还是挺像的。

“我哥哥。”雪臣也不隐瞒,直接的说,“今天是如静的生日。”

秦澜心下立马明白了,说:“你这个弟弟还真是有风度呀。”

雪臣牵了牵嘴角,说:“走吧,打球去。”

秦澜看着雪臣的背影,心里暗自想:这个小老弟,今天怕是又要疯了吧。

深秋的山上,有些微微的冷意,雪宁和如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背着风口,点上了蜡烛。

“许个愿吧!”雪宁说。

如静闭上眼睛,说:“愿雪宁身体健康,愿哥哥和父母能万事顺意。还有一个愿望,嗯,不能告诉你。”如静默默的许了第三个愿望,吹熄了蜡烛。

“第三个愿望真的不能说吗?”雪宁问。

如静认真的点头:“那当然,不然就不灵了。”她的第三个愿望,也许只是奢望,她愿年年有今日,岁岁同今朝。可是,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希望太渺茫了。

“来,吃蛋糕,寿星先吃。”雪宁递了一块蛋糕给如静。却看到如静有些疑惑的看着他,问:“怎么了?”

“你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以前,我总觉得你的话很少,虽然明明你就在身边,可是却觉得离的好远。”如静说,“这么说吧,你明明身在其中,却又置身事外。”

雪宁有些无奈的笑了,这就是他给如静的感觉吗?也许这是他给所有人的感觉,大家总是很小心的和他说话,因为他永远是没有什么情绪的样子,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只是慢慢的他习惯了如此面对别人,别人也就习惯了如此的他吧。只是,他不希望如静觉得他是这样的,如静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他也希望自己在如静心里是不一样的。可是,他怎么解释,他什么都解释不了。

“不说这个了,我很少来山上,没想到这儿的空气这么好。”雪宁转移了话题。

“啊,我都忘记了,你身子不好,本不该来的,这里风大。”如静这才想到,雪宁甚少出门,不该带他来山上。

“不要紧的,我是该多出来走走,只是很少有这样的兴致。”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陪你来的。”话音刚落如静就后悔了,雪宁若想来,也该是青瞳陪着的,他们,其实并不相熟,只是,见着了雪宁,有些话就像是不能思考的脱口而出。

雪宁却没有应声,只是说:“很晚了,我们回去吧。伯父伯母一定还等着你呢。”他知道,这么多年,韩家对如静的生日从没有忘记过。他不敢奢求如静能一直陪着他,见了又如何,就像今日,开心过后,剩下的只是无尽的寂寞。

“好。”虽然很想和雪宁多呆一会,可是如此强烈的逐客令她还是听得出来的。今天,雪宁能来她已经很开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