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意外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58 2013-07-09 15:19:49

  第二天回学校碰到雪臣的时候,雪臣看了看如静的手腕上空空如也,问:“手链呢?”

“什么手链?”如静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说呢?”雪臣有点气愤,如静还真没把他送的东西放在心上。

如静努力的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哦,放在家里了。”

“不喜欢。”雪臣的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

如静看着雪臣郁闷的脸色忽然兴起了捉弄他的念头,于是用力的点头:“恩。”

雪臣的脸阴了下来,以前他的礼物如静还都说喜欢的,怎么?难道是因为哥哥的缘故,这个想法让雪臣的心无比烦躁,果然,如静一点都不在乎他,一点点都不在乎。

看着雪臣闷声不响,如静的心里快笑出了声,想不到雪臣也有被她逗的时候,她还以为永远只有雪臣逗她的份呢。正想和雪臣解释,没想到雪臣转身就走了。

“唉,雪臣...”如静正想叫住雪臣和他解释。

“韩如静,原来你在这里呀,班主任正在找你呢。在办公室,快点去吧。”同学的声音把如静叫住了。

“哦,知道了。”如静看看雪臣越走越远的身影,心想:算了,改天再和雪臣解释吧,应该没事的吧。还是去班主任那要紧。

班主任的办公室里,如静有些迷茫的问:“柳老师,您找我?”自己在班里一向都是平庸分子,这班主任平时基本不和自己联系,不知有什么事情和自己说。

柳老师和善的笑着说:“是的,如静啊,你一向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成绩也不错,很讨人喜欢,老师虽然不常和你聊天,但对你还是很放心的。学生嘛,当然应该以学业为主啦,别的事情还是不合适你这个年龄的。”

如静真的有些迷茫了,柳老师到底要和她说什么呀?她怎么听不懂啊?“柳老师,您有什么话请直说吧!”

“哦!”没想到如静这么说,柳老师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斟酌了一下说,“那我就直说了,我最近听说你和隔壁班的安雪臣走的很近,同学之间在学习上相互交流帮助是好事,安雪臣也是个读书相当好的孩子,我也很喜欢他。只是,年轻人有时候交往过于频繁容易彼此喜欢,这是你们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想法。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其他的是就暂时不要想了。”

说到这里韩如静终于明白了柳老师的意思,她该不会以为她和雪臣在谈恋爱吧!“柳老师,我们没有...”正想解释没想到又被老师打断了。

“我知道,我并不是要限制你们交朋友,只是要注意分寸,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上来,如静,老师也是为了你们好。你明白吗?”柳老师语重心长的说。

如静这时已经完全不想解释这件子虚乌有的事情了,反正是没有的事,随老师怎么想吧。就是不知道是谁和老师打了小报告,还有人注意她和谁交往吗?“知道了。老师。”

柳老师满意的点头,“如静,老师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回去吧,快上课了。”

“老师再见。”如静走出班主任的办公室,忽然觉得啼笑皆非,今天的事真是个大大的乌龙,下次看到雪臣一定要说给他听。还有,是谁和老师说的,她很好奇他的目的。

回到教室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了班里的文艺委员陆妮。“哎,韩如静,刚才班主任找你呢?”

“哦,我已经去过了。”如静回答。

“哦,那就好。“陆妮的唇边绽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

如静点点头,和她擦肩而过,陆妮是班里和学校的活跃分子,经常参加学校的演出,可是和她没什么交集,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也没什么话说。只是觉得陆妮今天和自己说话有些奇怪呢。甩甩头,不再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球场旁,因为马上有校际联赛,队友们都练得非常起劲,只有雪臣好像提不起什么精神,坐在场边玩弄着篮球。

“怎么,如静又惹到你了?”秦澜走过来和雪臣并排坐下,雪臣的性格一向十分的开朗和群,能让他闷闷不乐的也只有如静那个丫头,因为在乎,所以重视。

“没有。”雪臣否认,虽然一直知道如静是喜欢哥哥的,可是这个认知还是让他很不开心,哥哥陪如静过生日,其实他已经很清楚了,哥哥也喜欢如静,并不比他少,他真的越来越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秦澜看看安雪臣逞强的样子,笑着说:“何必这么辛苦,顺其自然吧!”

雪臣无奈的笑了笑,忽然问:“秦哥,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秦澜忽然有些发愣,没想到安雪臣问他这个问题,想了许久才轻轻的说:“有吧。”喜欢一个人并不简单,那句顺其自然也许也是和自己说的。

看秦澜陷入了沉思,雪臣也不再追问,上场打球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不知是什么缘故,如静就再没碰到过雪臣。也不知道雪臣在忙些什么,有时候在走廊远远的看见了,雪臣好像也装作没看见似的 。如静恍惚的想起以前的一段时间,他们也是这样,心想雪臣是不是还在为生日礼物的事情生气,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解释一下。

周末的傍晚,大多数的同学都回家了,图书馆里零零星星的坐着几个人,光线越来越昏暗,如静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怕是要下雨了,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书本,决定先回寝室。

刚走出图书馆的大门,就飘起了零星小雨,如静在心里暗暗默念:真是天公不作美!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决定再回图书馆看会书,等雨停了再说。抬头又看了一眼天气,就看到安雪臣匆匆忙忙的跑上台阶。

直到安雪臣在如静面前站定,如静才回过神来问:“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有训练课吗?”

安雪臣没好气的看了如静一眼,不情愿的说:“我不来,你就一直站在这里等雨停吗?”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没带伞的。”如静不服气的反驳。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了。”雪臣的语气虽然不好,可是心里还是放不下,本来在上训练课的,看到下雨了就和教练请了假,知道如静一向没有出门带伞的习惯,今天的雨下得突然,一定又是被困住的。

如静也不再反驳,认识这么多年,对于彼此的习惯都了解的很。“你怎么没打电话给我,怎么知道我就在图书馆呢?”

雪臣真是要翻白眼了:“小姐,我怎么没打呀,你都不接,你室友又说你不在寝室,我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了。”

如静这才发现手机被自己静音了,有7个未接来电。发现是自己的不是,如静只好尴尬的说:“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雪臣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问:“还没吃饭吧。打算去哪里吃?”

“还没想好。不如一起去。”如静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和雪臣解释,就提议道。

“我还有一小会的训练课,等我一下?”难得如静要和自己吃饭,雪臣心里不再那么别扭。

如静顺从的点头,从图书馆到球场的路上如静几次想开口,都因为雪臣的沉默硬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