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毕业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622 2013-07-09 15:19:49

  夏天悄悄的来临的时候,如静和雪臣终于要毕业了,如清已经在准备出国的事情,和安家,基本上没有任何往来了。那些曾经有过的往事和亲密都想是明日黄花,烟消云散。

“哥哥,你会参加完我的毕业典礼再走吧。”如静问正在整理东西的如清。

如清停下来,说:“那当然。我最亲爱的妹妹中学毕业,哥哥当然要去祝贺你了。”

毕业典礼那天,天上的太阳大大的绽放,学校里到处都是热闹到沸腾的景象。满面笑容的毕业生和他们的家长朋友们,扎堆的合影留念。

“如静,再拍一张吧。”同学热情的说。

“好吧。”虽然家里人都还等着,可是对于同学的要求如静还是无法拒绝。

“喂,你们和我们一起照吧。”同学对着一群男生喊道。

一听说和女生合影,男生们都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如静抬头,看到雪臣,雪臣也正看着她。“快点快点。”大家推着站好,如静被人一挤往旁边跌去,雪臣伸手拉了她一把,如静回过神来刚站定,“咔嚓”,照片已经定格。大家也都走散了,如静才注意到雪臣一直拉着她的手。如静轻轻的挣了挣,雪臣才放开了。

“恭喜。”雪臣说。

“也恭喜你。”如静有些不知所措。已经很久没和雪臣说话了,以前那种亲密的感觉似乎淡了很多。如静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只是当时她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多年后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是喜欢的感觉,原来喜欢雪臣,从很早就开始了。也许只是她一直都不肯承认吧。固执的认为雪宁才是心中的王子。

“叔叔阿姨都来了吧。”雪臣问。

“恩。”如静轻轻的点头,“对了,我要和他们拍照了。再见。”

“再见。”看着如静飞快离去的背影,雪臣无奈的笑了笑。原来有这么一天,如静也这么的怕见到他。他还以为,如静永远不会怕他呢。

那年盛夏,如清飞去了遥远的大洋彼岸,家里只有如静一个人了。整个假期如静都觉得冷清的难受,没有人可以说话,哥哥,雪臣,雪晴姐姐,原来那么热闹的,现在却显得人走茶凉的冷清,原来真是没有不散的宴席。偶尔经过安家的门口,看到满园的花开的娇艳,即使没有看到雪宁,也知道雪宁应该还好吧,因为他的花儿还很好。如静又想起了雪宁答应她的事,那盆昙花,不知开了没有,只是她应该看不到了吧。

如静还记得那个午后,如果不是同学叫她去看球赛,也许她和雪臣就这样失去音讯。人生的际遇都在一个个偶然之间。那天如静原本是不想去的,可是在家里实在无趣,又加上同学说总是请不动如静,如静怕驳了同学的面子,只好勉为其难的在大热天和同学一起去看球赛了。

“如静,你知道吗?今天球赛有很多帅哥都回来的。绝对让你大饱眼福。”路上同学天花乱坠的说。

如静笑笑调侃:“看来你就是去看帅哥的。”

“也不是啦,可是你要承认看帅哥确实很养眼啊。简直是享受啊。”同学不服气的辩解,“你有像安雪臣这样的帅哥对你死心塌地当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们,不是那样的。”如静解释。

“好啦,不要解释了,我明白。”同学一副了解的样子,如静不禁哑然,她真的了解吗?

球场里闹哄哄的,有很多人,虽然不是什么很正式的比赛,可是真的有很多观众来捧场。“怎么这么多人啊?”如静不解的问。

“你不知道了吧。今天全国高中篮球联赛最牛的球员会来打球哦。这里一半的人都是冲着这个帅哥来的。”同学神秘的说。

“他很厉害吗?”对篮球不太了解,只是模糊的记得雪臣十分的喜欢,可是因为她不喜欢,雪臣也不太合她说。原来,雪臣只是挑她感兴趣的事情和她聊。难怪哥哥以前总说,雪臣对她的心思真是用心之至。

忽然现场一阵骚动,原来是球员出场了。“快看,那个最高的,就是最牛的秦澜。”在同学的指点下,如静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高个子男生,还真是器宇轩昂呀,怪不得有这么多的粉丝,眼神一瞟,如静看到了安雪臣,雪臣竟也在。才一个月不见,雪臣好像又长了不少,可是在那些人高马大的人面前,就有些瘦小了。

“哔”一声,比赛如火如荼的开始了,可是如静的心思完全不在赛场上,那些欢呼声,呐喊声,忽然都从她的耳边抽离,她在想雪臣,有很久了,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不去想他们曾经在一起玩耍时候的美好时光,可是原来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是想念的,今天一看到雪臣,那些曾经的回忆一下子都涌了上来。

“啊!”身边的同学发出一声尖叫,把如静的思绪拉了回来。

“怎么了?”如静问。

“你看。”顺着同学的指点,如静看到雪臣坐在地上,脚上还有血在流出来,好像是被对方的球员撞到了。如静几乎是下意识的跑进了比赛场地,来到雪臣身边查看伤口,“雪臣,有没有怎么样?”

雪臣看着如静焦急的样子,忽然觉得如释重负,甚至轻轻的笑了出来,他是在进球后忽然看到如静发愣才被撞倒的。他没想到如静会来,所以有些懵了才没有站稳。可是现在他觉得这一下撞得好极了,不然他永远不会知道如静原来这么紧张他。

如静看到雪臣只是笑,却不回答他有些诧异,而场上场下的人这是都停下来看着他们,如静有些发窘,只好状似发火的说:“你还笑,安雪臣,再笑就不理你了。”

原是简单的一句话,以前拿雪臣没办法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雪臣只要听到这话就不再皮了。可是现在说出来,让两人都是一震,都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我没事,放心吧。”雪臣终于正经的说,并试着站起来,这才发现其实还是挺疼的。

这是秦澜走了过来问:“雪臣,没事吧.”

“没事,就是不能打了,抱歉了,秦哥。”雪臣回答。

“那你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小心些。”秦澜看着如静扶着雪臣离开,略有所悟,看来这小子最近不要命的打球就是这个原因吧,这安静的小姑娘,一看就是雪臣的克星。

休息室里,如静给雪臣上药边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总是莽莽撞撞的。”

“哪有啊?”雪臣小声的反驳。

“怎么没有,那这是什么?”在伤口上一用力,雪臣痛的哇哇大叫。

“怎么样,很疼吗?”如静有点不舍问,雪臣总是这样,爱逞强。

“没有,如静???娃娃。”雪臣认真的叫如静,很久不曾听到了,如静娃娃真是久违的称呼了。

如静抬头,看到雪臣眼里的复杂,竟不敢再看的别过了头。“如静???”雪臣伸手去握如静的手,头也靠在了如静的肩上,如静没有挣扎,如静明白,雪臣需要安慰,他们需要用体温证明彼此的存在。雪臣就这样静静的靠着如静,一室静谧。“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是肯定句,雪臣不给如静反驳的机会。

“雪臣,还疼吗?”如静问。

雪臣摇摇头,这点疼比起他心里的疼又算得了什么,只要如静能回来,他再疼都心甘情愿。“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是吗?”雪臣执意的问。

“是。”如静说,然后又像想起什么的控诉,“好像是你先不理我的,雪臣才是坏人。”

雪臣笑了,过去的如静又回来了,会闹会笑,才是他的如静,即使是一辈子的朋友,也是他的如静娃娃。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这样的如静娃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