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陌路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862 2013-07-09 15:19:49

  周末的早上,难得学校放学的早,初三的学生,多少都有些升学的压力,学校的老师也是拼命抓紧时间想给学生们多灌输一些知识,以决胜考场。早上刚考了月试,三三两两放学回家的同学还都在七嘴八舌的讨论考试题的答案,刚好如静轮上值日,班上的同学走得差不多了,如静才开始打扫卫生。家里的气氛这些天有些压抑,哥哥的入学通知书已经来了,马上就要去签证了,雪晴姐姐应该不会和哥哥一起去了,哥哥的情绪也有些不好,如静有时想和哥哥说说话,却发现其实也说不了什么,家里对她最好的哥哥都要离开,来来往往,总不会一直停留。

边想着边扫地,班上的体育委员忽然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放下垃圾桶嚷着:“如静,我先走了行吗?”

“这么急做什么?”如静好奇的问。

“他们等我打球呢!”体育委员兴奋的说。

如静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们说起打球就浑身是劲,好端端的就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那你先去吧。剩下的我会做的。”如静好脾气的说。

“那真是麻烦你了。”体育委员乐呵呵的开始收拾书包。

如静笑着摇摇头,她并没有觉得麻烦,自己的举手之劳成全了别人,那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好了没有啊,就等你了。”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闯了进来。

如静抬头,看到安雪臣就站在教室的门口,已经有很久没有见了吧。他们似乎从无话不谈到了相对无言。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静也记不清了,只是面对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相互的开始躲避。这时雪臣也看到了如静,如静,现在他真的是远远的看着如静,有时候只是如静的背影,希望如静转看到他,又害怕看到她。哥哥说的话让他望而却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哥哥痛苦,又或是大家都痛苦,他变得举棋不定,也许他真的么有想好。

“好了,我们走吧。”体育委员收拾好书包,拍拍雪臣的肩,让雪臣从遐想中回过头来。又看了看如静,雪臣黯然的说:“走吧。”

如静,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以前拼命想得到你,可是现在看起来无可顾忌的时候我反而拿不定主意了。我想我还是决定不了吧。雪臣在心里默默的说。

雪臣犹豫的眼神是如静从没有见过的,在她的印象中雪臣一直是个果断的人,敢作敢当,看是现在的雪臣在挣扎,他们认识了这么久,雪臣的心思她也大概知道一点,可是现在她不知道雪臣到底在挣扎什么,难道安家也一样告诫了他们不能和自己走得太近吗?大人的想法真的不是他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可以理解的吗?雪臣,他们曾经多么的亲密啊,现在难道只剩下相对无言了吗?

球场上雪臣的伙伴们都觉得雪臣今天打球有些疯狂,甚至有伙伴停下来问:“雪臣,你没事吧!怎么这儿拼命?”

雪臣抹了一把汗,虚弱的笑:“没事。来,我们继续吧!”这样的折磨总需要一个发泄的管道,不然他要怎么面对和忍受。在一个精彩的进球后,雪臣不经意的回头,看到如静背着书包一个人孤单的走出校门,放学的路,原来是多么的快乐,而现在都只剩下孤单了,他和她,他们。

安家的门口,如清和雪晴都默不作声,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这样了,就算在一起也不怎么说话,也许心里有万语千言可是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也许大家都在等对方先开口吧。其实结局已经注定,只是都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不肯轻易放弃。

“我,进去了。”雪晴先开了口。

看如清默不作声,雪晴黯然的转身。忽然听到如清说:“雪晴,等等???”

雪晴转身,如清终于决定说了吗?看着雪晴的眼睛,如清心里的话几次欲言又止,吐了口气,只好别开眼神,看着远方的说:“我已经在办签证了,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

这么快?雪晴暗暗的想,那么,是要和她告别了。无言的,雪晴点头,他们,应该没什么未来可言了吧。那么,她还跟他出去做什么?

“那,分手吧!”如清犹豫了下,最终下定决心的说。只能分手了,还彼此自由,也许是最好的,青春里最美好的一场梦,要醒了吗?从此,又是两个陌生人了。还记得,第一次相见,有气势的公主姐姐,头头是道的教训看起来像皮猴的弟弟。只是那一眼吧,就在心中有了根。所以佛说: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好。”只轻轻的一个字,再也说不出别的了,6年的时间,醒来只是南柯一梦,到底是谁诱惑了谁,再也说不清楚了。只是从此,如清这个名字和这段记忆将一起埋葬。午后的阳光要耀眼的晃人,可是为什么却觉得冰冷刺骨。

转身,离开,朝着不同的方向。再也没有一句话。两人的缘分,也许就此了结,再无牵连。

“哥哥?”正走到家门口的如静看到如清脸色苍白的走回来,关切的问:“你怎么了?”

如清对着如静扯出一个笑,可是在如静看来比哭还难看,说:“我和雪晴,分手了。”

如静大吃一惊,问:“为什么?”

如清没有回答,越过如静回来自己的房间,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和人说话,也不想解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