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烂醉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617 2013-07-09 15:19:49

  安雪臣敲开秦澜家的门的时候,秦澜只穿了一条裤衩。秦澜看了眼一脸失意的安雪臣,语气不算和善的问:“怎么了,大半夜的?”

“秦哥陪我喝两杯好吗?”安雪臣也不解释,直接走进了秦澜的屋子。

秦澜叹气,看来晚上是赶不走雪臣了,自己的那档子事算了吧,反正喝酒一样解愁。走进卧室换了衣服,不一会儿和一个美艳的女人一起出来,女人看了安雪臣一眼,对着秦澜抛了个媚眼:“帅哥,有空找我哦。”施施然的出去了。

“秦哥,这是???”雪臣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秦澜看着有些目瞪口呆的雪臣,这个弟弟倒还清纯的很,也不掩饰的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雪臣还是不能接受他的偶像竟然过的这么糜烂。

“逢场作戏,心烦的时候发泄一下。”秦澜说的轻描淡写,看了下雪臣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接着说,“你那什么表情,我又没糟蹋良家妇女,欢场女子,你情我愿的,有什么问题。”

“秦哥有心烦的事吗?”雪臣想想秦澜的话也没什么语病,本来秦澜就很神秘的样子。

秦澜看了雪臣一眼,有些好笑,这个弟弟自己看起来就一脸我很烦的样子,还来操他的闲心。打开一罐啤酒,问:“你呢,又为哪一桩?”

雪臣闷不吭声,有了刚才那一幕,现在如果他说看到哥哥和如静接吻而郁郁寡欢的,会不会被秦澜笑死。可是,那个吻真的扎的他很疼,像是硬生生被人挖走了心头肉。

“不说,那来我这里做什么。”秦澜说的直接的很,实在是自己心情也很差,不想委婉,“为了你的如静?”

“秦哥怎么知道?”雪臣惊讶的问。

秦澜轻笑出声:“你哪次这副死样子不是为了她。男人就是他妈的贱,喜欢自己的看不上眼,偏要追那些自己喜欢的,人家不待见你又心痛,什么东西。”秦澜拉开了第二罐啤酒。

“是呀,明明知道她喜欢哥哥,还一头栽进去,死不悔改。哥哥吻她,那是如静的初吻,怎么能给哥哥呢?我才是最喜欢她的人。”雪臣满脸的痛苦。

“她知道吗?她不知道又有什么用。你在这里伤春悲秋的,人家不知道多开心呢。想开点吧。”秦澜拍了拍雪臣的肩膀,在雪臣边上坐下,“来,干了,今天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雪臣也抛开烦恼,啤酒一罐一罐往下灌,没多久,桌上就一片狼藉。

清晨的阳光把睡在沙发上的雪臣惊醒了,揉了揉发涩的眼睛,雪臣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昨天的事在脑子里一倒带,雪臣才惊觉这是秦澜的家。坐起来,闻到了自己身上很重的酒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客厅倒是收拾的非常干净了。

这时秦澜从厨房出来,已经一身的神清气爽,全然没有昨晚颓废的样子。看到雪臣醒了,说:“快去洗刷一下吃早餐,我想还赶得及上课。”

对哦,今天还要上课,雪臣连忙站起来朝浴室飞奔而去。等雪臣出来的时候,人也完全清醒了。讪讪的坐到餐桌前小心的问:“昨天,我有没有很失态?”

秦澜正在吃煎蛋,抬眼看了雪臣一下,看到雪臣收拾的挺干净了,才模棱两可的说:“你说呢?”

雪臣垮下了脸,哎,自己最后的秘密也被秦哥知道了,这以后还怎么见人呀。不管多大小的男人,爱面子的心都是一样的。

“好了,昨晚的事我会自动删除的,也没什么丢脸的。”秦澜比了个删除的手势,“但是你昨天赢了比赛,没打招呼就走了,我想应该和队里解释一下。”

“对不起,我???”雪臣这才想起来昨天自己有些鲁莽,比赛结束就溜号了,本来是想告诉如静和家里人的,顺便去看下哥哥的演奏会,可以没想到会看到那样的一幕,说实在话,自己还是不怎么能接受哥哥和如静在一起的事。

“昨天的事,我给你打了圆场,不过庆功宴还是要补上的,我订了时间,这次不能再玩失踪了。”秦澜一本正经的说,“不过,昨天的表现真是不错,小子,这句是实话。”

“谢谢秦哥。”雪臣憨憨的笑了,“还是秦哥疼我。”

看雪臣一脸拍马屁的样子,秦澜受不来的抖了抖:“吃完了快滚。对了,你昨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吗?”

啊?!雪臣有些惊愕,看着秦澜一直盯着他,灵光一闪的领悟了,陪着笑脸说:“明白,什么都没看见。”

秦澜满意的点头了,他并不介意雪臣看到另一个自己,可以在学校,他还是百分百完美学生的代表,大众情人,不是就应该不食人间烟火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