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受伤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709 2013-07-09 15:19:49

  在球场旁看雪臣训练,如静忽然觉得雪臣打球的时候特别认真,和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同。有时候如静觉得雪臣很难捉摸,时而安静时而活泼,特别是安静的时候,如静就不知道怎么面对他,雪臣,一直以热闹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生活中,要是忽然安静的思考,如静会吓的不知所措。

看了一会儿,如静把视线调到了秦澜身上,不论在哪里,秦澜的光芒总是很强,很耀眼,他像是天生的领袖,可是如静就是觉得自己没办法仰慕和崇拜他。好像天生就和秦澜有一种隔阂感,虽然雪臣很想拉近他们的关系,但是还是于事无补。

秦澜在进球的空隙回身看到韩如静目光游离的一直朝他的方向看,很是奇怪,这个看似安静的小姑娘给他的感觉总是说不出的怪异,就像现在,她好像是在看他,却又像透过他看着虚无的东西。一时之间,秦澜也像是晃了神。

“接球!”安雪臣的叫喊把秦澜的思绪拉了回来,本能的转身接住飞来的球,往篮筐里送,却因为用力过猛没有找到落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一时无措的看着这个突发状况,连如静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心里扎了下。还是安雪臣最先反应过来,跑去查看秦澜的伤势。

“秦哥,你还好吧?”安雪臣嘴上这么问,可看到秦澜一副在地上起不来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秦澜抽了一口气,因为疼痛有些扭曲的脸上满是汗水,却还是能自嘲的说:“看来要替我叫救护车了。”

此言一出,球场上顿时慌乱了起来,有找电话的,有帮忙照顾秦澜的。最后还是教练主持了大局,打了救护电话后,嘱咐其他队员都散去了,只留下几个得力的照顾秦澜。

“秦哥,能动吗?”雪臣关切的问。

秦澜这时还能自我调侃:“动不了了,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老天爷都觉得我人生太顺逐了呢。”

雪臣的脸上隐有担忧之色,打篮球本就忌讳受伤,再说联赛将近,秦澜看起来伤的不轻,不知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反倒是秦澜安慰道:“好啦,也担心的太早了,医生还没诊断呢,就开始瞎操心了。”

如静这时也走了过来,她是看到的,秦澜好像是看到了她在看他才走神了,其实这事她也有些责任,正想开口询问,救护车到了,众人七手八脚的把秦澜抬上了担架,雪臣也跟了去,临上车前想起了本来约了如静吃饭的。

正想和如静交代,没想到如静先说了:“快去吧,我自己回去行了。”

雪臣也不在说什么,和教练一起上了救护车。车子迅速的在如静的视野里消失,只是蓝色闪烁的灯还晃晃悠悠的停留在如静的脑海里。找个时间一定要去看看秦澜,如静在心里这么和自己说。

当秦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清晨的阳光掠进了病房的窗子,沙发上雪臣略显疲惫的沉沉睡去。这个小弟还真是有心,就这样陪了他一夜,昨天被医生打了镇痛针后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道后来诊断的怎样了,希望不会是不能走了吧。正想活动一下身子,雪臣像是有所感应的睁开眼睛,看到秦澜想活动的样子,连忙跳出来阻止。

“秦哥,医生吩咐过不能动的。你要什么我拿给你。”雪臣现在的样子,紧张的秦澜以为他才是那个受伤的病人。

秦澜觉得有些好笑,打趣道:“要是你是这个医院的护士,我想院长必定会十分开心拥有如此尽责的员工。”

雪臣没好气的看了秦澜一眼:“以为我愿意吗,可不是谁都有这个待遇的,要不是医生交代的,我才不愿伺候你呢。”

秦澜这是才终于正经起来,问:“医生怎么说?”

“没怎么说,就是伤了骨头,要静养两三个月。”雪臣轻松的回答。

秦澜明显的松了口气,又肃然问:“没有骗我?”

“我怎么敢!不怕你好了追着打我呀。”雪臣又恢复了玩世不恭油腔滑调的样子。

秦澜颇得意的说:“那倒也是,谅你也不敢。对了,明天替我把教练找来,我和他商量一下比赛的事情。我这伤,看来今年是比不了了。”

雪臣跟着调侃:“您不歇歇,还让不让人有出头的机会了。”从秦澜进球队开始,年年包揽VIP球星,真是不想让别人混了。

“你小子,快滚回去上课吧。顺便帮我请个男护工。”秦澜受不来雪臣的不正经,开口赶人。

只是雪臣真是个不安生的主,出门前还揶揄了一把:“遵命,都说您不好女色,原是因为个人偏好特殊呀!一定帮你寻个赏心悦目的。”

秦澜一听,手中的杯子毫不留情的向门边砸去,可是还是迟了一步,只砸中正在合上的门把手,已不见了雪臣的身影。秦澜心里愤愤不平,算你小子溜得快,等着怎么收拾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