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照片(3)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92 2013-07-09 15:19:49

  秦安定定的看着照片上的人,他是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个人了呀,那好像就是一个破碎的记忆,每想起一次都会有尖锐的疼痛直刺到心脏,让看似愈合的伤口,又一次鲜血淋漓。“这是你叔叔,秦阳。”很久很久,久到秦澜都以为父亲不会再开口,秦安忽然这么说,嗓音黯哑。

秦澜并没有忽略秦安脸上的痛楚和悲切,一定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小心翼翼的开口:“你们,很像。我差点以为是您呢!可是,从没听您提起过叔叔。”

“我们是双胞胎,只是你叔叔走的早,所以你并不知道。”乔安已经可以平静下来,“这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

秦澜没有回答,只是又把乔景小姨的照片递给父亲:“这个人,您认识吗?”几乎是肯定的询问了,单看秦安看韩如静的表情就知道。

秦安这回倒是不再吃惊,刚才看到了韩如静,现在看照片上的小沫,好像更可以接受了。“这是乔沫。刚才那个女孩子???”

“她们很像吧,看来并不是我们的错觉。”秦澜倒是开始淡定了,父亲能叫出她的名字,一定知道些什么,可能比他预想的更多,“这是叔叔和乔沫的合影。”

秦安很了解儿子是想刨根问底了,可是有些事情,他是不是应该有所保留呢?沉吟了好一会儿,秦安才缓缓的开口:“你叔叔和乔沫本来是在一起的,可是你爷爷并不同意,因为乔沫的出身不好,你叔叔和爷爷都十分的坚持自己的意见,后来你叔叔就和乔沫私奔了,再后来听说他们出了车祸。我们去看的时候,只是两座墓碑而已。”沉痛的往事,让秦安的声音低沉而哀伤。

“他们,有孩子吗?”秦澜忍不住的问,虽然韩如静的父母都健在,可是就是觉得她和乔沫更像。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秦安忽然疑惑,“这照片不是她给你看的吗?”

“不是,这照片,是一个叫乔景的人拿给我的,她母亲似乎认识你。”秦澜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父亲实话。

“他母亲叫什么?”秦安一直以为这照片来自韩如静手中,没想到竟然是乔家,秦安神色有些激动。

“这我倒不知道,只是他们家就他和他母亲两个人。”秦澜看着父亲的激动,忽然没由来的烦躁,他其实是不是不应该问这些事情。

秦安说话都有些颤抖:“我能见见他们吗?”秦澜形容的乔景的母亲,很可能是小微,乔微,才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

“您,为什么要见他们?”秦澜显得比秦安冷静很多,父亲的激动,好像并不只是来自叔叔和乔沫。

“哦,”秦安的脸上有了不安和尴尬,“我想知道一些乔阳的事。”

秦澜想了一下,拿起笔写下了乔景家的地址:“这是他们家的地址。”原先是想自己好点了去拜访的,现在看来让父亲先去也许能挖到更大的秘密。在斗智斗勇这方面,秦澜的确不会输给父母。

秦安走了之后,秦澜就给乔景打了电话:“我爸会去拜访你家,怎么做,要我教你吗?”说着自个笑了起来,这点小事,乔景应该能处理的很好吧。接着就听到乔景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嚷嚷。

秦安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乔微,他以为,在那些岁月洪流的洗礼后,他和乔微最终只能错失。站在门口,他竟然失去了勇气,去叩开那扇门,或者只是没有勇气,去面对二十多年不见的容颜。

“吱嘎”,乔微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之后,完完全全的呆在了那里,的确比看到照片让人震惊十倍。乔微以为,她是不会再遇见秦安的,这个在她生命中出现,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再次看到的时候,乔微的心里竟然没有了感觉。

“小微,真的是你!”秦安激动的喊,即使过去了二十个年头,即使当时的少女已经垂垂老去,岁月在她年轻的脸上刻上一道道印记,同样的,也在他的脸上满布沧桑。

“我,可以进去吗?”秦安的语气略略带着颤抖,他似乎不敢面对乔微,不知道用怎么样的语气来交谈,他们,并不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可以见面问好,热情而陌生。面前的女人,是他青春年华里所有的爱恋。

乔微微微的让开了身子,默然无语,以前就是这样,秦安的强势总是让她只有顺从,没有别的选择。她发现自己还是无措的,只有面对秦安时候才有的无措。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秦安看了看房间里简朴的布置,她们一定不会很富裕,受到苦一定是自己没法想象的。

乔微敛下了眼眸,苦与不苦也都这样过来了,她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挺好的。”语气平和。

“你,没有再嫁人吗?”秦安问的很小心,害怕答案,无论是或不是,他的心里都会愧疚和失落吧。

乔微猛地抬头,眼眸中的光意味不清,他现在问她这个,还有意思吗?想着,唇边扯出了淡淡的苦笑。

见乔微没有回答,秦安只能自己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那???乔景是我的???儿子?”

沉默的气氛在两个人中间流动,压得秦安几乎透不过气来。很久之后,乔微放弃似得微微点头,秦安既然都来了,最后也是瞒不住的。

秦安眼中有掩不去的惊喜,当年乔微带着身孕不告而别,他不是没有找过,可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他最终妥协的娶了秦澜的母亲,每一个豪门大户,都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也这么的告诫秦澜,不要重蹈覆辙,这样的伤害,无论对谁都太深太重。秦澜的手想去拂乔微的脸,可是最后不得不重重的放下,这二十年,他们之间横亘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另一个女人,和心中淡淡涌上的疏离。

“谢谢你。”秦安最后只说了这三个字,谢谢你为我保住了这个孩子,谢谢你的心中没有怨恨,谢谢你成全了我的全部。

乔景看着屏幕上清晰的画面,略暗的眼神不知道在思索一些什么。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父亲,和那个变成了弟弟的秦澜,他要面对吗?他和母亲这一路的辛苦,到底要谁来负责。拿起电话,乔景拨通了秦澜的号码。“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多了个叫乔景的哥哥。“声音薄而微凉。

电话那头的秦澜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淡然的开口:“还是恭喜你,多了个叫秦澜的弟弟吧。亲爱的哥哥。”这就是父亲给自己的答案,一个私生的哥哥,那么母亲呢?她知道吗?秦澜忽然想荒唐的大笑,父亲这样道貌岸然的人,竟然有个私生子,多么滑稽呀。这就是真相,他不想看到的真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