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谁的附属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781 2013-07-09 15:19:49

  学校附近的KTV,秦澜替安雪臣安排的补庆功宴,包厢里十几个年轻人闹哄哄的,喝酒玩骰子,歇斯底里的吼歌,闹腾的很。教练很早就知趣的回去了,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要是他一直杵着他们也放不开,虽然这么半大不小的孩子不能喝酒,但高兴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

秦澜坐在安雪臣旁边,拿着啤酒瓶晃悠,看着安雪臣一瓶接一瓶的灌酒,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这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弄的这样?”

安雪臣没接话茬子,自顾自的继续喝。他的心痛的滴血一样,要是不靠着酒精来麻醉自己,怕是活生生的要痛死了。

“打算这么的醉生梦死了,有用吗?”秦澜的话更加的冰冷了,语气严厉。

安雪臣仍旧没有说话,中午发生的一幕一遍遍的在他脑子里回放,是他和如静说要不再见的,可是为什么他说了却这么的痛,痛的他连再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雪臣,来唱首歌吧?”队友们忽然开始招呼雪臣。

秦澜看了看明显不在状态的雪臣,冷下声线说:“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都散了吧。”

众人听到秦澜这么说,也不敢再放肆,乖乖的打了招呼回去了。刹那间包厢里只剩下秦澜和安雪臣以及桌上的一片狼藉。

“你是回去还是怎样?”秦澜淡淡的问,有些不耐烦,为了一个女人搞成这样,至于吗?

“秦哥知道痛不欲生的感觉吗?”安雪臣把头靠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幽幽的问。

秦澜自嘲的笑笑:“不知道。”他哪有什么资格可以去尝试,他不能试,也不敢试,他只能让自己没有心,可是,真的没有心动吗?秦澜模糊的想起了那张精致忧郁的脸。

“一直以来,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会为她做到,我以为,只要她喜欢哥哥,我就可以放手让她走的,可是,当这些真的成为事实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并不能接受。我以为,她会一直是我的???娃娃。”安雪臣沉重的说。

秦澜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问的生冷尖锐:“你这样,到底是因为她喜欢了别人,还是因为属于你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你,分的清楚吗?”

秦澜的问题,让雪臣彻底的沉默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之间有什么不同,如静,其实从来不是他的,可是他总以为如静应该是和他连在一起的。即使不和他一起,如静也不能和别人一起。所以,当他发现如静和别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彻底愤怒了。

“你,好好想想吧。”秦澜抛下话转身走出了包厢,有的事,想不通就走进了死胡同,想通了就一通百通。就像他,正在思考怎么处理和乔景的关系,这个,好像更棘手一些吧。

韩如静这些天很憔悴,脑子里想的都是雪臣难过疏离的样子,她知道,如果雪臣不来找她,无论她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挽回雪臣这个知己。她其实很恨自己的自私,希望雪宁喜欢她,又希望雪臣不要离开她。她想得到的实在太多了,可是,她真的真的很难过,如果以后都和雪臣这样的形同陌路,她和雪宁一起会开心吗?如静茫然的没有答案。

才艺表演的日子就要到了,要不是陆妮来提醒如静真的想不起来,要不要请雪臣来看呢?可是雪臣一定不会来的。他一定还在生自己的气,那么,如果自己去请他呢?如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很想试一试。

最后一节下课铃打完了,安雪臣背着书包慢腾腾的走出了教室。以往他都非常忙碌,可是现在比赛刚结束,训练也暂停了,又没有如静,如静,怎么又想到如静了,总是这样,空下来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想到她,想她现在在干什么,在想哥哥还是也会想他,一定不会想他的吧。

走到教室门口安雪臣忽然停住了脚步,他看到走廊上如静安静的站在那里,夕阳的光晕罩住了她,安详而宁静,可是,如静的表情看起来不安而局促,在看到雪臣之后更加明显。

安雪臣神色复杂的看了如静一眼,终是抿住了嘴唇一言不发的从如静身边走过。他不知道和如静还有什么好说的。

雪臣看到她了,可是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雪臣真的当做不认识她了。如静想到这里就难过的心都微微颤抖起来。

雪臣走的并不快,如静在后面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的跟着。穿过了整个操场,直到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雪臣终于停下来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几步之遥的如静,冷淡的开口了:“有事?”

听着雪臣的声音,如静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再看雪臣冷若冰霜的脸,如静在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我走了。”见到如静不作声,雪臣丢下话准备离开。

“等等。”如静有些心急,怕雪臣就这么走掉了,雪臣好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冷的让人觉得害怕,“我想???我想请你去看我的才艺表演。”

“请我?”雪臣盯着如静精致的小脸,脸上怯怯的表情,还有看起来娇艳欲滴的樱唇,心里的愤怒忽然铺天盖地的袭来,凭什么,哥哥什么都没做就可以得到如静的心,控制不住的上前捏住了如静的下巴,语气森暗的说:“你不是已经请了哥哥了吗?”

如静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些不明白雪臣怎么变得这么愤怒,还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声音:“我???也想???请你去。”

看着如静因为疼痛而变得通红的小脸,小巧的樱唇微微张开,像是致命的邀请,雪臣想都没有想的就吻了上去,这么美好的味道不该让哥哥独占,他才是最喜欢如静的人,雪臣因为心里的愤怒加重了嘴上的力道,如静的唇软绵香甜,像是最最滑腻的芝士蛋糕,让人忍不住想要更深入,雪臣放开了如静的下巴,腾出手扣住了如静的后脑勺,让她更贴近自己。

如静开始的时候有些呆住了,她没想到雪臣会吻她的,但因为雪臣扣着她的下巴挣脱不开,可是后来,如静竟然开始感觉到雪臣唇上火热的味道,她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声,脑子开始眩晕,身子酥麻的没有力气,当雪臣更拉近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反抗,微张的唇更像是最好的邀请。

雪臣心里的愤怒因为如静的合作一点一点褪去,舌尖顺着如静微张的唇探入了口腔,撬开了不甚牢固的贝齿,顶住了小巧的舌尖。那滋味,雪臣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美妙的只想要更多,只想更深入,恨不得把如静整个吞下去。原来这味道这么的好,好到雪臣觉得就这样窒息也无妨。

如静的舌尖触到雪臣的舌尖的时候,她完全控制不住心里跌宕发麻的感觉,要不是雪臣抱着她,恐怕她连站都站不住,她拼命的想找个支点,可是全身都软绵绵的没有力气,酥麻的电流在四肢百骸乱窜,如静觉得什么都乱了,天旋地转的乱了,双手没有意识的攀上了雪臣的脖子。

当雪臣终于能放开如静的时候,如静觉得自己像是窒息了很久,忽然能够顺利的呼吸了,大口大口的喘气。雪臣盯着如静有些发肿的嫣红的唇,凑近如静的耳边问:“和哥哥比起来,是不是能让你更陶醉?”

如静瞠目结舌的看着雪臣,腾的推开雪臣,他竟然恶劣的比较,只是比较,他在和她炫耀吗?即使她喜欢雪宁,只要他安雪臣愿意,也能让她融化在他怀里。如静的眼眶里慢慢聚集了雾气。可是,她有什么资格指责雪臣,她的确很享受,她觉得自己很坏,怎么能喜欢着雪宁又这么享受雪臣的吻。

雪臣看着如静错悟的表情,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问,没办法冷静的想刺激如静。他知道自己很恶劣,但既然得不到,恶劣点又有什么关系。雪臣冷下了表情,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如静的眼泪终于没有忍住的掉落下来,她觉得自己很坏,对不起雪宁,这样的她,怎么高攀的上干净如玉的雪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