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无法医治(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611 2013-07-09 15:19:49

  第二天下午,安雪宁就说要回去了,韩如静心里虽有些疑惑,可是看到安雪宁的脸色有些苍白,又一副不想多解释的样子,没有多问,自己就是个陪客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回程的路上,安雪宁又恢复了以前疏离沉默的样子,没有表情的脸看起来白的有些透明,没有什么血气。韩如静几次想开口,话到嘴边却生生的咽了下去,安雪宁抗拒的样子,压抑的气场真是迫的人没法开口。

在小区门口两人本是告别后各自回家的,却意外的碰到了安雪臣,还有他身后有些突兀的秦澜。相对于安雪宁的镇定自若,韩如静倒是有些心虚,尤其是在看到安雪臣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怒,下一刻,本以为安雪臣会生气,却意外的听到他平静的声音:“哥,爸爸在找你。”

安雪宁并不意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温柔的对韩如静说:“我先回去了,早点休息。”

韩如静有些意外安雪宁忽然的温柔语调,却也只是默默点头。看着安雪宁离开的背影,暗自想:这是他要提早回来的原因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剩下心思各异的三个人,现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看着安雪臣和韩如静都是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秦澜耸耸肩,似笑非笑的开口:“雪臣,时间差不多了。”

经秦澜这么一提醒,安雪臣才回过神来,他差点忘记了和秦澜的正经事,心里略略有些发苦,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心里还是难过的要命。哥哥这几天不在家,看他们一起回来,明眼的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都这样了,自己还想什么呢。“哦,走吧。”安雪臣默然开口,也没有再看韩如静,朝马路走去。

秦澜随后跟了上去,经过韩如静面前的时候,忽然低声的说:“妹妹,厉害呀。”韩如静有些愤恨的看着秦澜幸灾乐祸的背影,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安家的书房里,气氛有些凝滞,安季明看着站在面前沉默的没有一丝表情的儿子,沉吟了很久才冷然的开口:“听说你这几天不在家?”

安雪宁抬眼看了一下父亲,心里有些好笑,这个父亲大人已经很久不关心他的行踪了吧。他还以为自己在这个家里是透明的呢!从他们替他领养了青瞳开始,不就意味着他们把他扔给了一个二十四小时的贴身看护吗?怎么,现在演的是哪出父慈子孝。安雪宁抿了抿嘴,淡淡的回答:“是的。”

“和韩家丫头去的?”安季明的语气偷着一丝严厉和不认同。

“您不是都调查了,还问什么?”安雪宁的语气也染上了不愉快,虽然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父亲的掌握之中,可是这样明白的听到还是很不舒服。

安季明懊恼安雪宁的态度,厉声质问:“你忘记了我的叮嘱吗?还是根本明知故犯。”

安雪宁直直的看着父亲,毫不畏惧的说:“难道我连这点人生自由都没有吗?”

“别人可以,韩如静就不行。”安季明看到安雪宁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火气就更大了,“你给我记住了,没有下次。”

“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先回房了。”安雪宁也不想和父亲争辩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冷冷的开口,也不等安季明同意就转身离开了书房。

合上书房的门,安雪宁还听到了父亲的咆哮,逆子!安雪宁牵了牵嘴角,是吗?那他可要好好表现了。

本想回房间的安雪宁,却半路折转去了琴房,好久没有弹琴了,也许可以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吧。清灵婉约的琴声倾泻而出的时候,安雪宁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轻松了下来,自己的病似乎又严重了,竟然走不完整段的山路,发作的这么频繁,是不是真的要下定决心了。

青瞳斜斜的靠在琴房的门边,听到最后一个休止音落下,安雪宁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挪动。好几天没有看到雪宁了,他真的不再需要自己的照顾了吗?青瞳有些苦涩的想。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在这个家里是不是就是多余的呢?

“明天,帮我约一下陈伯伯吧!”安雪宁的声音忽然在静谧的琴室里想起,惊的青瞳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

有些疑惑的看着安雪宁,青瞳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雪宁是要见陈医生吗?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有主动的要求过见医生,除了那些被迫安排的定期复诊。

安雪宁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门口走来,经过青瞳的身边,不耐的说:“没听到吗?”

“哦!知道了。”青瞳赶忙答应,安雪宁已经离开了琴室。

雪宁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古怪了。青瞳怔怔的想,赶忙和陈医生预约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