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秦澜要走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1532 2013-07-09 15:19:49

  “拾心”是秦澜和韩如静约好的地方,是一家地方不大却也算得上雅致的茶吧。韩如静心想秦澜的品味倒是不错,这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孩子大都是如此吧,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些些的不同。韩如静也算得上是守时的人,没想到秦澜已经先到了。

秦澜坐在古木的椅子上,面前的桌上是烟气升腾的茶壶和几个小巧精致的茶杯,都是紫砂的质地,秦澜面色从容,也不像是在等什么人,倒像是闲来无事独自品茗的茶客。

韩如静看了秦澜好一会儿,也不出声也不坐,秦澜在这一方小小的空间给人的感觉即是与世隔绝也是融入其中,始终的,韩如静都看不透他。

好一会儿,秦澜泡好一壶茶后才抬头说:“来了,坐吧。”待到韩如静坐下秦澜把刚泡好的一杯茶递到她面前,“试试,还不错。”

韩如静也没有推辞,接过来品了一口,说:“没想到你还好这一口。”

秦澜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说道:“附庸风雅罢了。”

这倒是句实话,韩如静在心里计较了一下,才问:“找我,什么事?”

秦澜只是微笑着,慢悠悠的说:“不再喝两杯?”

“我们的交情,没到喝茶纯聊天的地步吧。”韩如静说的直接,秦澜一向不做无谓的事情。

这下秦澜脸上的笑意倒是浓重了不少,心底有些赞叹面前这个看似安静的女孩子的直爽,比起秦家的那些亲戚们真是可爱多了。“我有些明白为什么雪臣会着了魔似得喜欢你。”

韩如静听到秦澜提到安雪臣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调侃,想到最近和雪臣的关系,心里有些不悦,微微的皱了皱眉,沉下了声音:“如果你就和我讨论这些,恕我不陪了。”

听的出韩如静有些懊恼,秦澜收拾了打趣的心情,其实说这句也不是全没有意思,他也看的出来最近雪臣和如静的情况,心里还是偏袒雪臣的,虽是别人的感情,也忍不住提了一句。微敛下声线,秦澜低低的说:“我要出国了。”

韩如静有些惊讶,不明白秦澜和她说这话的真正意思,却也没有追问,等着秦澜继续说。

沉吟了一下,秦澜难得郑重的说:“你可能不太了解秦家,秦家是个关系复杂家规森严的地方,秦家的每个人都不可能真正摆脱这个家族的控制,就比如我,享了几年的清净,现在也不得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出国留学。有时候,我还真不想姓秦,就像你说的,对这个姓实在没有什么大的好感。不能为自己活,有时候的确是人生的悲哀。”

韩如静听的出来,秦澜的话也是出自真心,只是不太明白他忽然对自己说这些的用意。“秦家的事,我并不想知道。他们如此对待我的父母,很难让我有好感。”

“所以,我才想提醒你,虽然你不太待见我,但是我倒挺欣赏你这个妹妹的。”秦澜接过韩如静的话茬接着说,“秦家并不是你想见就见,不想见就能不搭理的。也许你觉得只要过自己现在的生活就好,可是有时候确实连这样的想法也是奢望,因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太多的牵绊和顾忌,都会是他们逼你就范的目标。就像你想不想认祖归宗,并不是你说了算,而是他们想不想让你认祖归宗。也许你现在并不能理解,可是我在那里呆了这二十年,太了解他们的手段了。所以,总想在你真正接触他们之前让你知道一些秦家的事。”

韩如静倒真是没有想到秦澜和自己这么开诚布公的谈秦家,秦澜的心里到底有多少认同她这个乍然冒出来的秦家人。或者还因为一些别的什么。“谢谢你能这么交浅言深。”

秦澜不甚在意的笑笑,韩如静概括的还挺好,低沉着嗓音说道:“你看我自己身不由己的样子,也不能真的帮到你什么,真正想要摆脱秦家,还需要太多的时间。希望你能有这个心理准备。”

秦澜说的真心诚恳,韩如静心底有些莫名的感动,端起桌上的茶,说道:“虽然我没想过认祖归宗,但还是谢谢你这个这么关心妹妹的大哥,以茶代酒,为你饯行。”

秦澜微微挑眉,韩如静这话是认同他这个哥哥喽。端起茶和韩如静的茶杯碰了一下,说道:“谢谢小妹,以后有什么帮得上的,定尽力而为。”

终于,秦澜和韩如静的这次见面让他们都觉得相谈甚欢。原来,他们也可以这么相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