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本就是在赌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058 2013-07-09 15:19:49

  快开学的时候,韩如静还是决定找安雪宁谈谈。那次旅行回来就再没有和雪宁见过面,只是偶尔通个话发个短信彼此问候,安雪宁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泠温和,波澜不惊,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手术的事情,如静竟也问不出口。安雪宁就有这样一种神奇的力量,只要他不愿意的事,没法迫着他去做。

和安雪宁也约在“拾心”茶吧,上次来过后就喜欢上这里幽雅静谧的环境,能让人不自觉的就心绪宁静,是个说话的好地方。安雪宁来的早,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点茶,就看清水在壶中翻滚,这儿闹中取静,倒是个别致的地方,看起来如静也挺会享受生活的。安雪宁的心里其实有些不安,如静并不太主动找他,如此郑重其事的约他,应该有要紧的事情吧。

安雪宁转头看向窗外,韩如静正穿过人行道走过来,有时候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喜欢她,不是一直认为他的人生中无关情爱吗?可是就是那么一个眼神,一句话,从此钟情。安雪宁忽然无奈的笑了,他从不与命运抗争,但为了留住一个女孩子,他竟然有了赌一把的心态。韩如静,难道是他的宿命。

正想着,如静已经穿过了人行横道走进了茶吧,安雪宁转回视线,韩如静已经娉婷的朝他走来,虽是夏末,天气还是闷热的厉害,如静穿着淡蓝的连衣裙很是清凉的感觉,看着就觉得暑意消退了许多。

韩如静看到安雪宁坐在茶吧里的感觉和秦澜又有些不同,强烈的衬托了祥静,仿佛时间就停滞在这一刻,不在转动。安雪宁含笑的看着韩如静坐下,给她倒了杯清水。才开口问:“喝什么茶?”

“你呢?”韩如静看杯中是清水,有些奇怪安雪宁怎么没有泡茶。

“我不习惯喝茶。”安雪宁淡淡的解释,其实是他的身体不适合饮茶。

韩如静忽然想起秦澜那天泡的茶,就说:“普洱吧。”以前她不太这些气味浓郁色泽浓重的茶,那天试了觉得还不错,和龙井毛峰比起来也是各有千秋。

安雪宁叫了服务生点了单后才问:“换口味了?”

“你知道我以前什么口味?”韩如静有些好奇,安雪宁应该对她的喜好不是很了解才对。

安雪宁浅浅的笑了,似是而非的说:“只要有心,都能知道。”这话听起来像是玄语。

服务生上了茶,韩如静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安雪宁一向只说自己想说的话。茶香淡淡的冒上来,缠着温热的茶气,两人坐着却都没有开口,像是都在酝酿如何开始看起来不太轻松的谈话。

“你这么郑重的约我,有重要的事?”在韩如静踟蹰的时候,安雪宁先打破了沉寂。

“我……”虽是早有准备,可是真的要说韩如静也不知从何说起,“青瞳来找我,说你要做手术。”

安雪宁的脸色瞬间变得晦暗,看过去显得更加苍白,双唇紧紧的抿在了一起,却不说一句话。

看安雪宁这个样子,韩如静变得小心翼翼,轻声的说:“她想,让我劝你不要接受手术。”

“你怎么想?”安雪宁忽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声线因为愤怒而紧绷,看向韩如静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青瞳肯定已经将他的病情完全的告诉韩如静了,他现在倒想听听韩如静的想法。

“我……”韩如静忽然语塞,“我不知道,这应该是你自己做决定的事。”

安雪宁的视线变得冰冷,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表情,韩如静回答的可真好啊!是啊,这的确是他自己的事,和她韩如静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撇的真干净呀。“既如此,还找我做什么?”安雪宁的语气降到了冰点,虽然原先并不想让她知道,但既然已经知道了却这样的态度,安雪宁就不能接受了。

“我想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韩如静清楚的意识到安雪宁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是十分的气愤。可是,她还是鼓起勇气问。

安雪宁气结,她竟然还好意思问他原因,这个女孩的脑袋是用什么做的?豆腐渣吗?“青瞳难道没有告诉你吗?除了你,还有谁能让我改变主意。”安雪宁吼完这句话,脸上竟泛出可疑的潮红。

安雪宁的话让韩如静忽然流下了眼泪,雪宁,真的为了她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她并不要这样。她希望雪宁能一直好好的,能在自己看的到的地方,哪怕虚弱一些,也好过这样希望渺茫的豪赌。

看到韩如静哭了,安雪宁终究还是软下了心,起身坐到了如静身边,把如静揽在怀里,低声问:“好好的,哭什么?”

“如果是因为我,这样的责任我承担不起。”韩如静声音哽咽的擦了擦眼泪说道。

安雪宁一时语塞,他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一点,背负不起生死。良久,雪宁才叹道:“终究是我的事,并不需要你背负。”也许他自己也并不能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否正确,有时候,只是一念之间。他也是贪心能有一个可以支持的人,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能有一个可以分享心情的人。

“雪宁,我不是这个意思。”见雪宁有些心灰意冷,韩如静急忙辩解,她有些慌乱而不知所措。

安雪宁拍拍韩如静的肩,低声安慰道:“没事,我并不是怪你。只是……”安雪宁犹豫了一下,才说,“我想和命运赌一次,希望你能理解我。”

韩如静默默点头,她是可以理解,但生死大事,他的家人的态度应该更重要一些。“雪宁,你的决定我都支持,可是你家人的意见也很重要。”韩如静谨慎的选择着用词,虽然不太清楚安家的情况,可是看安雪宁的样子也是和家人不亲近的。

安雪宁只是略略的点头。韩如静知道并不能真正劝说他什么,青瞳还真是高估了她。安雪宁从来都有坚定的意志,不能为他人的话轻易改变。这样的谈话的确比想象中的要困难许多,没有尽善尽美的解决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