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我们真的已如此陌生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390 2013-07-09 15:19:49

  九月开学的时候,秦澜已经飞去了大洋彼岸,韩如静并没有去送他,肯定有很多秦家人出现吧,她就没有必要凑这个热闹。学校里传的最热烈的就是安雪臣担任了篮球队的队长,并代理了学生会主席的职务。安雪臣的名字一下子热闹起来,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大家热切的讨论着,尤其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更是把他当做即秦澜之后最具魅力的白马王子。

韩如静默默的穿过走廊,耳边都是议论声。“你们知道吗?今天升旗安雪臣会发言耶!”

“他真是很帅呀,坏坏的样子,比秦澜更让人心动。”

“是啊是啊,要是能和他同班就好了,就能每天看到他了,真是一种视觉的享受。”

“我远远的看到他心都会乱跳呢!”女生们明显兴奋的声音飘进了韩如静的耳朵,大的假装听不见也不行。韩如静有些纳闷: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雪臣有这么完美呢?秦澜听到这样的议论会不会有些后悔?雪臣,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呢,现在,他在那个高高的位置上,是她不能企及的高度。

在操场上站队完毕,韩如静还在冥想着雪臣现在的样子,等会儿站在升旗台上的样子。前面的陆妮忽然转过身来问:“哎,你有没有想过安雪臣变成大众情人的样子?”

韩如静忽然就愣住了,奇怪的看着陆妮,陆妮只是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也没有想等韩如静的回答又转了回去。倒是让如静愣了好久,直到周围女生的小声议论才拉回她的神游,看向礼台上站着的安雪臣,说不清的觉得他忽然变得高大。难道这就是距离吗?

现在她和雪臣的距离,他在高台之上众人仰视,她只是茫茫人群中的一份子,他根本关注不到她,她看着侃侃而谈的雪臣,忽然笑了,雪臣的身上已经有那么强烈的光芒了吗?耀眼到无法掩盖,原来雪臣真的是个发光体,让人没法逼视的存在。韩如静莫名的咬了一下唇,心里有些酸涩的低下头。

安雪臣发言之后站在一边,面上带着礼貌的笑容,教导主任还在滔滔不绝的强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安雪臣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如静应该也在其中吧,只是他看不清,安雪臣的眼睛稍微眯了眯,如静看到这样的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会和其他人一样吗?或者,她根本不曾关心。安雪臣忽然觉得这不是他要的距离,他不想成为第二个秦澜,大众情人,他可没有兴趣。

下午自习课的时候,韩如静正在安静的看书,新学期刚开始,作业并不是很多。陆妮忽然走了过来,突兀的对韩如静说:“我要去学生会开会了,今天可是安雪臣第一次主持会议,一定要给他去捧场。”

韩如静有些错愕的抬头看着得意的陆妮,不明白为什么她总要在自己面前提起安雪臣,陆妮喜欢安雪臣也不要把她当做假想敌呀,可是,她不想解释,一直以来,她的解释都让人当做掩饰了。

陆妮看到韩如静错愕的表情,以为自己成功的打击到她了。洋洋自喜的离开教室,临走还不忘炫耀的说:“对了,我们文艺部还有几个干事的名额,如果你想参加的话,我这个文艺部长还是可以卖个人情给你的。”

陆妮的话还是让韩如静开始反思了,原来大家都有了新的变化,只有她,还是老样子。是不是有些不思进取呢?她是不是也要努力,免得让陆妮之类的更看不起。韩如静怎么会不明白,陆妮是嘲讽了她,因为她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安雪臣身边。

整一个自习,韩如静都陷在自己的沉思里面,甚至没有听到下课的铃声,直到教室里光线暗了下来,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到了吃饭的时候,如静站起身走向教室外面,却意外的在楼梯转角看到了安雪臣。

安雪臣安静的靠着栏杆,眼神完全的放空,没有焦点。那画面很美,如静觉得雪臣每次安静下来都特别的柔软,特别让人心疼,这样的雪臣能看到和雪宁一样的神色,果然还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韩如静默默的走过去,本想越过雪臣不打扰他,却没想到身后传来雪臣的声音:“不打个招呼吗?”不知什么原因,听起来疲惫不堪。

韩如静有些讶异,停下来转身,抬头对上了安雪臣收拢的目光。“恭喜荣升会长大人。不敢轻易和您打招呼呢!“本是句玩笑话,如静原意也是想调侃一下雪臣。

没想到安雪臣忽然沉下了脸,有些不悦的说:“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

“官大了摆谱,命令我呢!”韩如静没想到安雪臣忽然变了脸,心里也生出了别扭的感觉,语气不禁有些赌气。

“如静……”安雪臣走过来,在很近的地方和韩如静对视,有些无奈的说,“我还是原来的安雪臣。”

“不是,现在学校里还有人不认识你的吗?”不知是不是因为激动,韩如静的声音有些大,“你站在台上,大家都仰视你,包括我,这就是距离。”

安雪臣没想到韩如静那么激动,有些木讷的说:“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些的。”

“我也觉得没什么可在乎的,可是陆妮说她可以和你站在一起。”就因为这句话,挑动了如静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在烦躁什么,但就是心烦意乱堵得慌。

陆妮?!怎么又是她,今天例会的时候就数她发言积极了。会注意陆妮也是因为秦澜曾经的提醒,调查了她却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后来就没有关注了。没想到如静忽然提到了她。安雪臣有些不解的问:“关陆妮什么事?”

韩如静沉着脸,却没有说话,她总不能说心里堵得慌是因为陆妮的话受刺激了吧。就好像自己的私人珍藏被别人分享了,说出来还不让安雪臣更得意。

“你到底在气什么?”安雪臣不明就里,但仍旧好脾气的问,“如果气我当了这个学生会主席,那我可以不当,如果气陆妮进了学生会,那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我没有。”韩如静很快的否认了。

安雪臣看着韩如静因为生气有些泛红的小脸,无奈的说:“还说没有?我忙了一天,有空就想来看看你。”

“你现在是大忙人,我可劳驾不起你特地来看我。”还没等安雪臣说完,韩如静就打断了他的话。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韩如静冷嘲热讽的话让安雪宁也烦躁起来。

“你管我讲不讲道理。”韩如静吼道,推开安雪臣就要走。

安雪臣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韩如静的手腕,韩如静使劲挣脱却挣脱不了,不禁又气又急的喊:“你放手。”

“我不……”安雪臣刚开口,楼梯上传来了嬉笑声,已经有学生来上晚自习了。安雪臣手劲一松,被韩如静挣脱开,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楼梯口。

安雪臣不禁苦笑,如静这是为的那般,就这样和他生分了吗?就为了一些虚名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