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陆妮的陷阱(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150 2013-07-09 15:19:49

  直到尝到如静唇畔咸咸的味道,安雪宁的理智才慢慢的回笼过来,意识到如静哭了。安雪宁放松了力道却没有放开如静,他的确实生气了,他那么在乎她,却得不到同等的回应,他的心怎么能够平衡。

韩如静也不再挣扎,只是静静的掉眼泪,绯红的脸上满是泪水,看起来狼狈不堪,却也倔强的一言不发,她是做错了,可是雪宁也不能就这样对待她。她有自己的自尊,并不能无条件的妥协。

安雪宁就这样盯着韩如静看了好一会儿,她哭了,他也心疼,但安慰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他的气愤不仅仅来自知道了这件事,更是因为那个人是和如静比他还要亲近的安雪臣。他的心里同样有着深深的不安,安雪臣要从自己身边抢走如静真是太容易的。

好一会儿,安雪宁才放开韩如静,没有温度的说了句:“没有下次了。”转身就离开了。把如静一个人丢在漆黑的夜里,韩如静蹲下身子,把头埋在臂弯里,终于泣不成声。安雪宁的猜忌,让她忽然就没有了信心。

月考前的最后一天,韩如静在教室里做最后的冲刺,考试这个事情,准备是永远也做不完的,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呀!正在努力解题的时候,陆妮忽然晃进了教室,在韩如静身边坐下说:“看起来还真是用功的很那?”

韩如静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就有看会了习题,这个讨厌的人真是一点都不想搭理她。自从陆妮加入了学生会之后,每天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就没怎么看到她,自己也觉得清净,每次她一出现就准没什么好事。

“明天就考试了,韩如静你有把握吗?要不然还是把报名表格要回来,免得到时候丢人。”陆妮叹了口气,说着轻松的风凉话。

韩如静这次头也没抬,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你等着看就是了。”

陆妮看刺激不到韩如静,心里有些不甘,思索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雪臣好几天没来看你了吧,也是,最近学生会不知道有多忙,雪臣肯定是累的要命,没有好好休息。前几天篮球队训练的时候还受了伤。”

“你说什么?”韩如静倏地抬头,吃惊的问,“雪臣受伤了,严重吗?”

“怎么不严重。”陆妮发挥着她的想象力,夸张的说,“手都打了厚厚的石膏,一定疼死了。”

“他人呢?在哪?”韩如静打断陆妮想继续添油加醋的想法,着急的问。

陆妮却不紧不慢的说:“这我哪里知道。你不是和他亲近吗?怎么连你也不知道吗?对了,雪臣还特地嘱咐我不让告诉你。看我,这是多嘴。”

陆妮的后面的话韩如静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拿着手机急匆匆的就往教室外面冲,也不记得这是自习课,还没下课呢!班里不少同学都奇怪的看着她。

“哎,你可千万别告诉雪臣是我告诉你的。”陆妮的声音大的整个教室都听到一清二楚,霎时间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到她身上。

陆妮讪讪的笑着,说道:“没什么,我就告诉韩如静安雪臣受了点伤,她就心疼的找他去了。”看到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陆妮心里偷偷的笑开了花,韩如静,这次还不整死你。

韩如静一边奔下楼梯,一边打着安雪臣的手机,手机那头总是无人接听,最后,伴随着标准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韩如静有些愤恨的和上手机,虽然知道安雪臣现在不太可能会在教室,但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

不出所料,韩如静在安雪臣班级的后门偷偷的扫视了一下,果然安雪臣的座位是空的。犹豫了一下,韩如静还是决定去学生会办公室找人。晚上的办公大楼阴森的有些骇人,只有走廊昏暗的廊灯摇摇晃晃的亮着,学生会在办公大楼的最上层,类似一个巨大的会议室,韩如静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寂静的空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声,如静的心突的跳了一下,打开手机的屏幕靠着微弱的亮光往前走,尽头还有两扇门,看起来像是两个办公室。

韩如静慢慢走过去,伸手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啪嗒”一下,门竟然开了。“谁?”低沉的声音在这个静谧的空间里显得特别幽深。韩如静的心跳漏了半拍。

“是谁?”询问的声音又近了一些,韩如静面前的门忽的被拉开,门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生,灯光从他身后投射过来,却看不清他的长相,只凭身上的气息,韩如静就知道不是安雪臣。

“对不起!我找错地方了。”韩如静赶忙道歉,心里有些心虚害怕。说着就往外退。

“等一下!”男生的声音响起,却不似刚才这么凌厉,“你找这么人?”

“我……”韩如静犹豫着该不该问,毕竟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她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已经够不合理的了,万一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不是给雪臣添了麻烦。

“景晨,和谁说话呀?”正当犹豫不定的时候,屋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听出来是安雪臣,韩如静心里一阵欢喜。

“有个小美女来找人。你来看看。”被叫做景晨的男生语气明显的狭促。

“就你喜欢胡说八道。”安雪臣笑着骂道,边走了过来,“我看看。”

景晨让了个身位给安雪臣,嘴上还说着:“你看吧,我才没胡说,够漂亮吧。”

安雪臣朝门外望去,在看到韩如静时不免有些吃惊:“如静,你怎么来了?”

“我……”原先是想来看看安雪臣的伤势如何的,现在被个陌生人一闹腾,还在一边看好戏的样子,一时语塞了。

安雪臣看到韩如静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把韩如静拉进屋子焦急的问:“你到时说话呀?是不是除了什么事?”

“我……这……”韩如静那眼神瞟了瞟景晨,景晨立马明白了,感情是嫌他碍眼,好吧,原本是想看点热闹,现在想想还是赶紧闪人的好,免得日后别安雪臣包袱。

“你们聊着,我先走了。”景晨客气的说着,朝安雪臣眨眨眼,笑得神秘兮兮的走了出去,顺便还带上了门。

“清场了,能说了吧?”安雪臣从讶异中缓过神来,问道,脸色有些凝重,如静这样急冲冲的来找他,该不会出了什么大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