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陆妮的陷阱(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375 2013-07-09 15:19:49

  “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韩如静这时才安定下来,想起了她来的目的,赶紧上下的打量一番,看到安雪臣的手缠着绷带之后,说,“有没有骨折呀?医生怎么说?”

韩如静着急的样子让安雪臣很受用,唇边也多了一抹微笑,说道:“别着急,我没事的。不看,不是好好的,能走能动。”边说还边把手摇来摆去。

“你别乱动。当心碰到伤口。怎么弄伤的呀,这么不小心。”看到安雪臣受伤,韩如静本能的就开始唠叨起来,这么习惯还真是很难改变,“要是以后落下什么残疾,可怎么办好?”

安雪臣任由韩如静喋喋不休的说着,每次他受伤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如静是紧张他的。他的心里反而生出安慰来,直到韩如静讲了一大堆的道理后,安雪臣才慢悠悠的开口:“我发现只有我受伤的时候你才对我好点呢。要不以后经常弄点小伤小痛什么的。”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一点都不正经。我一听说就跑来找你……”说到这里,韩如静忽然想起来质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怎么莫名其妙关机了,害我跑来跑去的找人。”

“哦。是吗?”安雪臣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才不好意思讪讪的说,“没电了,我都没发现。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不是告诉陆妮不让说的吗?”

韩如静一听这话,不由得生气起来,嚷嚷道:“什么意思呀?还不想让我知道呀。合着我多此一举白担心你了。”

“不是,我就是怕你分心,马上就月考了。再说我也没什么大碍。”说着安雪臣就想伸手去拉韩如静,没想到韩如静却偏身躲开了,她忽然想到了安雪宁冷峻的话,心里有些混乱。

安雪臣却不明就里,问道:“如静,怎么了?”

“没什么。”韩如静有些尴尬的说,“既然你没什么大事,我也就放心了,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等等,我和你一起回去。”虽然觉得韩如静有些怪怪的,安雪臣却聪明的没有追问。有时候事情弄得太清楚明白,就会断送掉很多其他的可能,变得没有转圜的余地。

“不用。我自己回去行了。”韩如静连忙推辞,听到安雪臣受伤的时候她并没有想这么多,现在觉得应该和安雪臣保持点距离才行。

韩如静突如其来的疏离让安雪臣心里有些微微的发苦,可是终究没有在面子上表现出来。“就这么定,这么晚一个人回去我可不放心。”安雪臣态度坚定的时候,韩如静也没有办法推辞。

“这是学校,有什么关系?”虽然不敢反驳安雪臣,但韩如静还是嘟哝了自己的不满。

“天真,学校就没有坏人吗?”安雪臣对韩如静的话嗤之以鼻,关了办公室的灯,往外走去。

穿过会议室,安雪臣伸手去拉门,可是却没有拉开,他心里有些疑惑,手上又加了点力气,还是没有拉开,安雪臣的心里顿时有些不安起来。会议室的门被人锁住了。

“雪臣,怎么了?”韩如静看安雪臣拉了好久的门都没有动静,隐约的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这门好像被锁住了。”安雪臣的话说的还算平静,可是韩如静大惊的叫了起来,“那怎么办呀?”

安雪臣也不显得慌乱,只是问:“你的手机呢?给我。”

韩如静乖巧的把手机递给他,也不再问,反正只能靠雪臣想办法了,她问了也是白问。只见安雪臣按了几个号码,接通后说:“景晨,你在哪?”

“现在这个点,当然在寝室准备就寝了,怎么,和你的小美人聊的愉快吗?”景晨嬉笑着打趣。

安雪臣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调侃:“你打住,我现在被锁在办公室了,快点滚过来。”

“什么?还有人敢锁住你?”手机那头传来了不可置信的声音,“真是胆大包天呀!可是现在都熄灯了,我怎么过来呀?”景晨还不忘适时的假惺惺一把,让安雪臣日后能感激他的大恩大德。

“少废话,快点。”安雪臣也不给景晨再说话的机会,就自行挂断了,怎么过来这种事应该不用他教吧。

“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等着。你先坐一下吧。”安雪臣打开会议室的灯,倾泻的灯光终于让房间有了暖意。安雪臣不再说什么,陷入了自己的沉思,晚上的事让觉得十分蹊跷,好像一切都安排好的,说不上来的不对劲。

“你说,是陆妮告诉你我受伤的事?”安雪臣忽然问。

韩如静点头。不明白安雪臣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为了不让韩如静担心,安雪臣不再说什么。忽然,“啪”的一下,会议室里的灯光全暗了,如静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啊”的叫出声来。

“如静别怕,只是熄灯的时间到了。”安雪臣伸手拉住韩如静的手,却发现如静的手抖得厉害,黑暗里看不清如静的表情,安雪臣不禁有些担心,“你还好吧?”

“恩。”韩如静回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安雪臣想拉把椅子靠着如静坐,可是韩如静却怎么也不可放手。“如静,我只是拿把椅子。”

“不好。”因为对黑暗的恐惧,韩如静叫的有些凄厉,安雪臣没办法只能把韩如静拉过来抱在自己怀里,清新独特的幽香袭来,他忽然就后悔了,这温香软玉在怀,他是想自己把自己玩死吧。

“雪臣,我害怕。”韩如静的声音低低的,颤抖的身子挨近安雪臣,想寻找一点温暖,人生来就惧怕黑暗,喜欢在黑暗中寻找有温度的东西。

安雪臣轻轻的拍着韩如静的肩,安慰的说道:“别怕,有我在,如静相信我吗?”

“恩。”韩如静用力的点头,从来他们都是彼此信任的,也许理智告诉她不要靠近,可是最后总敌不过心底深处的潜意识。安雪臣的怀抱让她莫名的安心,韩如静低声的问,“雪臣,我是不是很坏,我应该和你保持距离的,我这样会对不起雪宁的。”

安雪臣的眼中透露出痛苦,每次听到如静说起哥哥的时候他都难过的无所适从。他能怪她吗?又或是他只能怪自己不够坚定,明知结果还不肯放弃。“不是的,如静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娃娃,都是我不好,如静要怪就怪我好了。”安雪臣用低哑的声音安慰着韩如静,他还是舍不得让她伤心。

雪臣,你根本就知道,我心里有多矛盾,我已经伤害了你,如果我再因为你而伤害雪宁,就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我,已经没有资格能说是不是喜欢你了。她讨厌陆妮,不喜欢雪臣当了大众情人,这段时间所有的别扭,让她终于明白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雪臣的心情完全超过任何一种正大光明的关系,她装作不知道,只是她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在雪宁决定为她做手术的时候。“雪臣,对不起!”现在的她什么都无法说出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