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姨妈的款待(2)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477 2013-07-09 15:19:49

  韩如静走进乔微的房间,乔家住的是老式的房子,屋里的摆设有些陈旧,橱柜桌板的面上还有些掉漆,墙上的粉刷看上去就有些年头了,斑斑驳驳的,看起来姨妈过的并不是很富裕。一直只是看到姨妈两母子,如静却也不敢问姨夫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她又何必揭人伤疤呢。

“如静,你坐。”乔微拉过一把老式的藤椅给如静坐,自己坐在了床沿上。并从床边的矮柜上拿出一个铁盒子,盒子看起来有些年份了,显得锈迹斑斑。

乔微从盒子里取出两个半张的照片,递给韩如静,说道:“这是你父母的照片,我也就这么一张了,当时一时气愤剪成了两半,幸好没有扔掉,现在给你也好留个念想。”

韩如静接过来,上头的一张她以前见过,是她的母亲,看起来她和母亲真的十分的相像,下面一张不用说是他的父亲,怎么说呢,的确和秦澜的父亲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照片上的人看起来依旧年轻,而秦安已经满是岁月的印迹,所以说早离开的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并不能说的清楚。可是,照片上的人虽是她的亲生父母,对于她来说却像陌生人一样,韩如静也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姨妈,还是您留着吧。”这些照片也许对姨妈更有意义。

乔微摆摆手,叹息道:“我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是个好孩子,我看了打心眼喜欢,今天让你来也是有事想告诉你。日后你定会回到秦家,有些事情你早晚会知道,由我亲口和你说总比听别的旁人添油加醋的好。”

韩如静看乔微表情凝重,想必说的也是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由得端坐起来,正经的说:“姨妈但说不妨,如静会认真记下的。”

“你父母的认识,是源自我和秦阳。”乔微的声音低哑,陷入了往日的回忆,“这是个有点老套的故事,秦家一直以来都是大户人家,我祖父曾是秦府的管家,又一次祖父带我去秦家玩,就这样认识了秦安。年少的时候总是相信爱情可以义无反顾的冲破一切的阻碍,可是后来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我和秦安也曾经爱的轰轰烈烈,但最后秦安还是抵不过家里的压力,妥协了。他另娶她人,我含泪远走。也因为这样,我妹妹和秦阳认识了,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们的事情,直到又一次秦安告诉我秦阳在家里大吵大闹的要娶小沫,我才知道他们的关系到了这种地步。”

说到这里乔微停顿了一下,回忆并不是容易碰触的东西,会带出一些自己有时都不能想象的伤痛,韩如静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乔微平复,一时之间满室寂静。乔微的话还是带给她很大的震惊,双胞胎兄弟爱上姐妹花,当时的秦家一定闹的翻天覆地。

“我也曾劝过小沫,可是当时的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服她的理据。”乔微平静了下来,继续说,“后来,秦安结婚了,秦阳觉得他的婚姻没法得到秦家的认同,就和小沫私奔了。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再没有他们的消息,只收到过一张他们的合照,说是结婚了。后来,我也搬家了,再得到他们的消息就是他们出事的时候。”

说到这里,乔微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她那时几乎不敢相信小沫就这么离开人世了。她以为,她们总还有相见的机会,哪知道她都来不及看妹妹最后一眼。此后经年,每到夜深人静她都会想起乔沫,想起她是不是幸福的离开的,又或是和她一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几乎痛不欲生,秦安给她的打击,加上乔沫,如果不是有小景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撑到今天。

“姨妈,妈妈不会怪你的。”虽然知道安慰有些苍白,韩如静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安慰神情歉疚的乔微,逝者已矣,那么多年之后,生者又何必如此自责。

乔微拍拍如静的肩,微微的摇头,声音也有些哽咽:“你妈妈从小纯真善良,你和她真的很像,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照顾好她,让她这么年纪轻轻的就……”乔微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落泪。

“幸福并不是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的,只要他们觉得值得,即使短暂,也是圆满的。”韩如静感叹道,姨妈和秦安,自己的亲生父母,又有谁能说的清楚谁幸福谁不幸呢?

乔微的眼中略略闪过惊讶,如静和小沫多么相似呀,也许有一天她也会为了爱情飞蛾扑火的不顾一切。“我想,秦阳和小沫把你托付给友人就是不想让你和秦家再扯上关系,可是你毕竟是秦家的子孙,如若有一天你回去了,那么能多知道一些你父母的事也是好的。”

“谢谢姨妈,替我想的这么周到。”韩如静真心感动于乔微的坦诚和真挚用心。

乔微迟疑了一下,才像是下了决心的说:“我也不知为了你,还为了小景,当秦家人再次出现的时候,你们终究都是要回去的。”

“姨妈,你是说……”虽然也隐隐的猜到乔景必然和秦家有某种联系,但姨妈如此的直言不讳还是让如静觉得吃惊。

乔微默默的笑了,说道:“他是秦安的儿子,你们真的是亲上加亲的兄妹。这事秦安是知道的,但小景我不能确定他是否知道,纸包不住火,终有一天他会知道的,我也希望你们将来能守望相助。”

乔微这么的坦白,韩如静也不禁动容,一个未婚生子的女子,要独自承受多少闲言闲语,这一路走来,到底是有多少辛酸,难怪乔景哥哥对姨妈这么孝顺。“姨妈,您真是辛苦了。”

乔微摇摇头,笑着说:“大半辈子都过去了,辛苦也早就忘记了。现在能这样,我真的是很安慰了。”

韩如静知道乔微这些话说的轻松,做起来并不容易。姨妈的这份深情,是秦安一世都再难偿还的。秦安能做的,也只有让乔景认祖归宗,得到更好的生活,可是乔景还需要这样的补偿吗?

后来韩如静一直和乔微聊着家常,也说一些亲生父母的事情,回忆也许能抵消一些乔微心中的歉疚,如静并没有打断她。直到乔景来敲门,两人才结束了谈话。

“你们是有多少话要说呀,太阳都下山了。”乔景状似不满的抱怨道,“如静来了之后,老妈你都快不记得我这个亲儿子了。”

乔景的话把乔微逗乐了,笑骂道:“就你小子没正经,我不能对如静好吗?要是我能有个这么贴心的女儿,才不指望你这个傻小子呢。”

“如静你都抢了我在我妈心目中的位置,这要怎么赔给我呀?”乔景不依不饶的闹着。

“赔你一个这么水灵的妹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乔微笑着说道。

乔景支着脑袋想了会才说:“妹妹固然好,要是女朋友就好了。”

“那你就找个如静这样的给我看看,也算是祖上积德了。”乔微笑着调侃不正经的儿子。

乔微母子俩有趣的对话让韩如静倍感亲切,他们的日子虽然艰苦,但好在母子同心。在乔微的再三挽留下,如静吃了晚饭才由乔景陪着回家了,并一再保证有空就会来看姨妈,乔微才肯放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