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雪宁误会了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269 2013-07-09 15:19:49

  出了地铁站,还有些路,晚上的月色很好,凉风徐徐,韩如静说要走着回家,乔景也爽快的答应要陪如静一块走回去。

“和你谈过之后,我看妈妈似乎开心了很多,如静真是谢谢你。”乔景的手插在裤袋里,走在韩如静的身边。

韩如静却有些调皮的踩到了人行道的边沿上,小心翼翼的走着。“乔景哥哥,你别这么说,我也很开心,我觉得你和姨妈相处的气氛特别融洽,很让人羡慕呢。”

挺韩如静这么说,乔景不解的问:“你父母待你不好吗?”

“当然不是,只是有时候过于客气了,反而觉得不像不家人,从小只有哥哥和我最亲,只是现在哥哥也出国了,我连说心里话的人也没有了。”韩如静小小的感叹道,以前还有雪臣可以说说话,可是现在连雪臣也变得这么奇怪。

“那你以后可以找我呀,就把我当做你的姐妹淘。”乔景笑嘻嘻的说。

韩如静想了想,认真的点点头,说实话乔景的性格,还真能成别人的姐妹淘呢!“不过乔景哥哥只能和我做姐妹淘,不然以后找不到女朋友,姨妈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乔景只是笑笑,也不答话,伸手护着在人行道边沿走的危危险险的韩如静,没想到这个妹妹还有这么淘气的一面,却也任由着她自个玩的乐呵。

“乔景哥哥有没有想过爸爸?”韩如静也没有回头,忽然问,姨妈的话她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试探一下。

恩?乔景微微愣了一下,回答的声音却冷了许多:“我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父爱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爸爸的样子?”

“小时候想过,现在,不想了。”乔景说的有点轻讽,小时候他每次问起,母亲都会泣不成声,后来渐渐的,他也不再问了,与其关注一个从来不曾出现的人,还不如和妈妈好好的过日子。现在,他已经知道爸爸是谁了,可是他真的不再需要父爱了。

“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吗?”

“如静想问什么就直接一点,不要绕来绕去的。”乔景知道母亲一定和如静说了很多,当然包括他的身世。

听乔景这么说,韩如静也不好意思绕弯子了。转过身来,却因为没有站稳身体摇晃起来,乔景眼明手快的揽住韩如静才没有摔下来。“这么不小心,以后可不许一个人这么玩。”乔景淡淡的斥责,语气里却全是关心。

韩如静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哎,当哥哥的是不是都这么啰嗦,嘴上却说着:“知道啦。乔景哥哥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看到如静站稳了,乔景才放开她,脸色显得有些晦暗,半响才说:“知道。秦澜也知道,可是我们都不想知道,所以装作不知道。”

哦!韩如静领会了,大家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呀。“如果有一天秦家找来了呢?”

“如果有那一天……”乔景顿了顿,才反问,“如静会怎么做?”

“我?当然不想回去了。”话音刚落,如静就明白了,原来乔景是那么明白的一个人,他们都不想回去,可是,真的能不回去吗?秦澜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了。

乔景笑了笑,拍了拍韩如静陷入沉思的小脸,说:“好了,你到家了,我先回去了。以后的事以后再烦恼,知道吗?”

“恩,乔景哥哥慢走,路上小心。”韩如静和乔景道别后,转身又陷入了沉思,乔景和秦家的瓜葛,似乎比自己要麻烦上许多。他们彼此不相认是对的,但上一辈的人会这么想吗?

想着想着也没有仔细看路,却腾的撞上了一堵胸膛。“对不起!”也没顾得上撞疼的鼻子,韩如静连忙道歉。抬头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安雪宁,心里一阵惊喜,“雪宁,怎么是你?”

“看到我很奇怪吗?”安雪宁的语气冰冷的像数九寒天,“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亏心事?”

韩如静这才看清安雪宁的脸冷峻晦涩,隐约间有怒火升腾,韩如静小心翼翼的问:“雪宁,你怎么不高兴啦!是不是怪我太久没和你联系啊?”

安雪宁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心里却冷哼着:原来还知道很久没联系了!

“你听我解释。最近实在是有些忙,抽不出时间。”韩如静有些懊恼,每次都是这样,只要碰到安雪宁发了脾气,她的伶牙俐齿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啊,我看你也挺忙的,忙着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安雪宁冷哼着,他可全看见了,刚才如静和那个小白脸的亲热劲。

安雪宁这么一说,韩如静急了:“你胡说,我没有。”

“你敢发誓你没有?”安雪宁冷冷的丢出一句话,心里却也七上八下,不知道如静到底给什么答案,其实他还是希望如静能否认的。即使他看到了,也不希望是真的。

“我……”韩如静刚想发誓来着,却偏偏想起了安雪臣的那个吻,那样的程度,怎么能当做没有发生过。“我……”韩如静却怎么也说不出否认的话来。

看着韩如静支支吾吾的样子,安雪宁的心理冰冷冰冷的,原先他还希望如静能和他解释,可是,如静竟然解释不了,那么,他看到的是真的了。安雪宁一言不发的扭头就走。

看到安雪宁走了,韩如静也着急了,心里想着可不能让他误会,急匆匆的追上去拉着安雪宁:“雪宁,你听我解释,那次完全是意外,我也不知道雪臣怎么就会吻我……”

安雪宁的脸上血色尽退,难看的没法形容,他还真不知道原来如静和自己的弟弟还有这一出,两个人瞒的可真好呀!是不是就没打算过告诉他。

看安雪宁的脸色越发的难看,韩如静泫泪欲滴,声音都有了些哭腔:“雪宁,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了,你说句话呀?”韩如静恳切的看着安雪宁。

不会发生?那他刚才看到的是什么?安雪宁心里冷哼道,他足不出户,她韩如静就当他是傻子吗?盯着韩如静的眼神变得深沉,倏然重重的吻上了韩如静的唇,光想着这上面有安雪臣的味道,安雪宁就想把那些气味统统抹掉。

安雪宁的吻来得突然而深重,带着明显的惩罚的意味,韩如静吃痛的叫出声来,伸手想推开安雪宁的禁锢。

安雪宁感觉到韩如静的挣扎,心里的火窜的更旺,嘴上的力道也失去了控制,粗暴的亲吻如静娇弱的唇瓣。男女力量上的悬殊让韩如静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安雪宁的怀抱,如静心里发酸,眼泪溢出了眼眶,这样的雪宁,是她不曾见过的。他可以冷漠可以淡然,可是不能这样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对待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