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去或留(1)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3011 2013-07-09 15:19:49

  月考成绩放榜的那天,学校告示栏前格外热闹,大家都挤破了头往里看公布的成绩,因为告示栏的另一边还有一张学生会的公告,上面清楚地写着参加竞选学生会学习部长候选人的成绩排名。并附有说明,本次竞选以总分排名取分数最高者,出现并列情况需加试。

大家议论的正是这个并列的情况,在公告排名的前两位,赫然写着韩如静和程墨兰的名字,并且两人分数相同。程墨兰的成绩一向很不错,基本考试都在前十名之内,倒是很少人知道韩如静,纷纷打听。

“墨兰,你真是厉害呀。”和程墨兰一起站在公告栏面前的同班同学佩服的说,“可是,这个韩如静是什么人呀?怎么没有听说过?”

程墨兰的脸上并没有什么高兴地表情,成绩在她的意料之中,当初她也是觉得没有什么人是她的竞争对手,没想到……这个韩如静到底是何方人士?以前,从没听说有个考试这么厉害的人。并列第一,还真是有黑马杀出呀。程墨兰盯着告示看了一会,忽然说:“走,去会会那个韩如静。”

班级里那些平日里对韩如静不怎么搭理的同学忽然都变得热络起来,都纷纷的来套近乎,学校就是个小社会,投机之心人皆有之,大家看到了韩如静的实力之后,都不再轻视她。

对于这种状况韩如静忽然变得有些不能适应,周围多出了这么多奉承的人,她都有些应接不暇了。直到有同学热心的来告诉她有人找她的时候,她才得以喘口气,原来做名人真是很累呀。

程墨兰站在走廊上,身上的气场就足以压倒大多数人,旁边的人虽然看好戏的居多,却也没有多话的,这并列第一倒是有趣,一个位子,两个人争,火药味十足,还不是给大家提供茶余饭后八卦的最佳材料。

韩如静站在程墨兰面前的时候,程墨兰也有些惊讶,这个女孩子看上去一点凌厉的气势都没有,只看起来像个漂亮的娃娃,大多让人觉得是花瓶,虽能颠倒众生,却没半点脑子的样子。程墨兰有些意外的说不出话,只是喃喃的问:“你就是韩如静?”

“是我。”韩如静回答的镇定,听旁边的人说面前这位就是和她并列的程墨兰,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从入学开始总能听到老师的夸奖,长期占据着成绩榜的前十位。这么优秀的人韩如静原本也不怎么想结交,她并不是针对她,可是好像面前的这位并不是这么想,看起来气势汹汹的样子,“你找我有事吗?”

程墨兰这是回过了神,话锋也变得凌厉:“默默无闻的状元,还不值得我来认识一下?”

“哦。那现在认识了。还有其他的事吗?”韩如静平静的说着,也不理会程墨兰话中的轻讽,她本就无意认识程墨兰,只是凑巧她们的成绩并列而已。

“你……”韩如静的冷淡和平静让程墨兰恨不能接受,就像一场激烈的争斗,自己斗志满满的上阵,对方却完全不在状态,好的对手,起码应该对对方同样的重视与尊重。“韩如静,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是呀。那只好拭目以待了。”韩如静轻轻的笑着,她好像已经不那么在意那个位置,自己当时也许是一时气愤吧。

程墨兰的心里忽然升起来丝丝怒意,这个韩如静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还有什么比自己认为的对手却不把自己当做对手更让人气愤的事呢?程墨兰觉得自己就像挑梁的小丑上蹿下跳,可人家根本没理会她。

气氛就这么僵持下来,韩如静不说话,程墨兰也没有要走的样子。空气像是凝滞在这一小方空间了,压抑的难受。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没人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我说,你的小美人一向都是这么淡定的样子吗?”景晨在安雪臣耳边小声的问道。

安雪臣只是微笑,说道:“我认识她这么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子。”如静的表现让他也有些吃惊,也知道她的淡然只因为她不在乎。她未必是真想要加入学生会,更多的是在赌气,气他或是气别人,终究是在气她自己。

“所以你对她这么着迷,不只是美人呀。”景晨还不忘小小的调侃一番,接着问,“要是我想找她谈谈,你介意吗?”

安雪臣这才恍然,原来这才是刚才景晨软磨硬泡找他来的真正目的。“我是不介意,她一向是自己拿主意的,不过你可不要超了我的底线。只是,你为什么……”

景晨沉吟了一下,才说:“你为什么,我就为什么。”

安雪臣的脑子转了转,终于明白了,有些狭促的笑着说道:“哦,我倒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事呢!原来也是美人关难过呀。只是,你这品味的确特殊了点,确定搞得定这么强势的女人吗?”安雪臣虽只是远远的看着,也觉得程墨兰身上的气势逼人的凌厉,一般人怎么能是她的对手。这玫瑰虽艳却扎手的很,不好采呢。

景晨但笑不语,每个人都有自己眼里的西施,并不需要比较,只要自己觉得好便是好的。却看到程墨兰和韩如静周围似有硝烟弥漫,看向安雪臣说道:“这大庭广众的,你不去安抚一下,顺带转移一下大众的注意力。”

安雪臣笑着骂道:“你小子,就知道牺牲我的色相,记得,帮的可是你.”

“知道了。你有吃亏的时候吗?下次去我那,给你贵宾折。”景晨嘟哝着跟着安雪臣一起走向人群。

“同学们让让,怎么这么热闹,看什么呢?”安雪臣换上标准的笑容,语气也变得亲切。

大家看到是学生会的两大巨头来了,纷纷自觉地让了路,女生们更是把注意力转向了安雪臣和景晨。话说这二位长得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皮囊,只是景晨一副当儿郎当的样子,还喜欢在嘴上吃人豆腐,相对于安雪臣的白马王子样,大家自然更喜欢文质彬彬的王子了。

“哟,本还想给二位状元介绍呢,没想到已经自己先认识了,如此识大体,省了我不少心。今后也一定是我们学生会的好帮手。”安雪臣的这几句话里子面子都给了,暗里的意思也到了:我给找了个台阶,二位再不下来,就是不识抬举了。

“安学长,这两人并列,你们接下来要怎么加试呢?”看热闹的人群中也有不怕死的问。

“哦,我们还在商量,当然一定是让大家都满意的公平公正的方法。”安雪臣的官腔打的可是字正腔圆,韩如静悄悄翻了个白眼,心理想着:安雪臣,你这话作的自己恶心死自己。

韩如静的表情安雪臣也是看到的,却装作没看到的说:“大家都散了吧,我们找二位候选人还有事。”会长大人一发话,看热闹的人群虽有些不舍却还是散了,谁能驳了学生老大的面子,还想不想混下去。

待到人群散了七七八八,安雪臣看看韩如静又看看程墨兰,说道:“人都散了,二位还不散吗?”

程墨兰冷冷的哼一声,说道:“加试的内容,早点通知。”说的是安雪臣,眼神瞟的确是景晨。说完又看了韩如静一眼,蹬蹬的一阵风似得走了,果然走路都这么有气势。

景晨心里一激灵,这女人,每次都这么对他,冰块似得没点温度。难为他还想为她找韩如静谈谈呢。

看到程墨兰走了,韩如静觉得自己也不必杵着,就转身准备离开,没想到却被景晨叫住:“韩如静,等等。”

“有事吗?”韩如静觉得奇怪,自己和这个人确实没什么交集,唯一一次就是在学生会的办公室,虽说最后是他出手相助,可是严格说起来他们也是陌生人。

“恩,我想找你谈谈。”景晨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开了口。

韩如静越发的奇怪,转身看向安雪臣,却不想安雪臣只是略略的点头,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请吧。我们找个地方。”景晨的郑重反而让韩如静不安,但安雪臣并未反对,应该是得到了他的默许,对于安雪臣,韩如静一向放心。

无奈的,韩如静跟着景晨下了楼。安雪臣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有些感慨:景晨的请求,依着如静善良的性子,定会答应的。自己也并不希望如静来学生会这个大染缸,可是她不能来,自己却又有些失落。景晨虽未说找如静谈什么,安雪臣大概也能猜到七八分,多是为了程墨兰,自己许默景晨也是备着景晨欠了如静这份情,将来也许有用得着的地方。景晨的背景,并不像看到的这么简单。

韩如静跟着景晨,和他保持这两步的距离,一直穿过整个操场,景晨都默然的没有说话,直到到了校门口,韩如静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