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你的相让,我并不需要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519 2013-07-09 15:19:49

  只一天的功夫,韩如静第二次见到了程墨兰,这次她身上的怒火简直可以燃烧方圆三公里。“韩如静,你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觉得我不配当你的对手吗?”程墨兰气势汹汹的绝对是兴师问罪的。

“没有呀。这样不是很好,你得偿所愿。”韩如静还算镇定。

“去你的得偿所愿。”程墨兰忍不住爆粗,她需要的是真刀真枪的证明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让来让去,“你以为你风格高尚吗?我会感激你吗?告诉你,不会,你有本事就和我比试一场。”

韩如静看到程墨兰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忽然有些佩服她,爱憎分明,她都忍不住喜欢她了。“我没有要你感激,只是……”她自然不会说是受人之托,“你比我更合适。这句是真心的。”

“扯淡吧你。”程墨兰大声的说,“我才不稀罕那个劳什子的学习部长,不过是……”不过是为了证明给某人看而已,她不需要他的呵护也能脱颖而出,“你就一句话,敢不敢和我公平的比一场,无论胜负,绝无怨言。”

这时韩如静倒是沉默了下来,心里很想答应,有这样一个惺惺相惜的对手绝对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可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严景晨,中途反悔不好吧。言而无信可不是她的作风,哎!这两个冤家可把她给害惨了。

“你倒是说话呀。你不说话什么意思?”程墨兰见韩如静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真是不痛快。

“我……”韩如静踟蹰着,心里还是想答应下来的,“我有我的难处。”

“什么难处?不就是姓严的嘛,没事,他擅作主张我还没找他算账呢。”程墨兰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是脑子却转的很快,不然也考不来这么好的成绩。

既然人家自己都说破了,韩如静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好,就痛快的比一场。无论输赢,无怨于人。”

程墨兰这才罢休,脸上的笑容也大了,说道:“这才对嘛!痛快一点。韩如静,很期待和你的较量。”

“我也是。”韩如静的话音未落,程墨兰已经一阵风似得不见了。这边解决了,下面当然要找姓严的算账了,他谁呀,敢管她的事。

学生会的会议室里,例会刚结束,参加会议的人也走得七七八八了,陆妮的心情不算太好。刚才她的几个提案安雪臣根本是听都没怎么听就否了。以前不是这样的,陆妮看到安雪臣还在位子上没有离开,有些怨气的走过去,问道:“雪臣,我的提案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问题我再修改看看。”

“不用了。我不会采纳的,还有,请叫我全名,我们的关系没那么好。”安雪臣冷淡的说。

“为什么,你针对我。”陆妮有些委屈,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他呀,希望他能做出点成绩,可是他怎么能这么对她,拒她与千里之外。

安雪臣的眼光凌厉的扫过去,让陆妮心头狂震。“要我说的明白一点,这只是警告,你的那些台面下的事别以为没人知道,大家不说破只是彼此留点脸面。不然,别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安雪臣的话实实在在的震慑到了陆妮,她以为雪臣的性格一向温和,不会有什么过于激烈的动作,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他。陆妮低着头,眼神闪过愤恨:韩如静,又是因为你,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我知道了。先走了。”话说到这个份上,陆妮也没必要否认,安雪臣只是口头警告,应该也不会采取行动,自己退一步,以退为进才是上策。

待陆妮走出去后,一直在一旁看戏的严景晨忽然说:“这样的警告,有用吗?”

“希望她能听的进去。”安雪臣敛下眸光说道。

“难呐。女人很少有理智。”严景晨摇摇头,表示不乐观。正说着,只听平地一声怒吼。

“严景晨,你给我出来。”话音未落,程墨兰已经冲进了会议室。

严景晨忽然觉得嘴角抽搐,这妮子这个样子,铁定是寻仇的。“你怎么来了?”严景晨陪着笑脸说道。

“我来找你算账。”程墨兰也不啰嗦,直奔主题。也不管安雪臣还坐在一边。

还是安雪臣自己机灵,看样子是要干仗,自己还是先闪的好,以免被当做炮灰。“额,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景晨啊,记得公共财物损害是要赔偿的。”安雪臣说着闪出了会议室,顺便还带上了门,以免里面声音太大影响隔壁的听众,至于严景晨,你就自己自求多福吧。

看着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溜走了,严景晨只好自己面对面前的女罗刹:“你找我告诉我一声就行啦,何必劳您大驾亲自来。”

“你少给我打岔,你那些私底下的事别以为姑奶奶不知道,姑奶奶今天告诉你,以后我的事你给我少管。”程墨兰完全一副女大王的样子,拽的万儿八千的说。

严景晨看程墨兰剑拔弩张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说:“你这说的什么话,你的人都是我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么能不管呢?”

“去你的,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和你没半点关系。少自作多情。”程墨兰一副作呕的样子,“我已经和韩如静谈好了,要和她公平的比试。”

“她答应了。”这点严景晨还是有些意外的,韩如静看起来不是这么背信弃义的人。

看严景晨的样子,程墨兰有义气的说:“你少找她的麻烦。听到没有?这人不错,愣是没把你供出来,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哦。这下严景晨明白了,肯定是墨兰又去威逼利诱了一番,韩如静怎么招架的住。“我这不是为你好嘛。替你省心,怎么还不领情?”严景晨有些不甘心的说。

“这叫为我好?!严景晨,别仗着你们家的背景就欺负人,我要的是公平的得到,不是你替我摆平,我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需要靠你。”程墨兰叫嚣着,最讨厌每次严景晨一副为自己好的样子,他又不是她爸妈,管的这么宽干嘛。

“好好,我知道,墨兰最厉害了。”严景晨顺着程墨兰的话说,“可是,有我给你靠不好吗?反正日后你也是我严家的人。”

“喂!”这话程墨兰最不爱听了,“我可没承认过这劳什子的娃娃亲,姑娘我还年轻,还没碰到过真爱,怎么就成你家的人了。”

“没碰到过吗?难道墨兰不喜欢我吗?”严景晨笑着拉过程墨兰,用实际行动堵上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从她进来他就想这么做了,这里天时地利这么好,不好好利用不是可惜了。

“你……干嘛?”断断续续的声音从程墨兰的齿缝中溢出来,身子拼命的扭动,却敌不过严景晨的力气无法动弹。

干嘛?这么明显了还要问吗?严景晨心里暗自发笑,嘴上可没闲着,一点一点的攻城略地,灵巧的舌探进了墨兰满是芬芳的口腔。严景晨也想不通,明明就是女霸王的样子,可是吻起来要命的甜美。

直到尝到口腔中的血腥味,严景晨才放开程墨兰,也小野猫,每次都来这招。程墨兰一把推开严景晨,脸色绯红的吼道:“姓严的,你卑鄙。”说着夺门而去。

严景晨也没有追,只是轻轻的舔了一下嘴角,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墨兰的张扬,是他放纵的,他喜欢看她不受拘束的样子,即使自己辛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