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琴寂声散何与归

一试高下

琴寂声散何与归 宁心静好 2917 2013-07-09 15:19:49

  学生会学习部长竞选加试,本应该是学生会内部的一件小事,却因为学校同学们的高度重视而逐渐升温,安雪臣考虑了一下之后决定不如组织一场公开的让大家都能参与的比赛。

比赛邀请了教导主任及各科老师,每个班级也派了学生当观众,也是起到现场监督的作用。比赛分为必答和抢答两部分。首先进行必答项目,取必答分数高者为优胜,如必答分数相同,则进行抢答项目,两人轮流作答,直至一人不能回答为止。并且比赛规定抢答部分由现场学生在划定的知识范围内轮流出题。

如此有意思又刺激的比赛,对于参赛的韩如静和程墨兰来说是巨大的挑战,但对于观战的众人绝对是一种享受,因此也引起了众人巨大的热情。

比赛开始前,在后台,程墨兰与韩如静一起等候的时候闲聊起来。

“我真的挺高兴的,能和你一较高下。”程墨兰显得友好,既不看轻对手,又对自己自信满满。

“我也是。”韩如静笑着说,“我没想到只是一个学习部长,弄得满城风雨。”

“很刺激是不是?我最喜欢刺激的事情了。”程墨兰兴奋的说。

韩如静轻声的笑笑,程墨兰看过去就是那种很有活力很有冲劲的人,让她想起以前的雪臣,也是这样的张扬而无所顾忌,只是现在,雪臣多了城府,也许是成长的代价。“程墨兰,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其实,我已经把你当做朋友了。”程墨兰开心的说道。

正说着,有同学来说比赛讲开始,让她们二位到台上准备。两个人相视而笑,程墨兰说道:“不要手下留情哦。”

“一定。”韩如静笑着承诺,值得尊敬的对手,就是要全力以赴。

两人上台的时候,台上台下已十分的热闹,大家都对这次的比赛议论纷纷,甚至还有开局打赌的。“各位,请安静。”安雪臣清亮的声音响起,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今天,很荣幸请到了这么多老师和同学们,为我们学生会的学习部长选举监督加油。学习,是我们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所以,我们也希望找出以为学识渊博的人担当此任。当然,考试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但是,我们学习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更重要的是把学到的知识应用起来,我们不仅要钻研知识额深度,更要拓展知识的广度。因此,我们这次的比赛包括各种知识,天文地理,历史社会,无所不涉及。我们最终想向各位传达一个讯息,希望大家不仅术业有专攻,而且能各方面全面发展,成为真正的全方位人才。”

安学臣的发言不仅赢得了在坐老师们的首肯,更是让学生们也为之耳目一新。以前就知道考试考试,现在好了,还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还好,相信这番话对老学究们也有所启发。台上台下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谢谢大家,那闲话少说,我们现在就开始今天的比赛。首先,我介绍两位参赛者,相信大家也有所耳闻,她们是程墨兰同学和韩如静同学。大家欢迎。”安雪臣说完,率先鼓掌。

在雷动的掌声中,程墨兰和韩如静相视而笑,并一起向师生们鞠躬致意。

“我们的试题是由各位老师和同学们共同出题的,最后由教导主任组题完成。我们学生会的成员全程都没有参与。下面,由教导主任为二位参赛者拆封试题。在规定的答题时间内,以答对多着为优胜。”安雪臣请出了教导主任,由一向严肃的教导主任来监督这场比赛的公正,相信没有任何的质疑的声音。

看两人都拿到了题目,安雪臣发令道:“请工作人员记时,现在比赛开始。”

一声令下,程墨兰和韩如静都心神合一的开始做题,并不关心周围的气氛。倒是台下的观战的人生怕打扰到二位,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时之间,场内鸦雀无声,只听到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声。

站在台侧的严景晨附在安雪臣耳朵旁边小声问:“你紧张吗?”

安雪臣白了他一眼,说道:“我紧张什么,又不会我比赛,倒是你看起来挺紧张。”

“是呀。我就是担心万一等会墨兰没有赢,她会不会刺激过度?”严景晨担忧的说。

“瞎操心。”安雪臣不耻的说道,“程墨兰绝对比你想象的坚强很多。况且我看她和如静倒是挺惺惺相惜的。”

两人闲聊间,比赛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最后,随着计时人员的一声“时间到!”韩如静和程墨兰两人同时放下了手中的笔,长长的舒了口气。等工作人员统计了答题正确率后,大家几乎不能相信,两人又打成了平手。果然实力相当,胜负难分。

“两位同学在刚才的比赛中打成了平手,所以我们要进行下一轮的比赛。我们准备了30道题,请两位同学轮流作答,如果题目答完仍旧不能分出胜负,我们会请老师为我们再加试一题。”安雪臣也没想到两人会大哥平手,竟有些期待下面的比赛,“下面,我宣布,比赛开始!”

题目一题题的被念过去,程墨兰和韩如静的回答几乎没有什么停顿和瑕疵,眼看题库要被念穿了,两人却轻松自若。

“第二十九题,贝多芬第九号小提琴奏鸣曲的题目是?”

程墨兰犹豫了一下,这些音乐的常识她还真不是很熟,这个问题颇为刁钻,想了一下,她还是放弃了。

“第三十题,贝多芬独一无二的歌剧的名称是?”

费黛里奥,韩如静在心里默念,可是却没有说出来。她也是选择了放弃。所以结果又是打成平手。

安雪臣心里明白,如静是相让了,对于精通音律的如静来说,没理由会不知道这个题目的答案。“比赛真是越来越精彩了。下面,请教导主任为我们加试最后一题。”安雪臣请出了教导主任,后者也满脸笑容。

“我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学校有这么优秀的两位同学,我想,最后一题就以春为题,你们轮流接龙描写春的诗句,但句中不能出现春字。”自古描写春的诗句颇多,但要意境在又不见春字,还真颇有难度。

安雪臣听到这个题目是也觉得教导主任实在刁钻的很,自己搜肠刮肚一下子也想不出几句。但既然题目已出,总要有胜负之分。于是安雪臣说道:“请二位准备好,下面,由程墨兰先开始。”

程墨兰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念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韩如静很快就接上了。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程墨兰也不甘落后。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韩如静念道。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两人一来一去,像是来了兴致,斗得格外开心,下面的观众也越来越佩服两人的才学和临危不乱,要知道即使对古诗词滚瓜烂熟,一时之间要搜罗这些词句也是不容易的。

最后程墨兰吟出了一句:“林花扫更落,径草踏还生。”

“萧萧花絮晚,菲菲红素轻。”韩如静接了一句,却忽然想到了安雪宁,这首诗带着薄薄的凉意,她忽然觉得心里冷了起来。

“林花著雨胭脂湿,水荇牵风翠带长。”程墨兰说出这一句后,正等着韩如静接下去。可是韩如静不知怎么了,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思考什么?

等了片刻,安雪臣终于开口提醒:“韩如静同学,下一句想好了吗?”

韩如静摇摇头,说道:“我想不出来了。”

“那,我们就恭喜程墨兰同学赢得了这次比赛,也同是担任了学习部长。”安雪臣嘴上说着恭喜的话,眼神瞟到了如静,心里有些纳闷,如静这是怎么了,像是有了什么心事。

现场顿时掌声一片,如静也上前和程墨兰拥抱恭喜她。程墨兰在韩如静耳边轻声问:“你没故意让我吧?”

“当然没有。我们约定好的。恭喜你。”韩如静浅浅的笑了。

程墨兰这才安心的接受着大家的恭喜和祝贺,如静却悄悄的退出了现场。她忽然觉得很不安,雪宁不知怎么样了?她在这儿这么热闹的生活着,而雪宁呢,只有医院冷冰冰的仪器陪着他。

安雪臣看到如静离开时脸色不是很好,不放心的交代景晨:“你盯着这儿,我去看看。”

严景晨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安雪臣放心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